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人争夺战(上)

白川:

又名:搞事吧!大筒木一族!


其实蛮早就想写这个梗的……完结了秘书,终于有空写啦!


设定是大筒木一族一直想搞事情,征服地球。


逻辑问题还请无视www


最近三次元比较忙,更新大概会稍微慢一些,但无论如何,自己挖下的坑,跪着也要填完……感谢大家的不嫌弃>333<


爱你们!


预警:纯恶搞,特别OOC,有女性角色出场,请注意避雷。


 


背景介绍:在经历了数次夺取地球失败之后,大筒木一族痛定思痛,决定与时俱进,研究科学忍术。大筒木地球攻略部.科技部门,从真实之瀑的水中提取了一种物质,做成了一种药剂,服下这个药物的人,会产生类似在真实之瀑前修行一样的效果。但通过添加其他有效成分,使得效果更为明显和持久。服用者会分裂出一种查克拉聚合体,有着和服用者相同的外形和个性,但内心只会终于自己最原始的欲望。


大筒木一族的高级知识分子看了弗洛伊德,坚信人性本恶,表面上再伟光正的人,内心也一定都有着阴暗的一面。通过引发出人类最为自私的“本我”,在世界各地引发混乱。等内斗得差不多时,他们再出来坐收渔翁之利……然而没想到,药物在投入使用之前,就被佐助发现,只身一人破坏了科技分部,然而在战斗中,佐助不幸中了埋伏,吸入了药物……


 


七代目X特别上忍,双方未婚设定。


 


正文开始:




(1)


大筒木地球攻略部,科技分部,冬,凌晨三点。


“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普通大筒木研究员,忽然爆发出这样的呼声。他欣喜若狂地在实验室里疯跑了几圈,然后连夜打电话叫来了科技部长,研究员顶着不输给当代风影的浓厚黑眼圈,激动地握着哈欠连天的科技部长的手,“部长!用科学夺取尾兽,攻略地球指日可待了啊!”


“你说实验成功了,是真的吗?”科技部长问道。


“真的!”研究员点了点头,指了指笼子里正一脸愉♂悦地交配的两只猴子,说道:“动物实验非常成功。您也知道,猴子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这只公猴子虽然一直暗恋母猴,但母猴是猴王的配偶,所以这只公猴一直不敢有所行动。通过每天喂他2mg的实验药物,两天以后,这只猴子分裂出了另一只和他一摸一样的猴子,这只分裂猴只会遵从自己心里最原始的欲望,完全视道德、等级为无物……”


“不错,你干的很好,”部长欣慰地拍了拍研究员的肩膀,“卑劣的地球人,最原始的欲望无非就是暴力和色情,也就配给辉夜大人当养料。快把这药投放到各个忍村,引起斗争……”


“但是,这药物的投放,还有两个问题”研究员说道,”第一,虽然动物实验成功了,但还不知道在地球人身上的效果如何;第二,药物的制作需要大量只有在咱们月球才能搞到的稀有金属,大批量投放可能还有问题……”


研究员话音未落,忽然,分部的门口响起了爆炸的声音。一个担任警卫的大筒木,满身是血被人从门外扔了进来,直直摔在了关着实验动物的笼子上,又被弹回了地上。


“快、快跑……”警卫大筒木瘫在地上,一边咳着血,一边对研究员说道,“是,是轮回眼……”


“这可糟了,我们不是战斗人员啊!”就在研究员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一袭黑色斗篷的青年男子已经走入了实验室,寒风吹动他的额发,露出了那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眼睛——然而在这场不像样的战斗中,大概是用不到这只眼睛了,打发这么几个小人物,手中的草薙剑足以。


“哼,”男人瞥了一眼墙上贴着的“目标!用科学征服地球!”的字条,微微蹙眉,他一脚踩在警卫的胸口,“你们这群学不乖的,又在整什么幺蛾子了?你们为什么就不能乖乖待在月亮上?”


实验动物因为气氛紧张而躁动不安起来,一只实验用猴忽然发出尖厉的怪叫,让佐助忍不住向猴子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只是短短一瞬间的分神,实验员忽然向他的面部撒下了大量的白色药剂,佐助虽然赶紧后退,屏气凝神,但还是有少量的药剂,被他吸入到了身体中去。


“快撤!”


