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最熟悉的陌生人15

鼬wyjhy:

520更新一章……


第十五章  十年之约


大清早的,因为鸣人的无故骚扰,佐助被迫醒来,皱着眉头冷着脸,把鸣人拉进了异空间收拾了一番……
鸣人疲惫的倒在地上,佐助神清气爽地站在一边。
【呼……我说,佐助,你的起床气,……还是要控制一下,总是这样,我会受不了的说。】
【哼!】
【对了,佐助,你晚上有做什么奇怪的梦吗?】鸣人翻身而起,看向佐助。
【没什么】佐助看了一眼鸣人,然后转过头看向别处,昨晚又是那个梦……
鸣人注视着佐助,昨晚佐助一直沉浸在梦里,挣扎着,感觉很不好,所以早早就把他弄醒了,本想问问他的,结果一醒来就脾气超大,接着就是一场打斗。
鸣人很想知道佐助到底梦见了什么,但是既然佐助不愿意说,也不想去一直追问了,等着佐助主动告诉他吧。
……
又是繁忙的一天,鸣人自从当上火影后,每天就一直在办公室忙着处理各种文件,从大到小的不同事件都需要他批阅。
鸣人表示很不解,为什么他当这个火影会这么忙,明明以前看三代爷爷很轻松的啊,纲手婆婆也不忙呀,还有时间跑去喝酒赌博,好像后来卡卡西老师也不没有这么忙吧?为什么就我一个人这么忙啊?表示很不能理解的说!
鸣人问了鹿丸。
鹿丸憋了一眼鸣人,低头继续处理手上的文件,【因为你是七代目大人鸣人啊!不是从小就想当火影吗?现在大家都放手,让你全方位感受火影该有的权利与义务,以及该做的事情。呵呵。】
【可是,这样与家人朋友相处的时间就好少的说……特别是佐助。】鸣人喃喃细语。
鹿丸看着鸣人,【有得必有失。】
鸣人背靠着椅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桌子,【鹿丸,我觉得不应该只有我们两人来处理这所有的事情,分类划分一下吧,合理安排一些事情下去,有些事情,就不需要我一一查看了。而且,我也不想让你跟着我一起受累。】
【其实,我也有考虑这些事情,已经做好计划了,分配划分已经规划好了。】
【诶?……那你怎么不早说,让我每天这么忙……】鸣人哀怨的看着鹿丸。
【主要是想让你从低到高,从基础到上层,从简单到难,都接触一遍,既然想要当火影,就要了解你的职责。不过,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会慢慢安排好的,以后会让你轻松一点的。】
【太好了,谢谢你,鹿丸。】鸣人双眼冒星星。【这样你也有时间好好跟手鞠谈恋爱了,预祝你们早日结婚生子呀,嘿嘿!】
【要你多事,想着就麻烦。】
【这怎么就麻烦了呢!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多好的事情呀!呵呵】
【你是不知道女人有多麻烦。】鹿丸揉揉额头。
【手鞠很好啊!别不知足了,好好珍惜。】鸣人打趣鹿丸。
【是是是,在你眼中谁都好,佐助最好了,行吧!】
【嘿嘿!我知道你是笑我,在你们眼中佐助不怎么好,但是在我心里,佐助是最好的……不过就是起床气有点大,早上因为这跟他打了一场,唉!】
【哈哈……】
鸣人委屈不已……
扣!扣!扣!【打扰了】门外传来女声。
【请进。】
手鞠推开门走了进来,【打扰了,你们还在忙吗?】提起手上的食盒晃了晃【午饭时间到。】
【到点了吗?这么快。】鹿丸走过去接过手鞠提的食盒。
【火影大人,我有多带,要不要一起吃?】手鞠偏过头问鸣人。
【谢谢,不了不了,你们去吃吧!我要出去吃,跟佐助约好了的!】鸣人摆摆手,拜托,再笨也不会去打扰他们两人恋爱嘛!还是去找佐助比较好。
【那你也快去吃,中午休息两小时。】鹿丸说完就带着手鞠去了旁边自己的办公室。
鸣人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找佐助吃饭去。
这边,鹿丸手鞠进了办公室。
【感觉佐助回来后,鸣人精神多了。】手鞠感慨到。
【是啊!】
【他们两个……是不是?】手鞠挑眉看向鹿丸。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鹿丸点了一下头,笑了。
