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完结】鸣人争夺战(下)

白川:

前情提要:


佐助中了大筒木的埋伏,分裂出了一个不傲娇,打直球,只会忠于自己内心欲望的分身助(类似真实之瀑效果)。分身助对鸣人展开了激烈的攻势,为了彻底拥有鸣人,他联系了风影、雏田,在鸣人争夺战上决一胜负,战败的人,便不能再觊觎七代目……


初战中,本体助以“出得厅堂”为题目对战我爱罗,凭借波浪卷发型险胜我爱罗的三七分公务员造型;分身助则凭借一乐拉面和大蛇丸营养餐的结合,在“入得厨房”环节战胜了厨艺了得的雏田,两个佐助,终于在决战中会师了……




预警:


 恶搞,特别OOC,雷,慎入。






前文连接:


(上)  (中)




(13)


长达30分钟的广告过后,第一届鸣人争夺战,终于迎来了决战。


两位佐助面对面,他们几乎同时发动了轮回眼,试图用自己最为得意的幻术击败对方。


宇智波佐助的轮回眼,可以发动世界上最为牛X的幻术。然而,不管他们的幻术再怎么光怪陆离,对普通观众来说,就是两个人干瞪眼站着而已。


犬冢牙不高兴了,“这什么破比赛!看不懂!退票!”


“就是!”前水影照美冥也不开心了,“我是想看帅哥打架才买的特等席票!你们至少有个战损吧!至少先打掉对方一件衣服吧!”


照美冥的这一席话,提醒了观众席上占了半边天的女性观众,“脱衣服!脱衣服!!”她们高扬着手里的票,动作整齐划一,声音响彻天际。


 


但是,场外的喧哗,丝毫没有影响场内的对决。


先攻是本体助。


在幻觉里,他卸下了伪装。看着对面的另一个自己,他口气平和,声音轻柔。


“我确实喜欢漩涡鸣人。”他说,“如果你就是我,我对你隐瞒也没有用。但是,你也应该明白,正是因为我喜欢他,我才不能接近他。”


本体助给分身助看的幻觉,是七代目和他未来的夫人,那容貌模糊的女性,一袭黑发,温婉动人,烧得一手好菜。他们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大的是哥哥,小的是妹妹。哥哥已经到了要上忍者学校的年纪,他性格叛逆,举止鲁莽,但本质善良,继承了父亲的金发和猫须,有着和鸣人不相上下的蓝色眼睛。妹妹正处于最可爱的年纪,会抱着鸣人喊“爸爸”,对鸣人说“我永远爱你”,她乌黑的短发蹭在脸颊上,是柔软的触感。假日里一家四口一起外出,妈妈牵着哥哥,爸爸抱着妹妹,阳光下鸣人笑得温暖,无论是谁,都会觉得他们是非常幸福美满的一家。


“鸣人从小家庭不幸,”本体助道,“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是鸣人最大的梦想。你也爱鸣人,你舍得破坏他的梦想?你舍得他因为你,从此孤身一人?”


“重要的不是家庭,而是爱。”分身助冷笑了一声,“没有爱的家庭,徒有一个看似幸福的空壳,里面却是无尽的空虚。你觉得这样的人生,会幸福吗?”


“就算现在没有爱,以后也会有,鸣人的一生很长。”本体助道,“爱情都会褪色,最终沦落为亲情。鸣人需要的是稳固的家庭,而不是虚幻的爱……”


“不要妄自揣测了,我和鸣人的爱,不会褪色。”分身助听不下去了,“为什么要重复鼬犯过的错误?以‘这样对你来说更好’为理由,擅自安排别人的一生?鸣人不需要你来决定他究竟需要什么。”


言罢,分身助展开了攻击,本体助营造出来的幻象,渐渐起了变化。那个温婉如玉的女子,忽然变成了自己,已经中年的自己,接上了左手,站在鸣人身边笑得温柔。金发碧眼的哥哥渐渐消失,变成了另一个活泼的男孩,男孩继承了鸣人的猫须和自己的黑发黑眸,长得像鸣人,心性却像自己,高智商高颜值,俨然忍校的万人迷校草。而小他几岁的弟弟,外表和自己如出一辙,但性格方面却不知道随谁,小小年纪就把得一手好妹,在路上看到漂亮的大姐姐,就会拿着小花花,跑过去口齿不清地求婚,然后被哥哥一脸无奈地拉走。他还没有到上学的年纪,对校草哥哥很是崇拜。他看着哥哥的眼神,到有几分像年幼的自己,看向鼬的模样。


