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最熟悉的陌生人17

鼬wyjhy:

第十七章    梦魔的消逝


鸣人心里一直有个疙瘩,就是佐助的那个噩梦。佐助一直没有主动说出来,鸣人也没有追问,他希望佐助能主动对他说。


虽然不常有,但是偶尔的晚上,鸣人能明显感觉出来,佐助又在做噩梦了。怀里的佐助轻微的颤动,眉头紧皱,呼吸急促,双手捏实,轻声低喃着"不"。


鸣人睁开眼,旁边的佐助此刻正陷入梦魔里。鸣人想要叫醒佐助,靠近佐助耳边,轻声唤道【佐助,佐助,佐助……我在!别怕!】


随着鸣人的叫唤,佐助并没有醒过来。他仍然沉浸在噩梦里挣扎着。


佐助在一片白茫茫的迷雾中,看见前面父母与哥哥的背影,想要追上去,却始终隔着一段距离。突然,噩梦般的情节上演了,父母与哥哥被人从背后砍杀了……佐助想要跑上前去阻止,却无能为力,想要提醒喊叫,却发不出声来,只能眼睁睁的失去他们,然后看着那个黑影转过身来对他邪笑,一双血红的眼睛,慢慢向他靠近,佐助想要退后,却仍然动不了,黑影靠近佐助,血红的眼睛慢慢变为熟悉的万花筒写轮眼,最后变换颜色,成为了一双紫色的六勾玉轮回眼,就像照镜子一般,佐助睁大眼看着眼前的人,露出邪恶笑容的人,为什么……眼前的人慢慢靠近佐助,额头对额头,眼睛对眼睛,一瞬间,融入进佐助的身体里。


【不!】佐助惊愕的睁开双眼,魅惑的紫色在黑夜中泛着水光。


佐助微张着嘴,深深喘息着,心跳鼓动,后怕不已。
忽然一只温热的手抚上佐助的脸庞,佐助微转过头,对上鸣人清醒的双眼。


鸣人拭去佐助额间的薄汗,摸摸佐助的头,脸颊,脖子,【佐助……】


【鸣人。】佐助从被下伸手过去轻轻环住鸣人的腰,抓住鸣人的衣角,然后把头埋进被子里,靠上鸣人的胸口。


看着佐助难得的脆弱行为,鸣人虽然很受用,但是却不享受。鸣人微叹一声,伸手抱住佐助的腰,紧紧的,揉揉佐助的后劲,亲吻佐助的头顶。


佐助深吸着鸣人身上的气息,鸣人身上一直有一股干净温暖的味道,像太阳一样暖暖的。


佐助感受着鸣人的温柔,抬起头,主动靠上鸣人的唇,亲亲碰了一下,然后看向鸣人。


佐助的主动让鸣人高兴,但是鸣人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对佐助做什么。


佐助见鸣人没有像平时那样靠上来,有些不明白,看着鸣人平静的眼神,佐助靠上去,吻上鸣人的唇,学着鸣人平时的动作,伸出舌头试探性的去碰触鸣人的。


感受着佐助笨拙的动作,鸣人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主动张嘴含住佐助的舌头,五指按压住佐助的后脑迫使佐助向自己靠近,深深的吻住佐助。


两人深吻片刻,分开时,都有些喘。


佐助看着鸣人情动的眼神,沉默的闭上了眼。


鸣人吻过佐助的额头,眼睛,鼻头,嘴唇,脖子,然后停住了。


等了片刻,佐助睁开眼,有点诧异的看向鸣人,不明白为什么鸣人停了下来。


鸣人揉揉佐助的头,像是看穿了佐助的想法,微笑道【不用,你不需要这样,我不会离开你的,佐助。】


【……】佐助张了一下嘴,却发不出声来。喉咙就像被堵住了一样,涩涩的闷闷的。


【不用害怕,我一直在你身边。】鸣人看着佐助迷茫的样子。


沉默片刻,佐助闭了一下眼,再睁开,看着鸣人的眼睛,缓慢说道,【我梦见了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他们对我笑着,但是,后来,却在我的眼前被杀害了,我没有办法,因为我的弱小,最后更讽刺的是,杀害他们的那个人,是我……】


鸣人静静的听着佐助述说那个噩梦。


【以前,总是沉浸在那个夜晚,……父亲母亲倒在我的眼前……哥哥……复仇……最后的真相让我疯狂,我一直在想,如果当时的我能够发现哥哥的痛苦,如果当时能够阻止哥哥跟父亲关系的恶化,如果我能再强一点,更有能力一点,结局会不会不一样,是不是我害了哥哥跟父亲母亲以及宇智波的族人……】


鸣人明白这是佐助内心唯一害怕的,鸣人轻轻抚摸着佐助的头发,【我的佐助,虽然性格别扭高傲冷漠,却嘴硬心软,所以每次到了最后明明是被我无赖的欺负了,却像赢了一样高傲的仰着脖子,呵!……不管别人怎么说你,在我心里,你是非常单纯善良的,鼬哥也有跟我说哟!说你是个单纯的人,呵呵!我觉得你的父亲母亲是非常爱你的,还有鼬哥,就像我父母爱我一样,他们不在了,就由我来爱你,你也要接手我父母的任务,好好爱我,懂吗?佐助。】


佐助转开脸,在鸣人看不见的那只眼里,慢慢滑落下一滴泪来,掉在枕头上,晕开……
……
第二天一早,佐助醒来时,鸣人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两人吃完早餐。准备出门。


