沉默的鱼

(鸣佐)最熟悉的陌生人6

鼬wyjhy:


第六章    变得陌生……


依然是白茫茫一片,依然是寻声看见爸妈跟鼬哥,依然是在对我微笑,依然是一个黑影的砍杀,依然是露出那邪恶的笑容向我砍来……
【不要!……不要!……】佐助满头大汗,紧闭着双眼,双手紧握成拳,深陷噩梦中无法逃脱。
【佐助,佐助……】
"是谁?"佐助愤怒的挡住眼前人的大刀,突然听见耳边有人在叫他,是谁?
……
鸣人看着佐助躺在床上不安的挣扎,担心不已,从卫生间拿出湿毛巾把佐助额头的汗擦干,擦拭过脸与脖子之后,就紧紧握住佐助的手,另一只手抚上佐助的脸,轻轻拍叫着【佐助,佐助,醒醒,我在这里。】
鸣人低头用额头抵住佐助的额头,轻轻叫唤着佐助,眼神温柔且专注的注视着佐助:原来你经常做噩梦吗?
一滴眼泪从佐助紧闭的眼眶滑下,鸣人靠过去轻轻吻过那滴泪水,慢慢吻上佐助的眼睛,【没事的,我在这里,醒过来吧,佐助。】
佐助被声音牵引着慢慢从梦中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见压在他身上的鸣人在对他微笑着。【鸣人?你这是……】
【终于醒了?】鸣人笑着问道【做噩梦了吗?】
【你怎么在这里?】佐助推开鸣人起身。
鸣人就着佐助推他的手一把拉起佐助,轻轻抱住佐助,【是你叫我来的呀!】
【什么时候的事?】佐助伸手要推开鸣人。
【刚刚啊!你一直在叫我。】
【笨蛋,放开我!】
【让我抱一会儿。】鸣人不放手,抱紧佐助。
【有病!】
【是啊!我感觉我病了……】鸣人把头埋进佐助脖子里,深吸着佐助的气息。
【哈?……】佐助无言的转头看向窗外。
【呐!佐助,你刚刚梦见什么了?】鸣人闷闷的问道。
【没什么……】佐助平静的看着窗外的夜色。
【不能告诉我吗?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什么都可以跟我说的哟!】鸣人抬起头,转过佐助的脸,注视着佐助的双眼。
佐助看着鸣人的眼神,突然觉得一阵心慌,他推开鸣人,起身下床,往卫生间走去,【说了没什么就没什么,你回去吧!】
佐助进了卫生间关上门,感觉心跳有点快,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洗脸,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觉得有点陌生,他甩甩头,低头看着胸前衣服湿了一片,刚刚做梦身上也汗了,先冲洗一下吧。
洗完澡,佐助穿着浴衣擦着头发打开门走进房间,看见鸣人闭着眼半躺在床上,佐助走过去用脚踢了踢鸣人,【喂,起来,快回去,我要睡觉了。】
鸣人睁开眼睛,沉默的看着佐助,不起身也不说话。
【快回去!】佐助被鸣人看得心慌,不自然的转开眼看向地面,这样的鸣人让佐助觉得很陌生很奇怪。
【呐!佐助,就让我在这里睡吧!好累,不想动了,拜托拜托……】鸣人看出了佐助的不自在,马上变脸式的傻笑起来,装傻充楞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就是不想离开。
佐助看着耍赖的鸣人,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可能是真的累了吧!佐助走过去,一把推过鸣人,自己躺上去,【留下可以,去洗了睡其他房间。】
鸣人看着佐助躺在床上的背影笑了起来,佐助还是没变,总是嘴硬心软,【好嘞!】
鸣人一把翻身下床,跑进卫生间,深吸一口气,刚刚佐助沐浴的香味还留存在空气中,【嘿嘿!】鸣人傻笑起来,【佐助,借用你的毛巾哟!】
鸣人几下冲完澡就随便围了一条浴巾出来,幸好佐助现在是面向窗户躺着在,不然看见鸣人这样穿着肯定要冒火了。
鸣人擦干头发一跳跃上床,掀开被子就缩进去靠上佐助的背。
佐助马上翻过身,愤怒的一脚踹过去,【不是叫你去隔壁睡吗?听不懂吗?】
鸣人抬脚挡住佐助踹过来的脚,佐助马上用另一只脚踢过去,被鸣人另一只脚压下来,现在两只脚都动不了了,佐助见脚动不了就一手挥过去,却被鸣人的手抓住压下,两人一来一往,佐助完全占下方,被鸣人压得死死的。
在动手中佐助的浴袍也敞开了,鸣人的眼神慢慢变得深沉,【好了好了,佐助,真的太累了,不想动了,而且隔壁房间的床上又没有被子,大半夜的睡了明天肯定得感冒的,是吧!就让我睡一晚咯!】
佐助看着鸣人亮晶晶的蓝色眼睛,说不出话来,挣扎着想摆脱鸣人的手脚。
鸣人一把翻身压过去,一只手把佐助的手压过头顶,双腿压住佐助的双腿,整个身体压在佐助身上,低头靠近看着佐助【佐助,佐助……】
佐助睁大眼睛看着鸣人,这个混蛋没有穿衣服,【下去,笨蛋。】
鸣人眼神复杂的看着身下的佐助,伸手盖住佐助的双眼,【好了,真的不闹了,睡吧!】
鸣人慢慢松开佐助的手,滑下佐助的身体,趴在佐助身边,一手勾住佐助的脖子,一手盖住佐助的眼睛,【今天都累了,好好睡吧!】拉过刚刚踢掉的被子盖住两人的身体,鸣人埋头在佐助耳边轻轻说道【有我在,不会有噩梦了,快睡!】