这个厉害了。


对手不愧是自己,知道自己的死穴在哪里。本体助觉得,自己马上就要陷入对方给自己展示的幻境里,他确实也很想留在这个甜蜜的陷阱之中,永远也不要出来。但是,他还有自己不得不做的事——他不能让另一个自己破坏鸣人的梦想。他要给鸣人一个,自己给不了的家庭。


为了扭转这个天堂一般的幻境,他动用了更多的查克拉,深红色的血迹,顺着轮回眼流了下来。


 


“停!”


眼看战斗进行到了白热化,七代目却忽然从考官席上跳了下来,挡在了两个佐助中间。


“鸣人,你……”


“你们答应过我吧,如果有人受伤,就要马上叫停。”鸣人从裤子的口袋里拿出一枚印有漩涡图案的手帕,轻轻为本体助拭去眼下的血迹,就好像为他拭去眼泪般,体贴温柔。


“鸣人,这点伤,对我来说……”


“不行!”鸣人十分难得地打断了佐助的话,而且斩钉截铁,不容反驳。他看着佐助的目光十分坚决,“不行。”他重复道,“一点点伤,也不行。”


之后,他离开了本体助,转而走向分身助,他在分身助的面前停下,四周十分寂静,甚至可以听到心跳的声音。


下一秒钟,鸣人忽然抱住了分身助。


 


(14)


分身助睁大了眼睛,本体助的手帕掉在了地上。


“哦哦!怎么回事!”佐井在考官席上大声解说道,“难道七代目,已经判断出哪个是真正的佐助了吗!胜负已分了吗!!”


 


七代目在分身助的耳边,轻声道,“没有烫头的佐助,真好。”


“所以……是发型的胜利吗?”分身助苦笑着问道。


“对不起……”七代目将分身助抱得更紧,“还有,谢谢你。”


“鸣人……”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不是真正的佐助。”鸣人说,“我的佐助,是个不擅长表达自己感情的傲娇,脾气倔得要死,认定的事情轻易不会回头,还有着奇怪的自我牺牲精神……但我却没能阻止你们,虽然是卡卡西老师他们的要求,但我知道,如果我坚决不同意的话,这场战斗也不会发生,是我的错,是我的虚荣,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你真的很好,”七代目松开了分身助,他缠着绷带的右手,轻轻抚摸着分身助的脸颊,“我有的时候会悄悄想,如果佐助对我,不是朋友的感情……如果我们是恋人,事情会怎么发展?我曾不止一次,在梦中遇见过这样的佐助,温柔似水,同时热情如火,我辞去七代目的职务,和他一起浪迹天涯,偶尔回趟木叶,看看木叶丸这些孩子们,吃一碗一乐拉面。他把他碗里的那份叉烧给我,我把我的番茄给他……我并不清楚你是怎样产生的,但是谢谢你,给了我一个美好的梦。你是我理想中的恋人……但是,你不是他……”


“我不懂。”分身助深吸了一口气,他低垂着眉,眼神似乎要哭出来,“你不能把我当成他吗?”


“你和他一样,都是无可替代的啊……”七代目挠了挠头,“我不会说话,很多感情表述不清,但是,我只知道,我这一生,拥有一个佐助就够了。你也一定能够找到,把你当做唯一的那个人……”


 


“鸣人,你错了。”佐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鸣人一愣。说这话的人,并不是分身助,而且本体助。


“他并不是假的佐助。”本体助捡起掉在地上的那枚手帕,缓步走向分身助和鸣人。


“佐助?”鸣人不可思议地看向本体助,他还挺确定,自己能够分辨出真正的佐助。


“他说的没有错,和他比起来,我才是假的佐助。不敢承认自己感情的我,才是虚假的。”本体助忽然拥抱住了分身助,单纯的七代目看着眼前两个佐助互相拥抱的场景,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内心忽然涌起了一股小激动。


“吱扭——”这是七代目的心中,新世界的大门打开的声音。




“你……”分身助愣住了。


“是我的错,如果我一开始就承认自己的感情,也不会有这些事了。”本体助轻轻拍着分身助的后背,“但我却一直否认你,说你是假的。你也是我内心的一部分,不,应该说,才是我内心,最真实的那一部分。


“你……为什么忽然开窍?”