鸣人搭着佐助的肩膀走,等佐助感觉不对劲时,已经被鸣人带着转了一个方向走上了另一条路。


佐助看向鸣人,鸣人咧嘴笑着点头。


两人来到宇智波家族的墓地。


走到佐助父母的墓碑前,鸣人看了看佐助,然后拉起佐助的手,十指紧握相扣。


佐助被鸣人的动作吓了一跳,想要抽出手来,却被鸣人紧紧握住。


【叔叔阿姨,我跟佐助来看您们了。】


佐助看了一眼鸣人坚定的眼神,尴尬的站在旁边……


【我知道佐助是您们的宝贝,但是我非常的爱他,我希望您们能放心的把他交给我,我会对他很好很好,如果您们想佐助了,去梦里看看佐助,告诉他,您们很爱他。】鸣人说完就对着墓碑深深的鞠躬。


【超级大白痴!】佐助轻声低喃。


【嘿嘿!我会陪你一起的。】鸣人对着佐助笑道,陪你一起去梦里见他们。


【笨蛋。】


鸣人转了个方向对着上次佐助祭奠鼬的地方,微笑着说道【鼬哥,你的要求我有做到哟!你放心吧!佐助交给我,我已经好好收到了!并且会好好保护一辈子,还有下辈子,几辈子,永永远远。】鸣人举起与佐助相握的手对着那个方向挥了挥。


【真的是个超级大白痴。】佐助看着鸣人。


【嘿嘿!你爱上了超级大白痴,你才是笨蛋。】


【……】佐助看着鸣人没心没肺的笑容,【谢谢你,鸣人。】


【要谢我就来点实际的,说你喜欢我!呵呵】鸣人用另一只手轻佻的抬了一下佐助的下巴。


佐助拍掉鸣人的手,转身往回走【无聊。】


鸣人追上去【喂喂喂,说一下嘛!我好想听的。】


佐助转身不理。两人吵吵闹闹的慢慢走出墓园,在转弯的那一刻,佐助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父母的墓地,一阵微风轻轻吹过,一片沙沙声,远处仿佛有几个模糊的影子在对他们挥手,微笑着挥手。


佐助嘴角微扬,【喜欢。】轻声细语飘散于空中。


【什么?什么?你刚刚有说什么吗?】鸣人仿佛听见了佐助的细语,但是没来得及听清楚就被佐助拉着走远了。


【没什么。】佐助走在前面,抬头看看天色,【鸣人,时间还早,去拜祭你父母吧!】


【可以吗?】鸣人惊喜的看向佐助。


【当然。】佐助转身往前走。


鸣人看着佐助的背影,眼神里溢满了温柔,佐助果然嘴硬心软又善良。幸好在别人发现他的好之前抓住了他,幸好没有错过。


【佐助,等等我呀,那么急着想去见你的公婆吗?嘿嘿】鸣人追上佐助,笑着说道。换来的是佐助的一脚侧踢。


【谋杀亲夫呀!哈哈。】鸣人赶紧躲开,往前跑去。


【混蛋!】佐助追上去就是两脚。


两人在路上一来一往的追逐着前进。
快到目的地时,佐助从路边摘了一束野花。


【很有心嘛!佐助。】鸣人笑道。


佐助憋了鸣人一眼,没有说什么。虽然没有见过鸣人的父母,不过上次四战的时候因为秽土转生的能力,见到了四代目火影,也就是鸣人的父亲,当时一起战斗,是位非常优秀的忍者,而且是位伟大的父亲,在要分别时,跟鸣人的对话,佐助在旁边有听见,佐助当时心里是说不出的羡慕与伤感。


鸣人的爸妈是合葬在一起的,一个墓碑上刻着两人的名字,佐助弯腰把花放在墓碑前。


鸣人突然没有了刚刚的嬉闹话语,两人静静的站着。
佐助平时是不爱说话表达自己的人,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他看了一眼旁边安静的鸣人,也许鸣人在默默的跟他父母说着什么吧。


鸣人静静站了一会儿,然后拉过佐助的手,【爸妈,我把你们要的媳妇儿带来了,你们应该很满意吧?是宇智波家族的哟!厉害着呢!而且特别漂亮!对我很好,很温柔!呵呵!还有还有,我已经当上火影了,应该一早就来告诉你们的,因为太忙了。哈哈哈,爸,原来当火影是这样的感受呀!我现在明白了,我会好好努力的。我现在很幸福,有了家人,有了朋友,什么都好,呵呵。】


佐助默默的听着,没有像平时那样反驳鸣人的话。


【好了,我们还要去忙着做事!下次再来看你们吧!】鸣人拉拉佐助的手,准备离开。


佐助对着墓碑弯腰鞠躬,轻声说了一句【放心,我会好好照顾鸣人的。】
……
……
那天夜里,佐助又梦见了那同一个梦,梦里依然是一片白茫茫的迷雾,父母鼬哥在前面对他微笑招手,自己依然动不了,但是,黑影并没有出现,从自己身后跑出一个带着黄色光芒的人,拉起他的手,转身对他微笑,是鸣人,鸣人拉着他跑过去,跑到父母哥哥面前,佐助笑了,开心的笑了,笑着扑到哥哥怀里,父母摸着他的头微笑,鸣人一直笑着握着他的手……
……
……

评论

热度(36)

  1. 沉默的鱼鼬wyjhy 转载了此文字
  2. Destiny like ns💒鼬wyjh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