听着鸣人的耳语,佐助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时间在安静的深夜里慢慢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鸣人慢慢松开盖住佐助眼睛的手,看了一眼佐助,应该是睡着了吧!
鸣人侧身躺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佐助,手指着迷的轻轻拂过佐助的脸,脖子……【我该怎么办?佐助……】鸣人慢慢凑近佐助,轻轻吻了一下佐助的唇,然后把头埋进佐助的颈项间【佐助,我该拿你怎么办?……】
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撒在床上靠在一起的两人身上,微风从未关紧的窗口钻进来,带着深夜的凉爽,鸣人闭着眼睛无意识的抱紧佐助,这时,佐助的双眼颤动了一下,一滴眼泪溢出,瞬间滑进了耳发后,消失不见了。
……
第二天一早,鸣人起床给佐助准备好早餐留下纸条就走了,今天要先去卡卡西那里报道,离接任火影位置还有几天了,需要交接的事情太多了。当然离结婚也就几天了,今天要抽出时间陪雏田去试礼服,还要确定结婚当天的证婚人,昨晚雏田父亲再三强调的。
啊!真是麻烦呀!鸣人边走边抓头烦恼。
【一大早就这么烦躁啊?鸣人】旁边传来鹿丸的嘲笑声。
鸣人偏头看了一眼鹿丸就抓狂的蹦跳起来【是啊!每天跟你还有卡卡西老师面对一堆的事情,我都快累死了,下午还要陪雏田去试礼服,啊!真的好累呀!原来当火影跟结婚都是这么的累……】
【呵呵!这可是你从小的愿望呢!】鹿丸打趣道,然后拍了拍鸣人的肩膀【放心,有我呢!好好准备当火影,好好准备当新郎吧!】
【鹿丸,你真是太好了,呜呜呜】鸣人感动的泪流满面……
【少来,收起你那恶心的表情!快走!】鹿丸嫌弃的推开鸣人,快步往前走。
【嘿嘿!加油忙咯!】鸣人笑着追上去。
……
【卡卡西老师,你就不能再继续当一段时间火影吗?】鸣人看着眼前的一对文件发愁,一大早忙到现在才整理一点点,还有很多没有整理,啊!要崩溃了……
【鸣人,这可是你接下来的任务了,老师我也要好好休息了。】卡卡西在旁边指导鸣人,轻轻拍了拍鸣人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鸣人,这才没多少,我那房间还有很多没有上报过来呢,呵呵。】鹿丸在旁边调笑道。
【啊!饶了我吧!】鸣人闭上眼一头摊在了桌子上。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鹿丸走上前去打开门,看见雏田站在门口。
【打扰了!鹿丸君】雏田害羞的看着鹿丸。
【雏田呀!来找鸣人的吗?快进来。】鹿丸侧身让雏田进来,再关上门。
【卡卡西老师,鸣人君】雏田微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啊!雏田,你来啦!几点了?到时间了吗?我这边还有很多没完成呢!】鸣人抬头看向雏田,然后继续忙手上的文件。
【好了,鸣人,你先跟雏田去忙你们的事,今天就到这儿吧!】卡卡西对鸣人摆摆手,通知他可以走了。
【哇!真的吗?太好了,那剩下的就拜托卡卡西老师跟鹿丸咯!嘿嘿!】鸣人马上起身,瞬间充满活力。
【是是是,你快陪雏田去吧!】鹿丸嘲笑道。
送走鸣人跟雏田,卡卡西跟鹿丸继续处理未完成的文件。
【总感觉鸣人不适合整天待在这里,他更适合嘻嘻哈哈的完成任务,以前总是想着追回佐助,每天干劲十足的,呵呵……】鹿丸看向窗外,鸣人跟雏田正安静的走在街上。
【是吗?也许吧!】卡卡西也同样看着窗外的鸣人跟雏田,鸣人老实的走着,雏田安静的在旁边陪伴着。恍惚间,卡卡西看见那前面,以前的鸣人嬉闹的围着佐助打转想要引起佐助的回应,却被佐助嫌弃还不离不弃的……
……
【鸣人君,鸣人君,鸣人君。】
【啊?怎么了?】鸣人站在窗边看着外面出神,听见雏田叫他,转过头看向雏田。
【鸣人君,这……】雏田害羞的看了一眼鸣人,她换好礼服出来,本以为鸣人会在外面等她,结果没看见鸣人,原来他站在门口的窗边,出神的看着外面,鸣人他是不是不愿意陪我来试礼服?
【鸣人君,觉得这礼服好看吗?】雏田害羞的问。
【嗯!很好看,很漂亮。】鸣人看着雏田,眼前的雏田确实很漂亮!温柔善良的雏田,也许这就是妈妈要求的类型吧!鸣人想着。
【那……鸣人君觉得这套好看,还是刚刚那套?】
【啊?】鸣人伸手抓抓头,【都很好看,呵呵。】
【可是,只能选择一套啊。】雏田忧伤的看向鸣人。
【啊?那就这套吧!很好看!】鸣人手抓着下巴想了想,然后指了指雏田现在穿着的礼服。
【真的吗?那就要这套了,那我先进去换下来。】雏田高兴的进去换衣服了。
鸣人等在店里,无聊的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在一套白色的礼服上停住了,走上去拿起来看了看,然后笑了起来……【好像很适合他!】
……
……

评论

热度(55)

  1. 沉默的鱼鼬wyjhy 转载了此文字
  2. Destiny like ns💒鼬wyjh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