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人争夺战(中)

白川:

前情提要:


佐助中了大筒木的埋伏,分裂出了一个不傲娇,打直球,只会忠于自己内心欲望的分身助(类似真实之瀑效果)。分身助对鸣人展开了激烈的攻势,为了彻底拥有鸣人,他联系了风影、雏田,在鸣人争夺战上决一胜负,战败的人,便不能再觊觎七代目……


比赛正式开始了……




预警:


 恶搞,特别OOC,雷,慎入。




前文戳:


(上)






(9)


鸣人争夺战的场地就选在当年中忍考试的考场,考官组由卡卡西、佐井、小樱、鹿丸和鸣人五人组成。考生将根据各种考题,进行一对一的淘汰赛,得票多的那一位获胜。


四位参赛者通过抽签决定自己初战的对手。半个小时后,考官佐井公布了比赛的分组:佐助(本体)VS 我爱罗, 佐助(分身) VS 日向雏田。 两组比赛的获胜者将进行最终的决赛。


这种比赛分组,你说大赛组委会没作弊都没人信。


 


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而一直发愣的鸣人,在坐上主考官的位子上的时候才忽然反应过来,他冲着台下的佐助们伸出手,同时大声嚷嚷着:“不要为了我而争吵!你们都是我的朋友!”


结果当然适得其反。两个佐助在听到“朋友”这个词的时候都是脸色一沉,周身的杀气浓郁到肉眼可见的地步。


“万一受伤怎么办……”鸣人说着想要下场阻拦,却被卡卡西和佐井一前一后拦住了去路。


“别闹了,鸣人!”卡卡西虽然已经退休,但曾经担任六代目火影的他,依然有一颗为村子创收的心,“这个比赛可是现场直播!在五大国同时播出!你知道,在刚刚公布分组的时候,收视率是多少吗?!”


“在火之国,收视率达到了97.25%。”佐井拍着鸣人的肩膀,“在这之前,木叶电视台从没有过这么高的收视率,在这之后,也不会有。鸣人,你可真是木叶的大英雄!”


“可是……”


“放心吧,”鹿丸叹了口气,也站了出来,“虽然我一开始也是不赞成这个胡闹一样的比赛,但如果能为木叶创收,那就另说了……”


“卡卡西老师!”春野樱拿着手机,面露喜色,“刚刚前水影联系我,想要在比赛的过程中插播征婚广告!对方说广告费多贵都没关系!这是个好机会啊老师!”


“如果真的有人受伤,我们会及时叫停的。”鹿丸继续道,“但是,你既然作为木叶的七代目,就要有七代目的自觉!我们一起努力,建设木叶的四个现代化吧!”


 


(10)


首先,作为鸣人的伴侣,木叶的七代目夫人,一定要能“出得厅堂”。也就是说,火影夫人必须要能登得上大场面,不一定要美若天仙,但至少衣着得体,干净整洁。至少,在陪同七代目出使其他忍村,或其他影来访的时候,不至于被人笑话。


佐助(本体) VS  我爱罗这一场,考题就是“出得厅堂”。


卡卡西清了清嗓子,“考生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准备。之后,你们就把我们五个考官当成是五影,以火影夫人的身份和我们交流。”


言罢,佐助和我爱罗便各自准备去了。


 


我爱罗十分郁闷,他本来就只想和佐助一对一的较量而已,没想到题目居然不是战斗,还这么丧心病狂。不过既然已经决定参赛,那就要全力以赴,不能给砂隐村丢脸。对佐助来说也是如此,他并无意和我爱罗比赛,但他一定要打败那个无耻的假佐助。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初战一定要胜利才行。


 


一个小时后,两位考生带着斗笠,回到了考场。


先攻是我爱罗。他气势十足地揭开斗笠,一瞬间,光芒闪得各位评委睁不开眼。待光芒消去,鹿丸眨了眨眼睛,看向自己的这个小舅子。他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这是……”


只见眼前的我爱罗,虽然还是留着老式公务员的三七分发型,但头发梳得十分整齐,根根分明。他还上了头油,之前的红色光芒,正是他直顺的头发在太阳下,反射出的光芒。他刚才抓紧时间做了个面膜,保湿除皱,就连黑眼圈都淡了许多。他带上了一副黑框眼镜,在遮挡黑眼圈的同时,更显出一股文艺青年的儒雅。额头上的“爱”字,不仅显示出火影夫人很有学问,认识比划这么复杂的汉字,更显示出他心怀天下的广大胸襟。而他的身上,穿着砂隐村的民族服饰,彰显着他的另一个身份:砂隐村的风影。他和七代目的结合,正可谓强强联手!试问天下,还有谁敢觊觎木叶?!


旁边念完了解说词,我爱罗推了推眼镜,走到了目瞪口呆的考官团前。他彬彬有礼地鞠了个躬,“各位影,欢迎莅临木叶。茶水已经准备好了,这茶名叫‘朋友茶’,是我们木叶的特产,还请大家品尝。”


鹿丸扶住额头,小樱眼神游移,只有佐井非常淡定地喝了口茶,“不错,确实有一股朋友的清香。”


其实,讲道理,我爱罗做的并没有什么不对,但就是哪里都觉得不对。


在看一边的七代目,已经笑到了桌子底下,他用右手捶着桌子,笑得不能自已,“我爱罗你在干什么啊,这解说词谁写的?搞笑吗?!”