佐助没有回答他,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为什么忽然承认?他自己也不清楚,也许是鸣人刚才那温柔地为自己拭去血迹的动作、那番深情告白给了自己勇气,也许是分身助那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表情,让自己忽然心疼……若是要勇敢一回的话,那就是现在了。


“是吗……”分身助仿佛感受到了佐助内心所想,他看了看本体助别在腰间的那枚手帕,漩涡的图案上沾染上了点点血迹,他安详地闭上眼睛。有金色的柔光从他的身体里慢慢发散,最终,分身助消失在了佐助的怀里……或者说,他和佐助,合二为一了。


本体助的发型,也随着和分身助的融合,恢复成了直发。


 


忽然发生的巨变,让在场的观众和考官们措手不及,考场里鸦雀无声。还是智商很高的科学家大蛇丸最先反应过来,发出了一声悲鸣,打破了会场的静寂:“怎么这样!留下轮回眼!!”


然而场内的佐助并没有理会他,他转过身,看着因为脑补了奇怪的画面而滴着鼻血的七代目,开口道:“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在瞒着你。”


“鸣人,我喜欢你,不是朋友的那种。”


 


(15)


“你们热闹也看够了吧?我要离开了,”佐助转身离去,风将他的斗篷吹得鼓鼓作响,“我还要继续搜集大筒木一族的情报……”


“等一下!”鸣人忽然从背后抱住了他,“佐助!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鸣人?”


“对不起!我也喜欢你!但因为你以前说我们是朋友,我才不敢表白,我嘴上一直说,有话直说就是我的忍道,但其实,我才是那个因为害怕失去你,连自己的爱意都不敢表达的胆小鬼!”鸣人大声喊道,“我只能一次次看着你离我而去,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我晚上做梦都梦到自己暴打大筒木……要不是他们,你也不会离开……”


“鸣人……你……你这么想是错误的。”佐助低下头,仿佛要欺骗自己似的,他说“你对我,只是一时的冲动罢了……”


“我都冲动了半辈子了!”


“爱情是最靠不住的感情……”


“我们之间不光有爱情,还有伟大的友情啊!”


“你要的那些东西,我给不了你!你不懂吗!”听到“伟大的友情”,佐助又一次绷不住了,他转过身,抓住鸣人的肩膀,“你要的家庭!你的孩子!这些我都给不了你!你总有一天会后悔,会想着,如果能娶一个温柔的妻子,能有两个可爱的孩子,该有多好!等你老了,头发苍白,行动不便,却膝下无子,到时候,谁来照顾你……”


“我来照顾他!”木叶丸在观众席上大喊出来。


“我,我也来……”萌黄等女孩子也被七代目的真情告白感动得一塌糊涂,“如果我也老了,我的孩子也会照顾他!七代目是木叶的英雄,我们怎么会让他孤独终老!”


“讷,佐助,你听到了吧?”鸣人看着他,忽然露出了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你担心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你喜欢孩子,我们就领养两个,不喜欢的话,就我们两个也没关系,我可以分出好几个影分身陪你玩♂,让你不寂寞……”


“漩涡鸣人,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大傻瓜……”


“那喜欢上我的你、把我当成唯一的你,又是什么呢?”七代目看佐助的口气有所松动,连忙趁热打铁,他抓住佐助的右手,单膝跪地,“既然咱们俩都不聪明,要不,这辈子,就凑活过吧?”


