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包养关系(4~6)

白川:

前文戳:


01~03




先说一下这个梗的来历~最初是NSO的时候,和非白白在旅馆里,有人给我们塞了小卡片,于是我们脑补了鸣佐的旅馆特殊服务(你们),当时就想写这样的一个梗,但是又觉得不管鸣人还是佐助都不太会做这种“特殊行业”,大概又会变成什么奇怪的play……然后晚上去旅馆2楼找同好妹子玩耍的时候,因为只穿了睡衣被开电梯的大叔误会了【疑似】,两者结合,于是“误会梗”这个雏形就在脑海中形成了……其实只是想写“误会”而已,承蒙大家不嫌弃,想看后续,我就把它扩写了……可能会有车,但是大概会在很后面了,两个人一边拍戏一边发展感情的慢热文。不太黄暴。


感谢喜欢!




(4)


宇智波佐助的一席话,让房间内的尴尬值瞬间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就连奸商如大蛇丸,也觉得现在这种偶像低龄化,且愈发以“蠢萌”为卖点的社会现象,有点不好了。


大蛇丸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在佐助的肩膀上点了点,“那什么,佐助,你真的知道‘包养’的意思吗?”


“当然。”佐助骄傲地扬起头,指着漩涡鸣人,“他刚才告诉我了,所谓包养,就是我不能找别人,只能跟他混了。”


听,听起来还真没什么不对,但这都是误会啊啊啊啊啊!漩涡鸣人抱着头,内心呐喊着。


“没事,我懂。”倒是门外的花美男,在经历了最初的冲击之后,渐渐平静下来,露出了了然于胸的笑容,“毕竟,我混这行也这么多年了,什么样的情况没见过。不好意思啊,漩涡导演,这次是XX娱乐的老板,没搞清楚状况就派我来了,打扰您和情人温存了,请见谅,我这就走。”


“放心吧,职业素养我还是有的,既然您不打算公开,这件事,我也不会告诉其他人。”然后他看了看屋里的大蛇丸,低头思考了一下现在的状况,“那我就不打扰了,您们三个慢慢玩。”说完还很体贴地帮鸣人他们关上了门,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


把我也算进去了啊!要不是佐助的资料已经掉了一地,大蛇丸简直想怒摔资料。


 


门被关上了。屋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大蛇丸,他尴尬地捋着自己的黑长直,“漩涡导演,我问一下,您最开始,以为佐助是做什么的?”


“就,就偶像啊……”漩涡鸣人脸一红,说了个谎。


天地良心,漩涡导演的逻辑真的没问题。


在见到佐助的3分钟之前,他才刚刚收到魅惑の小卡片,接到XX娱乐公司“给他送个人来玩玩”的电话,就看到了容姿端丽的佐助,他会误会,也是情理之中。


他以为佐助是从事特殊行业→苦大仇深的美少年,因为缺钱给哥哥治病,万般无奈才做这行→鸣人做为一个有良知有能力的社会人,当然要拯救失足少年于水火之中→要给美少年足够的钱,且不让他继续做这一行→那应该就是所谓的包养了。


逻辑自洽,没毛病。


偶像宇智波佐助的逻辑也没什么问题。


进来见漩涡导演→本色回答漩涡导演提出的问题→漩涡导演能够帮助他成为一名演员,条件是放弃偶像的工作→反正偶像也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工作,可以接受,成交→漩涡导演说这种行为叫做“包养”→那就包养呗。


逻辑自洽,没毛病。


就是苦了大蛇丸。不过是下楼拿个资料,短短5分钟的时间,培养了2年的偶像,说被潜规则就被潜规则了,找谁说理去。


冤死了简直。


 


“大蛇丸,”佐助看着大蛇丸,眼神坚定,“既然我已经被包养了,那就帮我推掉所有偶像的工作。我从现在开始,要认真做演员了。”


“不是,你等会儿……”鸣人想要阻止。


“怎么了?不是你说的吗,不要再做这一行了。”佐助整理了一下风衣的领子,“违约金就麻烦你帮我付了吧,应该不少钱,但是,别担心……”


他看着鸣人的眼睛,一字一句道,“那些钱,我会帮你加倍赚回来的。”


还真是好大的口气。


“男二的角色,我一定会拿到。”宇智波佐助高昂着头,“而且,我会凭借这个角色,比那家伙更早,拿到影帝的名号!”


“等等……你现在还是我们公司的偶像……”大蛇丸赶紧拦住他,这种要给其他人挣钱的发言是怎么回事啦!