研究部长一边大声喊着,一边投下了一颗烟雾弹。等到烟雾散去,实验室里一片狼藉,却不见大筒木们的影子。


——还是大意了。佐助心中难免有些恼怒,但又觉得这些所谓的科学家实在是战五渣,连给辉夜提鞋都不配,凭他们几个能成什么大气候,便也不再管他们。佐助打开笼子,放走了那些可怜兮兮的试验动物,给其中的两只黑猫喂了随身携带的猫罐头,之后便转身离开,寻找大筒木地球攻略部的其他分部去了。


 


(2)


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听说长老团又双叒叕要找他时,内心是拒绝的。


他其实知道长老团找他要干嘛,果不其然,他刚走进长老室,转寝小春就拉着他的手,慈眉善目地对他说,“上回跟你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长老,您看,我还小……”已经26岁的漩涡鸣人摸着自己金色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措辞。


“你还小?!”水户门炎不满地说道,“你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


“我爸爸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两年前就为村献身了……”鸣人抢白道,“而我还活着,这不就很好了吗?难道最重要的,不是我的幸福吗?”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身为火影,也要负起责任,赶紧把火之意志传承下去才是啊!”转寝小春摸着鸣人的手,语重心长,“日向家的小姐多好啊!温柔贤淑,和你也有感情基础,而且还有白眼,你娶了她,将来生两个孩子,又有九尾又有白眼,多厉害,谁还敢来惹我们木叶村?”


“孩……孩子?你们也想太远了吧我说……”鸣人赶紧摆手,“我对雏田不是那种感情,我从来都没有用这样的眼神去看过她……”


“傻孩子,处处不就有感情了?以前没有那么看她,从现在开始也不迟啊?”


“对,我们都帮你看好了,”水户门炎用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雏田的身材,肯定能生能养,将来成为火影夫人,做你坚实的后盾!”


“可是……”


鸣人还想说些什么,转寝小春忽然眉头一皱,语气也严厉起来,“你一直拒绝,该不会是看上哪里的野姑娘了吧?你还年轻,不知道雏田的好!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能收心,懂得相夫教子,总比那种天天在外面浪,不着家的好吧!”


“没有没有,不是……你们别光说我,我看雏田也不一定同意啊……”


“雏田那边没问题,她肯定同意……”


就在鸣人抓耳挠腮想着其他拒绝的理由时,长老室的门忽然被打开,春野樱脸色绯红,语气中满是兴奋,“佐助回来了!”


 


(3)


鸣人一阵风一样逃离了长老室,跑到火影楼下迎接佐助。


自从上次一别,他已经有半年没有见过佐助了,也不知道佐助最近过得怎么样。他离村寻找大筒木一族的残党,经常在外漂泊,人都清瘦了许多。少年时期,被大蛇丸辛辛苦苦喂出来的小肚子,现在已经是一马平川。虽然对方一直吐槽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头发越来越短,这可不是个好兆头,说不定到50岁就全秃了,但他却没有察觉到,他自己的头发也是越来越柔顺,愈发有向黑长直发展的趋势了。


看到黑发的男人一步一步走向自己,鸣人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他伸出手想和对方打招呼,“佐……”


然而剩下的音节,都硬生生埋没在了对方的怀抱里。


是的,从来不擅长表达感情的黑发男人,正牢牢地拥抱着自己,这应该不是什么幻觉吧?说真的,九喇嘛,我没中什么奇怪的幻术吧?为什么我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在耳边响起?男人柔软的发丝就磨蹭着自己的脸颊,引起一阵酥痒的快感。


“鸣人,”对方如此说道,他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我好想你。”


“佐……佐助?”相较于佐助的热情拥抱,鸣人则是呆若木鸡,他直直地站在火影楼前,手足无措。半晌才冒出一句,“我,我也想你……”


“太好了,”对方竟然笑了,他的笑容很轻,带着幸福的味道,“我是来接你的,我们走吧。”


“去,去哪里?不是,佐助,你找到大筒木残党的下落了?”


“大筒木?那不重要……”佐助松开他,仅剩的右手抓着他的肩膀,微微侧着头,“我是说,离开这里,到一个只有我们两个的地方,好好过日子……”


“什……”鸣人看着对方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竟然有些脸红,“不行啊,佐助,我现在还是木叶的七代目,有我的责任,我不能……”


佐助松开了他的肩膀,却忽然扳住鸣人的下巴,冲着那喋喋不休的嘴唇,轻轻吻了下去。


光天化日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在火影大楼前,宇智波佐助,吻了漩涡鸣人。


 


(4)


今天的头条有了。


所谓一个媒体人的职业修养,就是在春野樱、佐井、奈良鹿丸、山中井野、犬冢牙……等一众高层目瞪口呆的时候,马上拿出相机开始拍照。


女记者想,绝不会有比佐助当街拥吻鸣人更加劲爆的新闻了。但她错了,还真有。


就在佐助吻住鸣人的两秒钟之后,忽然,一个一袭黑衣的人冲上前来,揪住了正和七代目吻得不可开交的佐助的领子,生生把他拉开。


记者大惊失色,这他妈哪儿来的神人,连宇智波佐助他都敢扯?定睛一看……等一下,自己这是眼花了?