“…………”我爱罗推了推眼镜,“鸣人,你再笑下去,就算是同伴,我也要翻脸了。”


“抱歉抱歉,”鸣人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下一个,下一个。”


 


终于轮到后攻的佐助了。


佐助走到考场中央,慢慢地掀起了斗笠。


正在喝茶的七代目,“噗”的一声,把一嘴的茶都喷了出去。


只见眼前的佐助,还是那样的容姿端丽,肤若凝脂,目似流萤,但那一头秀发……


“为什么啊!”七代目喊得撕心裂肺,“为什么你要烫头啊!佐助!”


“这是今年最流行的发型。”佐助将刚刚烫好的一头卷发拨到了耳后,“而且,根据我的调查,这是最受高层夫人欢迎的贵妇发型,再历届X影夫人中,排行第一。”佐助不愧是曾经红遍了忍界的万人迷,连续四年当选木叶“最想被他拥抱的男性”TOP1,脸好就不说了,那小身材也是,随便一站就是一个造型。战后,他告别了大蛇丸,远离了蛇窟的营养(过剩)餐,自己一个人追寻大筒木的下落,减肥成功。就连曾经被狗仔队拍摄到“怀胎七月”的小腹,如今也是一马平川。虽然还是一袭黑衣,但在剪裁上下足了功夫,采用稍微硬挺的面料,用新潮的腰带勾勒出腰线的位置,展现完美的九头身比例。他微微侧头,便露出额发下,那独一无二的轮回眼。魅惑的漩涡状图案不仅表明了自己心有所属,更彰显了他“美丽的东西都伴随着危险”的野性,激起七代目的征服欲。有了这只眼睛,谁还敢进犯木叶?!


佐井念完了解说词,佐助便径直走上前来,他微微闭眼,再睁开的时候,右眼已经冒出了3个勾玉。


“你们别太随便,别把这儿当自己家一样,不然,”他说,清冷的嗓音中带着迷惑人心的磁性,“我会让你们想起,在当年五影大会上,被我支配的恐惧……”


“唉,这孩子”卡卡西叹了口气,“再怎么以强硬叛逆为卖点,这么说话也太过分……”


“佐助!”卡卡西还没说完,七代目已经拍案而已,“你的头发怎么回事啊!!到底谁干的啊!其苦求!!”


“村口的池师傅……”佐助摸着下巴,“怎么?不好看吗?”


“别听他瞎说!”考官春野樱也跟着站了起来,“鸣人!你的爱就这么肤浅吗!!真正的佐助控,难道不应该觉得佐助无论怎么样都好看吗!!你这样,我怎么放心把佐助交给你!”


“佐助当然怎么样都好看!”七代目振振有词,“但是,佐助也分好看和更好看啊!平时发型的助明明更好看!”
“槽点明明不在这里吧!”听不下去的鹿丸打断了他们。


“双方的造型都很奇葩,不相上下……”最后,卡卡西总结道,“但是很明显,佐助更加能够震撼七代目的心,但他在面对五影时的台词太糟糕了,太容易引起国际纠纷;相较之下,风影的应对更加得体……究竟该怎么判,考官团的内部也起了非常严重的争执,请大家稍安勿躁。在等待最终结果的这段时间里,请大家欣赏几个广告。”


 


“等一下,为什么要讨论?”小樱悄声问道,“咱们不都内定了,为了收视率,要让两个佐助最终对决吗?”


“这也是一种策略,”前六代目卡卡西意味深长地说,“等待的时间越久,观众们就会越期待……顺便还能插播广告创收。”


 


最后的结局当然是佐助获胜。对此,我爱罗非常有风度地伸出了右手,“非常棒的比赛,我输得心服口服,希望能和你下次再战。”


佐助甩了甩那一头波浪发,“没问题,我随时应战。”


只是下一次,希望能以普通的战斗进行比赛。


 


(11)


休息了30分钟后,第二场比赛开始了。


既然第一场比赛是“出得厅堂”,那么第二场,必然是“入得厨房”。


不错,木叶的七代目火影,肩负着木叶的未来,确实非常伟大。但更加伟大的,是在七代目的背后,默默支持着他的夫人。佐助(分身)和雏田,究竟谁更懂七代目的心?谁能更够让七代目在进行完一整天的工作,疲惫地回到家后,吃到一顿美味的晚餐?谁能让他彻底放松身心,准备迎接第二天的工作?!


第二场比赛,比得就是厨艺。和第一场比赛一样,准备时间是一个小时。


日向雏田握紧了拳,“论实力,我确实无法和佐助君相比,但如果比赛的题目是晚饭的话,我,我还是有一线生机……”


“哼。”面对雏田的决心,分身助只是冷哼一声,准备食材去了。


 


一个小时,两位考生回到了考场。先攻是雏田,她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主菜是红烧鲈鱼,另外还有清炒西蓝花、蒜蓉油麦菜、西芹百合等很多蔬菜,提供了人体必须维生素,确实是一顿既美味又有营养的晚餐。


春野樱吃得不亦乐乎,“雏田,没想到你厨艺还不错!”


