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美人图(完)

茶半壶:

来摸鱼吧。


——————————


美人图


 


这一日风和日丽,难得有人气的宇智波宅里坐了两个人。


佐助面无表情。


佐井面带微笑。


“……”


“……”


三刻钟后。


佐助终于开口了:“你来干什么。”


 


佐井与佐助,人有相似,终有不同。加之在佐助回村前他们与鸣人的关系有些许小微妙,两人相处时,总有些尴尬。是以井水不犯河水,从不来往。眼下佐井巴巴跑上门,倒是破天荒头一遭。佐助抬头看了下太阳,并没有从西往东走。


 


佐井从背包中拿出一个卷轴,说:“我来画画。”


画画来我家干甚么。佐助默默喝了口茶。他不太想在外人面前啃番茄。


今日是他难得的公休。他原本想懒在家里肆意或躺或坐,啃着番茄享受下这难得的人生乐趣。结果佐井这小子大清早从墙头翻了进来坐在他对面不吭声。


要不是看在鸣人的面子上他早就拔刀相向了。


还画画?


画鬼吧。


佐助默不吭声,不代表佐井也不说话,他很有耐心道:“我想画佐助君。”


“?”


佐助眼也没抬:“不画滚。”


佐井自顾自拿起笔:“肖像么,自然是有保护权的。没经得佐助君同意,我可不敢随便乱画。没有办法,只能诚心诚意,来征求佐助君的意见了。”


说着他手里那只笔被无形的气劲割成了两段。


“……”


佐井笑眯眯地又掏出一支笔来:“我就知道会这样呢。”


佐助抬起了头:“我不说第二遍。”


“门在那里,自己走。”


佐井叹了口气。


任务失败了呢。


他规规矩矩起身鞠了一躬:“谢谢招待。那么我先告辞了。”


就这样走了。


大门被人关上了,发出轻微的吱呀声。


廊上的风铃偶尔碰到一起,清脆动人。


确定没人再进来的佐助迅速起身,蹬蹬蹬走到厨房,拿起了那只早上就洗在那的番茄。


 


正好要回家的鸣人遇到了从宇智波那过来的佐井,停下了脚步,奇怪道:“佐井?”


他看了看家里的方向。敏锐道:“你找佐助干什么?”


佐井说:“你不问佐助找我干什么?”


鸣人无所谓道:“他连我都不找,找你干什么。”说着嘻嘻笑起来,“你是不是被怼了。”


佐井:“……”


好气哦。回去要查一下,好气哦该做什么表情。


他这个没有情感的毛病可能要被这两个人给气好了。


七代目的脑瓜子,向来是迟钝又没情商,外表招妹子喜欢开口却能把人气死那种。但是人嘛总有一个窍叫灵窍。他这个灵窍有个开关,一旦开了,整个人便又敏锐又细心还男友力爆棚。很不巧,触动他点的是个男人。


佐井能找佐助干什么呢?


七代目不得不多想。


他殷勤地把人招到了一乐拉面,破天荒请了份特大碗加叉烧的面,推到佐井面前。


佐井叹口气。


“你不用收买我,我也会告诉你。”


最近暗部有几个任务,需要去暗中潜伏当卧底。雪之国的大名,喜好美色,阅人无数,寻常美人入不了他眼了。木叶制定了个计谋,借由给大名献上美人图的由头,博取他的信任,从而获取情报。


鸣人皱着眉头道:“这关佐助什么事。把人抓了什么问不出。”


啊……


实话肯定不能和鸣人说的呢。佐井想。


他笑眯眯道:“委托方想不动声色地获取情报,我们也是没办法。”


鸣人想想还是不对:“涉及他国的任务,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不是特别重要。分类的时候你没有在意吧。”


也有点道理。现在的文件一天比一天堆的高,幸得鹿丸提前将文件做好分类。七代目固然比以前勤快,却还是能懒则懒,可以分给下面去做的,自己就少看一份是一份了。


“这但还是关佐助什么事。”