把佐助拉开的人,俨然是另一个佐助。


“你干什么?”被拉开的佐助一脸的不爽,他挡在鸣人面前,口气中带着些嘲讽,“你也想吻鸣人?明明是我先来的,还有没有个先来后到了?”


“你先来的?”后来的佐助脸色铁青,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我和他接吻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我早就说过了,我就是你,在和你分开之前,你吻的就算我吻的。”


“你……”


什么情况?!


我错了,女记者又一次拿起了相机,今天的头条,不是什么宇智波佐助当街拥吻七代目,而是:震惊!前叛忍.宇智波佐助竟是双胞胎?双方为争夺七代目大打出手!


 


(5)


“鸣人,不要被迷惑了!他是假的宇智波佐助!”


为了方便区分,这里我们把本体佐助称为本体助,分裂出来的佐助称为分身助。


看着七代目目瞪口呆的傻样子,本体助看不下去了,他拍了拍鸣人的肩膀,“三天前,我在大筒木的一个据点中了埋伏,吸入了一些药剂,之后这个东西忽然出现在我眼前,他的身材样貌,甚至查克拉都和我一模一样,但他根本不是我,只是个高仿的冒牌货而已,不管他对你说什么,都不要当真!”


“哈哈哈哈,你说我是假的?”分身助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笑死我了!明明你才是假的佐助吧?连自己的感情都不敢承认的胆小鬼。哥哥的在天之灵会伤心的哦,大骗子。”


“你说什么?!”本体助眉头紧锁,草薙剑已出鞘,“你这冒牌货!给我消失!”


“你不是早就明白了吗?”分身助冷笑,拔剑准备应战,“你根本无法战胜我。”


“都住口!”眼看大战一触即发,身为问题中心的七代目还愣着,关键时刻,火影辅佐奈良鹿丸挺身而出,“别在这里打!让别人看笑话,有什么隐情,咱们回办公室说。”


 


(6)


“他是假的佐助!”


火影办公室里,两个佐助指着彼此,异口同声。


“鸣人,你一定要相信我!”其中一个佐助忽然捉住鸣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你忘记了吗,你曾经说过,你是我的唯一。确实,你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在乎的人,无论别人怎么说我都不在乎,但唯有你……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才是真正的佐助!”


“你放手!”另一个佐助气得脸色发青,“鸣人,你应该知道,我是绝不会说出那些话的!那些让你放弃当七代目,和我……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什么的……”


佐助的脸色发红,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他抬起右手,用袖子遮住嘴巴,十分难为情,“当火影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我是绝不会剥夺你的梦想……”


“真好意思说啊,”抓住七代目左手的佐助一声冷笑,“真不记得当初是谁嚷嚷着‘我要当火影’,把鸣人打得半死不活……”


本体助的脸色沉了下去,“冒牌货,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我是说,如果当时在他身边的是我,我是绝不会这么做的。”分身助扬起了脸,“背负整个世界的黑暗?斩断所有的羁绊?你中二吗?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当时心里明明就呐喊着,希望鸣人不要离开你……”


“住口!”话音未落,本体助早已一剑砍了过去。


“还不承认吗?”分身助拥有和佐助完全一样的查克拉,完全一样的体术,完全一样的思想,甚至连本体助怎么出招他都一清二楚,自然是轻巧躲过,“这几年也是吧,明明想要在他身边,想得不得了,却一直压抑自己的感情,为了不让自己的真心暴露出来,甚至远离忍村……有时候一、两年才回一次村子,你自己最清楚,你真的有这么忙吗?不过是在逃避罢了……”


“鸣人,不要听他胡说!”本体助一边和分身助战斗,一边对鸣人喊道,“不是他说的这样!别被他迷惑了!”


“和不敢承认自己感情的你比起来,明明我才更好吧!对不对,鸣人!”分身助大声喊道,“承认吧!我才是真的佐助!”