 


(16)


佐井错了,大错特错。


他曾说过,木叶电视台的收视率在公布“鸣人争夺战”分组的时候达到了历史新高的97.25%,这个数字,以前从未有过,以后也不会再有。然而,在木叶的七代目漩涡鸣人,单膝下跪向前叛忍、现特别上忍宇智波佐助求婚的时候,收视率达到了99.5%。


多少大妈少女,在电视机前泪流满面——感觉自己追了10多年的狗血连续剧,终于迎来了HE。


而木叶的朋友们则集体松了口气,从此以后,再不用为“朋友”这个词感到尴尬了。


现场的女观众们更是沸腾,考官春野樱带头站了起来,有节奏地拍着手,带动场内气氛,大声喊着:“答应他!答应他!”


“人生苦短,不如及时行乐。”前六代目旗木卡卡西眼神十分安详,他走进考场,拍着自己两个弟子的肩膀,“我看你们今天就把事情办了,把你们的感情定下来,以后不知道能少多少风波。”


“可是……”佐助还想挣扎。


“没有什么可是的。”卡卡西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比‘相爱却不能在一起’更加悲哀呢?佐助,老师这么辛辛苦苦建设新木叶,可不是为了让你们走上这么悲哀的人生的。”


之后,卡卡西一手搂着鸣人,一手搂着佐助,看向了摄影机:“这就是我们的新木叶。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爱村、敬业、诚信、友善的地方。火影大婚,就订在今天,从今天开始一个月,木叶都将为火影的婚事举村同庆,同时,我们木叶也将开启‘相识、相知、相爱——重走七代目火影与夫人相恋之路’一日旅行计划,参观行程包括南贺川、忍者学校、死亡之森、木叶医院天台、终结谷。全程都有导游为大家解说七代目与夫人在相关地点发生的故事。报名热线请拨打:10100723,或者登陆网站:www.konoha.gov.fn。现在就可以开始报名了。另外,我们木叶也将推出由七代目亲笔写作,描绘他和夫人相爱始末的自传体恋爱小说《三生三世火影忍者》,明天将开始预售。前200位购书的读者朋友有特典,特典为七代目和夫人亲笔签名的结婚照海报……”


“等等,什么小说……”鸣人一脸懵逼,“我没写过……”


“这种事情,回去再说。现在你要做的,”卡卡西口吻严肃,“是面对镜头,微笑。佐助就不用了,你的卖点就是狂霸酷帅的冰山帅哥,你和平时一样就好……”


“但是……”


看着堂堂七代目一脸委屈的模样,解开心结的佐助,忽然忍不住笑了。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只是嘴角微微扬起一个不起眼的弧度,却被那些资深媒体记者牢牢地捕捉到了。


嘛,果然,明天的头条,既不是“前叛忍宇智波佐助当街拥吻木叶七代目”,也不是“震惊!前叛忍.宇智波佐助竟是双胞胎?双方为争夺七代目大打出手!”,而是“七代目火影与前叛忍宇智波佐助公开结婚喜讯,冷美人佐助微微一笑很倾城。”


 


(17)


结局可以说是皆大欢喜,只苦了那些本以为会看到精彩的武打剧,而买了特等席票的男性观众们,他们近距离观赏到了一出琼瑶狗血大戏。七代目的真情表白萦绕心头,荡气回肠,回家以后好几天都没缓过来。


对了,还有以“是木叶的七代目,就要肩负起木叶的未来!为木叶创收!”为名,而将宝贵的新婚之夜用来奋笔疾书自传体恋爱小说的七代目火影。


最后,大筒木地球攻略部.科技分部的研究员,因为佐助毁了分部,而不得不暂时逃到了月球上。他满心以为误吸了自己辛苦研制出来的药物的佐助,所产生的分身助,一定会在忍界闹得鸡犬不宁,甚至引发五战。多年以后,当科技部恢复了元气,重回地球,他看到在地球科学家大蛇丸的帮助下,鸣人和佐助的孩子都5岁了的时候,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大筒木永不为奴!


那些杀不死你的,只会让你更加坚强。


虽然这次受到了打击,但研究员并不气馁,他在猛灌了几碗地球毒鸡汤之后,又重新做起他的研究。他坚信,总有一天,他们大筒木,一定能以科学的手段,征服地球。


 


Fin.



评论

热度(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