果然有关宇智波佐助的话题不能轻而易举被放过。


佐井心想,早前说了雪之国大名阅美色无数,寻常人等不入他眼。也不知道谁出的馊主意,说把宇智波佐助的画像乔装一下送过去说不定能蒙混过关。佐井事不关己的想,哦也是可以的。毕竟一个容貌端丽带有杀伐气息的女人,与温软的小鸟总是不同的。可能会勾起人的兴趣也说不定。就在他神游太空的时候他被点名了。


一回过神大家都在看他。


佐井:“……?”


他的队长微笑道:“所以说画画这种事,佐井最擅长了。”


“不干。”


“委托人出二十倍价钱呢。”


“拒绝。”


“委托费全部给你。”


 


为钱折腰。


 


但最关键的是,他们说,说不定女生都喜欢呢?


佐井告诉自己,我一点也不心动。


然后他站到了宇智波大门前。


翻墙落地。


 


沉浸在不堪记忆的佐井被人捅醒了。


七代目眯着眼睛看他:“哇,果然可疑啊。”


佐井忽然想到了什么,把笔和卷轴拿出来,说:“我们来做个你说我画的游戏吧。”


七代目:“啊?”


佐井道:“你印象中的宇智波是什么样的。”


“凶巴巴的大佬。”


佐井默默看着他。


七代目无辜地回看。


其实佐助动不动就要离村这件事真的挺让人理解的。照这情况看来。


七代目也指望不上呢。


佐井默默地收起东西,打算告辞回家。见鬼的任务,谁爱干谁干吧。


就在这时他看到鸣人理围巾的时候,胸口露出个什么东西。


佐井眼一尖,往后一指:“佐助君也来吃面?”


鸣人应声回头。


佐井动作迅速地将他那露出大半的照片抽出来塞到自己怀里。


“哪有佐助啊。”


鸣人抱怨着回过头来。


佐井道:“是我看错了吧。”


“那么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着他没有给鸣人反驳的机会就溜走了。


呆呆坐在那的鸣人:“……”


回到家中的佐井掏出那顺来的照片一看,果然是宇智波佐助。大约是在休憩的时候被人偷拍的。这样不作设防的宇智波还真是少见。能在那种情况下偷拍的人不作他想了。


佐井抖了抖。啊,总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呢。


他并不懂这个叫作肉麻。


总之该有的地方都有了。


大画手佐井上忍花了一夜功夫绘改,第二天对着自己的成品,满意地挪不开眼。


次日鸣人趴在家里找了半天,佐助问他找什么。他支支吾吾不敢说。毕竟偷拍的照片他心虚啊。七代目想,难道是在办公室午睡的时候掉在沙发上了吗?


等他跑到办公室一看,果然在沙发上。


早就放好照片的佐井舒了口气,偷偷溜走了。


 


后来听说雪之国的大名收到一幅美人图,画上美人月夜小寐,神态洒然。眉目端丽中带着刚健。十分不俗。卷轴打开后她还会走出来。可惜在美人不睁眼。见多了温软小鸟的大名一下就被鹰迷了眼。爱不释手。


慢慢就有识人的人说,这有些像是宇智波一族的人,有六分相像。


传闻到了七代目耳中时,他蹙眉想了半天,问佐助,你们家有女人嫁到外头么?这么久远的事,佐助怎么会知道,他当然觉得莫名其妙,不予理会。


拿了二十倍委托费的佐井默不吭声。


当然这个真相,内部知情人士是无人相传的。毕竟谁也不想得罪木叶的两位。


再再后来,这幅会动的美人图渐渐变成一个传说。此处暂不作表。


至于曾经有人高价要求上面美人线索,那当然是寻不到,木叶也不会接的。


 


END


(我就不要照片,也不要会动的图了。举手申请给佐助种番茄。)

评论

热度(513)

  1. 沉默的鱼茶半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