“都别打了。”佐井微笑着站了出来,“你们这么打下去,也不会分出胜负,不如来做一个知识问答吧。”


 


(7)


第一届“谁是真正的佐助”知识问答,在火影办公室如期举办。


知识问答采取抢答的形式,本体助和分身助分别站在房间的两侧,每人手边都有一个抢答铃,考官佐井说出问题后,两人通过抢答回答问题。问题基本都是关于佐助和鸣人的隐私,答对问题最多的那一个,将获得奖品:呆滞的七代目的承认。


“请听题,”佐井清了清嗓子,“你们的初吻发生在……”


“12岁!”分身助迫不及待地摁响铃声,大声回答道。


“忍者学校教室里!”本体助同时摁响了铃声回答道。


“对象是鸣人!”分身助赶紧补充。


“有味增的味道!”本体助不甘落后。


“至少等我把问题问完吧……算了,这题算你们平手,”佐井不满地咳嗽了一下,“第二个问题,鸣人第一次对你觉得‘下腹一紧’,发生的地点是……”


“医院的天台!”两人同时回答道。


“不对,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啊!”分身助质问道。


“我问鸣人的,”佐井道,“创作需要。”


“什么创作会需要这些东西……”


“这就不关你们的事了……”佐井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好了,第三个问题……”


两个佐助对自己和鸣人之间的事情了若指掌,不分胜负,这样,终于进行到了最后一个问题。


佐井表情严峻,“你们准备好了吗,这可是关键的一道题。看来这道题,要分出胜负了。”


之后,他又补充道,“对了,这道题,不用抢答也可以,说出你自己的理解就行。”


“题目是,你对鸣人的感情是……”


“这还用说吗!”分身助看着鸣人,他的表情看似平静,却隐藏着极大的力量,就好像在海面之下,静静爆发的火山,“喜欢,非常喜欢,鸣人是我的唯一。”


“鸣人是……”佐助垂下眼眸,“我的朋友。我们是相当要好的朋友。”


“看来,已经有答案了。”佐井合上出题本,露出了和善的微笑,“真正的佐助,就是……”


 


(8)


“你好,请问有人在吗?”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众人寻声望去。


“我爱罗?你怎么来了?”屋内众人都是一愣。


“我收到了挑战书……”我爱罗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是佐助君寄来的,说是要以鸣人为赌注,和我进行一场比赛。”


“什么?!”本体助简直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冒牌货竟然弄了这么一出。


“不好意思……还有我……”怯生生的声音在屋外响起,日向家的大小姐对着手指,“我也收到了信……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不过还是想来过看一下……”


“好了,这样人就到齐了。”分身助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他看了一眼本体助,“实话跟你说,不敢承认自己感情的你,根本就不在我的竞争对手之列。我的竞争对手,正是这群人……”


“等等,为什么还有我?”鹿丸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


“当然有你。”分身助瞪着鹿丸,“天天待在火影身边,老实说,你对我的威胁比风影还大……”


“这是误会!”鹿丸欲哭无泪,“我是直男!纯的!”


“不用说了,”分身助道,“我讨厌拖泥带水的解决方法。我们就在这里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吧,现在开始,以鸣人为赌注,进行一对一的比赛,输掉的人,就要放弃鸣人!”


“这个条件,对……对佐助君来说,也是一样吗?”一片沉默之后,雏田居然是第一个开口的人,她声音虽然微弱,但却能听出她的决断。


“当然。”


“那么,我也要参加。”雏田咬着下唇,“我当然知道自己打不赢佐助君,但是……就算有一线希望,我也不想放弃……”


“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误会,但我对鸣人没有那种感情,”我爱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老式公务员三七分发型,开口道,“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鸣人的心思都在你的身上,我就算赢了,要一个心思根本不在自己身上的鸣人,又有什么用呢?”


“风影大人是想弃权吗?”


我爱罗摇了摇头,“虽说如此,但是佐助君,我一直都想和你比试,中忍考试的时候,我们的比赛因为突发事件而没能完成,不如就趁现在,分个胜负吧。”


“……突发事件不就是你吗……”分身助吐槽道。


“我弃权。”直男鹿丸干脆地开口了。


“很好,那么现在……”


“等一下!”本体助忽然开口了。


“怎么了?胆小鬼?”分身助看着他,眼神里满是戏谑。


“我也要参加。”本体助摇摇头,叹了口气,“别误会,我……我对鸣人才不是那种感情……但我也绝不会眼睁睁看着鸣人,落在你这种冒牌货的手里,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得到他!”


 


就这样,第一届“鸣人争夺战”开始了。


 


TBC



评论

热度(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