“再不是了。”佐助拍着漩涡导演的肩膀,“我现在,是他的人了。”


漩涡鸣人:………………


大蛇丸:………………


 


总之,虽然一度场面很混乱,但最后大蛇丸好说歹说先稳住了佐助,包养的事情先不着急,慢慢来(……)并成功地把佐助的资料交给了漩涡导演。


大蛇丸想把佐助带回他们的房间,但佐助觉得既然自己已经答应漩涡导演让他包养了,就应该跟着漩涡导演混,不太想走;漩涡鸣人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也不放心看起来贼眉鼠眼的大蛇丸。最后两个人互相让了一步,给佐助单开了个房间,让他自己住,这才算完。


大蛇丸回到房间,长吁了一口气。


虽然过程非常一言难尽,但最后的结果总归是好的。不管怎么说,漩涡鸣人导演,对小偶像宇智波佐助,大概是再也忘不掉了。


 


(5) 


宇智波佐助的试镜还算比较顺利。


漩涡导演是个有良知的好导演,虽然闹出了包养的乌龙,但对佐助,他其实并没有关照太多。并不用他多说什么,宇智波佐助的气质和男二太像,当他出现在试镜会上的时候,立刻吸引了在场所有考官的视线。


试戏有两场,第一场是和“背叛”了自己的哥哥的对战。


“你的那双眼睛,能看多远?”


“足以看到你的死期。”


第二场,是和一直不肯放弃自己的挚友的最终决战。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试戏之后,佐助也没多做停留,只是和漩涡导演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去了。


 


试镜结束,几个考官在小黑屋里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编剧自来也坦诚的表示,最符合自己心目中男二的形象气质的,非宇智波佐助莫属,他比其他人好了不止一星半点,其他考官也纷纷点头同意。


“只是……”制片人纲手拿着佐助的简历,“这孩子之前一直以偶像的身份活跃,只出演过几个电视剧里的小角色,连男四号也没演过,更别提上大屏幕了。这孩子,真的可以吗?”


“我也在担心这个问题。”纲手的徒弟静音也附和说,“就刚才的试戏来说,这个孩子的表现并不太出众。第一段戏还不错,但第二段表现力不足,在听到男一说‘因为我们是朋友啊’的时候,竟然一点都不感动,反而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本来应该是很感人的地方,一点气氛都没了。”


艺术总监御手洗红豆悄悄趴在纲手耳边说,“我这双眼睛不会看错,这孩子绝对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型的,如果穿上男二的那套围裙装,怕是要显胖的,视觉效果上估计和怀胎六月差不多。”


“……”自来也长叹了一口气,“你们说的没错,让他出演这么重要的角色,果然还是有点早吗……”


“鸣人,你怎么看?”纲手细长的手指敲着桌子,“毕竟,你想凭借这部影片,超越自己的处女作。选角色的事情,还是应该慎重。”


漩涡鸣人看着桌子上佐助的资料,陷入了沉思。


前几天,佐助对他说的话还历历在目。


“男二的角色,我一定会拿到。”那孩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无比的自信,“而且,我会凭借这个角色,比那家伙更早,拿到影帝的名号!”


说实话,即使没有之前的乌龙,鸣人在见到佐助的那一瞬间,几乎就确定了,这个角色就是佐助的。他完美地贴合了自己心中男二的形象,执着、纯真、八分自信两分迷惘,甚至就连“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地方,都微妙的相似。然而现在,他却不确定了。


自己对佐助的肯定,是因为佐助真的很适合这个角色,还是因为,自己对佐助无法抑制的好感?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真的足够理智吗?


…………那么,要赌一把吗?


 


鸣人沉思了好一会儿,最终高高举起右手,猛地拍在了桌子上。用力过猛导致右手手掌痛到发麻,也把一起讨论的自来也纲手等吓了一跳。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鸣人抬起头,他蓝色的眸子里透出坚定的光芒,“男二这个角色,是宇智波佐助的。只有佐助,才能演出这个角色,也只有这个角色,能成就佐助!”


“可是,他一点经验没有啊!”静音说,“这样太冒险了吧!”