【其实,也不奇怪,……以前虽然见佐助比较少,但是从鸣人那里感受到佐助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强了。果然如此。】手鞠了然的点点头。
【鸣人那个笨蛋。】
【呵!他们两人这样,有多少人知道?】
【该知道的都应该知道了吧,从鸣人与雏田解除婚约那刻开始,大家应该都明白了。】鹿丸从手鞠摆好的碟子里拿过一个饭团,开始随意吃起来。
【真好啊!】手鞠笑笑。
【嗯!】鹿丸看了看手鞠一脸羡慕的表情,停下筷子,错开眼神,【那个,……我们什么时候把婚结了吧!】
手鞠诧异的看向鹿丸,然后回复冷静,【等你学会求婚再说,哼!】说完低下头吃饭,嘴角却慢慢扬了起来,笑了。
【真麻烦……】鹿丸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我明天要回去了……】
【啊?回哪里?】鹿丸没有反应过来。
【当然是回砂忍村啊!我家在那里,总不能一直待在木叶吧!】手鞠低头看向别处。
……【那就跟我结婚吧!以后可以一直待在木叶。】鹿丸握住手鞠的手【你愿意吗?】
手鞠红着脸看了鹿丸一眼,然后转头看向别处,小声抱怨【这么简单,一点都不浪漫……】
【我这个人有点讨厌做麻烦的事,也不会做浪漫的事,但是,如果娶你需要做什么,你说就是了,我不会觉得麻烦的。咳……】鹿丸别扭的说完。
【你愿不愿意?】
【唉!那就这么办吧!】手鞠无奈的叹口气。
【怎么办?】
【结婚吧!】手鞠笑笑。
【那就这么说定了。】鹿丸握紧手鞠的手。
【嗯!是,快吃吧。】
……
【什么?你要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鸣人惊讶的瞪大眼睛看向鹿丸。
【嗯!】鹿丸白了一眼鸣人。【有必要那么吃惊吗?】
【什么叫有必要?肯定很吃惊的说,我就出去吃了个午饭回来,你就说你们要结婚了,你……也太快了吧!】
【快吗?想结就结,一句话的事情。】
【你……太随意了吧!】鸣人无语的看着鹿丸。
【我要请假几天,明天陪手鞠回一趟砂忍村。】
【是要回去跟我爱罗他们商量结婚的事情吗?】
【嗯!】
【恭喜你啊!】
【谢谢!】
鸣人看着鹿丸,再想想自己跟佐助。
【唉!我跟佐助如果也能结婚就好了,不过,村子里的人肯定接受不了,所以也不能太明目张胆了,其实好想大声宣布佐助是我的。】鸣人趴在桌上揉揉头。
【大众接受能力不行,先忍忍,慢慢来吧!总有一天可以的。】鹿丸安慰道。
【而且,你有跟佐助商量过小孩的事情吗?毕竟他是最后唯一的宇智波,上次也跟你提过了。】
【还没说过!】鸣人压力山大。
……
傍晚回到家,鸣人准备了晚餐,由于前段时间一直抽空有找小樱学习做菜这些,现在已经能很好的做一些家常菜了,当然大多数都是佐助爱吃的。
吃完饭,两人休息了片刻,又去了异空间切磋试练,累得一身汗就出来洗澡收拾准备睡觉。
鸣人现在一直没有回自己家去,佐助也不反对他把东西都搬了过来。
洗完澡,两人躺在床上,佐助睡在里面内侧靠窗边,由于天气慢慢转暖,现在两人盖的是一层薄薄的被子,随意的搭在身上。
鸣人喜欢亲昵的靠近佐助,抓住佐助一只手,随意的把玩着他漂亮的手指。
【佐助,能问你一件事吗?】
【说。】
【……宇智波家现在就你一个人了……呃,我的意思是,你以前说过你的梦想是重振宇智波家族。还记得吗?】
【嗯!】
【……卡卡西老师跟鹿丸都跟我提过,你要重振宇智波家族,肯定必须结婚,……毕竟传承需要血脉,……你是怎么想的?】鸣人紧张的侧身看向佐助。
……佐助沉默片刻,转头看向紧张的鸣人,【我的想法?】
【嗯嗯!】
【……应付你这个大白痴就够麻烦的,我没想过要小孩,而且也不喜欢。】
鸣人瞬间睁大眼睛,然后笑了。翻身趴在佐助身上,抱着他乐乎。
佐助无语的拍拍鸣人的头,推开鸣人。【笨蛋。】
鸣人被推开趴在一边傻乐。