其他的考官也对雏田加以褒奖,让本来就害羞的女孩更加羞涩。


但反观七代目,他虽然也夸赞雏田的手艺,但在吃饭的时候,他明显有些犹豫。这不能怪他,他真的不爱吃蔬菜,但颇有绅士风度的他,为了不让雏田难堪,虽然不爱吃蔬菜,他还是强忍着内心的不适,一筷子一筷子地夹着菜。


 


“鸣人,不想吃的话,就不要吃了。”这时,分身助走上前来,从他端着的托盘里,散发出一股熟悉的味道。


闻到这股味道,七代目的眼睛马上就亮了,“一乐拉面!!”


“没错。”分身助走上前来,他竟然毫不避嫌,光天化日之下,就坐在了七代目的大腿上,掰开方便筷,挑起一根拉面,“来,鸣人,张嘴。”


这这这…………这他妈是天堂吗!!!!


鸣人刚缓过来没多久的大脑,又一次短了路。


最爱的佐助坐在怀里,喂他吃最爱的一乐拉面……在那一瞬间,鸣人觉得,洒家这辈子,值啦。


“等、等一下!”雏田弱弱地开口了,“用一乐拉面,不算犯规吗……”


“规则上确实没有说,晚饭必须要自己做……”卡卡西沉思了一会儿,“一乐拉面是鸣人最爱的食物,利用这点固然很好,但在营养上……”


“营养的话,还是雏田更胜一筹……”


“佐助……一乐拉面里怎么有胡萝卜啊!还有西蓝花和芹菜……”就好像要反驳鹿丸他们似的,七代目嘟着嘴抱怨道。


“这是我自己加的。”分身助夹起一朵西蓝花,“为了让你更好地在床上……不,是工作,摄取营养是必须的,我按照当年大蛇丸给我的营养食谱,和一乐拉面进行了结合。”


“可是我不爱吃蔬菜啊……”七代目的表情很是委屈。


“乖,把这个吃了,我给你奖励……”


“什么奖励?”


分身助靠在鸣人身上,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了什么。


鸣人的脸忽然变得通红,甚至有鼻血流了出来。


“我吃!我什么都吃!!”


“这才乖。”分身助宠溺地在七代目头发上胡噜了一把,之后,他夹起一个胡萝卜条,把一段放进自己的嘴里,另一端放进鸣人嘴里。


“来,我们一起把它吃了。”因为叼着胡萝卜,分身助口齿不清地说道。


 


“千鸟!!”


就在木叶电视台的收视率马上要再创新高的时候,本体助终于受不了了,一个千鸟照着分身助劈了过去。


“等等!我们还在啊!”因为同坐在考官席上而受到波及的鹿丸等人非常不满。


“你这家伙!干什么啊!”分身助怒不可遏,他拉着被千鸟电出了爆炸头的鸣人,斥责道,“你自己烫了个傻头,就想拉我们一起下水吗!”


“你说什么!我这发型可是今年最流行……”


“丑死了。”分身助言简意赅。


“你他妈……”


“等等!先别打!”佐井拍了拍两个佐助的肩膀,“第二场比赛的胜负已经没有悬念了,相信不仅考官,各位观众心里也已经有数。你们就把胜负,留到决赛的时候吧!”


 


(12)


决赛没有悬念,冠军将在两位佐助中产生。其实,能够做到“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夫人了,对一般的家庭来说,确实是这样。但是,作为木叶的七代目夫人,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考察点,那就是:武力值。


众所周知,七代目作为九尾的人柱力,一直是大筒木一族的目标。除了大筒木,也经常有不法分子觊觎七代目和九尾。七代目夫人,同时也是七代目的贴身保镖,在敌袭出现的时候,他是否能保护好七代目不被敌人夺走?


在比赛之前,我们先来采访一下现场的观众,你们觉得谁会胜利?


佐井作为临时记者,对坐在观众席上的忍者和普通人进行采访。其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水影表示:“两个都是非常好的男人啊!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七代目。无论是哪一个,输的人请考虑一下我好吗?”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山中井野则表示:“谁输都觉得好可惜啊,咱们打个商量,不能3P吗?”


不愿透露姓名的木叶丸则替他们排起了班:“一三五这个佐助师母,二四六那个佐助师母,星期天休息……”


最后,虽然没有被采访到,但不愿透露姓名的科学家大蛇丸对着镜头呐喊:“两个佐助!两个宇智波!这真是极好的!!大筒木一族的科学家你们在看吗?看到的话请联系我……量产轮回眼不是梦…………”


“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大蛇丸的镜头被硬生生掐掉,佐井对着摄影机,面露微笑,“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大家不要离开,我们广告之后再见。”




TBC




究竟哪个佐助会胜利?!请听下回分解(你他妈……)





评论

热度(448)

  1. 沉默的鱼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