“鸣人,你是导演,你要为这部片子负责。”纲手扶了扶眼镜,也劝他说,“男二可以说是这部戏里,最有魅力的角色。佐助的形象虽然很贴合,但他没有演电影的经验,这个短板,很可能会导致整个电影功亏一篑。”


“放弃佐助吧,这个角色对他来说还太早了,”自来也拍着鸣人的肩膀,“聪明的导演,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我们还是稳妥一点,选择一个更有经验的演员,我看宇智波鼬就很不错……”


“如果这就是聪明,我宁可一生做个傻瓜。”鸣人握紧了拳头,“就是因为不肯冒险,一直循规蹈矩,我才无法超越自己。这次,我愿意跟佐助一起,赌一把。”


 


男二的角色确定下来,本来应该很容易的普通热血笨蛋型男主,反而困难了。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宇智波佐助太耀眼了。


佐助不愧是现今最当红的偶像小生,怎么都好看。本来已经定下来的混血帅哥男一,和他站在一起,简直给他提鞋都不配了,更别提什么朋友羁绊了。


那时候的漩涡鸣人还很天真,还不知道自己拥有“宇智波佐助滤镜”这个东西,就是觉得,谁和佐助在一起都不和谐,都衬不上佐助的美。最后一拍大腿,不找人了,自己来吧!


虽然有点年龄差距,但自己本身长得挺年轻,化了妆,说和佐助是同龄人也不会有人怀疑。再说了,反正现在导演兼男主的也不少,为什么不试试呢。


 


(6) 


佐助拿到了男二的角色,并没有太激动。


对他来说,男二这个角色本来就志在必得,为了这个角色,都不惜让漩涡鸣人包养他了,自己去试镜也就走个流程,反正最后角色肯定是他的。


只能说大蛇丸是真的心疼佐助。他真的推掉了佐助所有偶像的通告,让他专心走上演员这条路。毕竟,如果佐助真的通过这部影片红了,那么他的身价,和现在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那时电影还没正式开拍,佐助在自己租的房间里练习台词。他要凭借自己的力量超越鼬,自然是不会接受家里的半点资助,住的房子也比较老旧,隔音效果不好。他练习的是男二的经典招数。“麒麟!”他喊道,一边揣摩着自己的语气、用词方面是否到位。


是不是应该再大点声,于是,“麒麟!!”


好像气势还是弱了点,“麒麟!!!”


然后拍门的声音就打断了他的练习。


打开门,是隔壁的租户,一个扎着金色高马尾的19岁艺大学生。他每天都搞一些行为艺术,和佐助互相看不顺眼,“吵死了!”大学生喊道,“真的那么想看麒麟(长颈鹿)的话,去动物园啊!你在这里吼,麒麟也不会来!你这是扰民你造吗!”


佐助“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不过,在这里练习,确实有些不方便啊。


经过了短暂的思考,佐助拨通了大蛇丸的电话。


“你说咱们音娱的情报网不会输给任何大公司?漩涡鸣人的家庭住址,你知道吗?”


 


那天漩涡鸣人刚和剧组去看了一个外景地,回到家里的别墅,推开大门,就看到系着小兔子围裙的宇智波佐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吃着番茄,一边跟他打招呼,“哟,回来啦。”


“嗯,我回来了……不对!”鸣人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门卫呢?就这么让你进来了?!”


“哦,我说我是你包养的演员,他就让我进来了。”


鸣人回忆起自己进别墅大门的时候,门卫大爷向自己竖起的拇指,“眼光不错,少爷!”园丁看自己的眼神也带着欣慰,“我说少爷怎么一直不传绯闻呢,原来凡夫俗子,您是看不上眼的。”


鸣人觉得自己百口莫辩。


“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鸣人红着脸,挠着头说,“包养的事情,可以慢慢来啊……不如说,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


“漩涡导演是说话不算数吗。”佐助皱起了眉头,“说好的帮助我实现演员的梦想呢?我可是已经让大蛇丸推掉了所有偶像的工作,以后只出演你的电影。你这是想反悔?”


“没有没有,不反悔不反悔……”鸣人连连摆手,眼前的男孩太单纯,他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了,“那啥,其实‘包养’这个词的意思,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哦,我上网查过了。”佐助严肃地点点头,“所谓‘包养’,就是基于经济交易的交往关系,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为了钱形成交往关系,以金钱的寄予和索要建立。”


“这不就是我们现在的关系吗?”佐助道,“你不让我做偶像,提供给我违约金,帮助我成为演员。如果我的这部电影成功了,我就会把违约金还给你,到时候……”


佐助对着他,轻轻地笑了。当时夕阳的金色光芒透过大落地窗,洒在他顽固地翘起来的发梢,使那凌厉的线条也染上了一层雾里看花的缥缈。他的微笑那么美,带着蛊惑人心的魅力。他所有的话语,漩涡鸣人都没有反驳的余力。


“到时候,换我包养你。”他说。




TBC

评论

热度(677)

  1. 沉默的鱼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