佐助看向窗外,【其实,这几年,我有想过,也许当时二代说得没错,宇智波家族的人,对爱看得很重,爱得深沉,强烈,当失去了所爱之后,就容易变得不受控,也许就会重复的发生悲剧。如果宇智波家族结束在我手上,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鸣人慢慢抚摸佐助的脸颊,【我不认为爱有错,爱是最美好的,也不需要去用理智控制。你想深沉或是强烈,都不需要去压抑,作为爱你的人,我会用我的爱来保护你,并且我保证,不会给你发狂的机会,我会保护好自己,我会好好活着,所以,请你放心的爱我,佐助。】
……佐助轻哼一声,【超级自恋大白痴。】
【你呢?】
【什么?】鸣人不懂。
【你不是答应你爸妈要找一个女孩结婚吗?】佐助尴尬的转头看向一旁。
【我有你就可以了,我会告诉爸妈,你是他们最好的儿媳妇儿。】鸣人笑着揉揉佐助的头发。
【你说什么?】佐助瞬间打开鸣人的手,瞪向他。【谁是谁媳妇?】
【不是不是,我是我是。】鸣人马上举手投降。
……
【佐助,你有想过以后吗?】
……
【你还想远游吗?】
……
【我知道你肯定喜欢外面的世界。无拘无束的,逍遥自在。】
……佐助一直沉默的看着窗外。
【请给我十年时间。】
佐助转头看向鸣人。
鸣人撩开佐助额前的头发,专注的看着佐助的眼睛,【十年时间,我要把木叶丸培养起来,把木叶从里到外管理好,然后就把火影跟木叶,一起交给木叶丸。】
佐助睁大了眼睛。
鸣人笑笑【等到了那天,我就陪你去过你喜欢的日子,我们一起游历各个国家,一起看遍山川河流,一起出海去更远的地方。】
鸣人慢慢靠近佐助,额头相抵。
【现在想着就觉得好期待,我还从来没有跟你一起出来游玩过,最开始是七班一起出任务,后来你走了,我就跟着自来也老师一起修行,然后就是追逐你的脚步,最后你回来了,却又离开了,我只能看着,你真的不知道我多想跟你一起走,可是,很多人与事情阻止了我的脚步。以后就好了。】
【佐助,我们约定十年,你答应等我十年。】鸣人双手捧着佐助的脸。
【废话真多。】佐助不自在的转开脸。
【呵呵!我一向话多,但是不废。对你说的都是认真的。】鸣人靠过去【嗯?答应我。】
佐助推开鸣人,转过身背对他,拉过被子盖上,轻轻答了一声【嗯。】
【嘿嘿!那我们就说定咯!我会好好努力的。】鸣人兴奋的扑过去。
鸣人压在佐助身上,轻轻吻过佐助的头发,闻了一下【真香。】然后揭开被子,埋头闻了闻佐助的脖子【真香。】
佐助用手肘想要抵开鸣人的靠近,结果却被鸣人轻轻弹了一下手肘处,瞬间整只手垂了下来,软软的,麻麻的。
【吊车尾的,你干什么?】佐助翻过身想用另一只手推开鸣人。
鸣人一把抓住佐助的手压过头顶。看着佐助眼里的愤怒。然后低头吻上佐助的唇。
佐助紧抿着唇,左右摆动着头想要避开鸣人。
鸣人一手捏住佐助的下巴轻轻一按,迫使佐助张开了嘴,然后伸进舌头,深深的吻上佐助。
【唔……放开……】佐助抬起那只软麻的手想要推开鸣人,却没有力气,只能让鸣人死死压制着。
佐助见推不开鸣人,也就放弃了挣扎。
鸣人松开抓着佐助的手,慢慢十指相扣。另一手轻轻拂过佐助的头,插入佐助的头发里,滑过额头,盖住佐助的眼睛。
鸣人感觉佐助慢慢放松下来,松开佐助的手,鸣人离开佐助的唇,慢慢向下亲吻着佐助的脖子,一只手从佐助衣服下摆伸了进去,抚摸佐助的肌肤……
【你做什么?】佐助震惊的睁开眼,用手压住衣服里鸣人的手。
鸣人抬头看向佐助,轻轻笑了【佐助,你不会以为两个相爱的人之间,平时靠亲吻就够了吧?】
佐助不解的皱紧眉头。
鸣人靠近佐助耳边,声音低哑的说道【佐助,我忍不住了,我想要你。】
【要什么?】
【呵!……】鸣人看着单纯的佐助。用手指点点佐助的唇,【我教你,你只需要感受就可以了,我不会伤害你的。相信我。】
佐助看着鸣人热烫压抑的眼神,转过头,闭上眼睛。随便他吧!
鸣人看着佐助,幸福的笑了。
继续刚刚停顿的动作……
……
……
第二天,当佐助睁开眼睛时,已经快中午了,佐助转头看向旁边,鸣人已经不在了!
抬起手,挡住刺眼的阳光,想要翻动身体起来,却被全身的酸痛打败了。抬起手,手臂内侧一个个红坨坨,鸣人那个混蛋……

评论

热度(41)

  1. 沉默的鱼鼬wyjhy 转载了此文字
  2. Destiny like ns💒鼬wyjh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