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包养关系(7~9)

白川:

感情进展非常缓慢的3话……


感谢大家的喜欢www


前文连接:


01~03  04~06




(7)


漩涡鸣人作为知名导演波风水门和国际名模漩涡玖辛奈的独子,活了25年,第一次听说,有人要包养他。还是一个足足比他小了8岁,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偶像。


意外的感觉挺不错。


但漩涡导演是个有良知的社会人,不会乘人之危的那种。他把小偶像安排在自家二楼的客房,就在自己卧室旁边。宇智波佐助13岁时出道,就开始基本脱离家庭,自己一个人生活,烧得一手好菜。他自告奋勇,在电影开拍之前的这段时间,主动承担下做饭的工作,这种知恩图报的品德,让漩涡鸣人很是感动。


从此他过上了一日三餐全部都是番茄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身为金主的漩涡导演愁眉苦脸地对自己的包养对象宇智波佐助哭诉:“咱能不吃番茄了吗,天天吃番茄,我的脸都是番茄色了。”


“这不挺好的吗?”因为身高差的关系,17岁的佐助踮起脚尖,才能在鸣人的脸上轻轻地捏上一把,“白里透红,看着气色不错。”


“……!”鸣人一愣,这还没开始包养我呢,就调戏上了?


一边有名无实多日的厨师激动地双手捧脸,“你们这是虐狗啊少爷!”


 


就在漩涡鸣人马上要对番茄忍无可忍的时候,电影终于开拍了。漩涡鸣人当时就吃了一碗味增拉面作为庆祝。


片场上大牌云集,都是实力派演员,小偶像宇智波佐助就显得有点不够看了。出身演艺世家,虽然年龄不大但表演经验丰富的犬冢牙看他就很不顺眼——基本上,他对长得比自己帅的人都挺看不顺眼,甚至主动过去挑衅,他单手叉腰,站在坐在地上看剧本的佐助身前,日光下,他的身影在剧本上打下一片阴暗,“喂,偶像。”他说。


被挡住了光线的佐助很是不爽,但又懒得和牙理论,便往旁边坐了坐。


“别无视我啊!小鲜肉!”牙跟过去,继续挡在佐助身前,“我大概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选你做男二号,不就是看你脸好粉丝多?但我提前告诉你,演戏和你平时的工作可不一样,露个笑卖个萌就皆大欢喜了,演戏可是很需要功底的!你小子别拖累我们!”


童星出身的日向宁次正好路过,成熟稳重的他觉得自己应该在这里打个圆场,“别说的太过分了,牙。”


“你说的不对。”佐助干脆合上剧本,站起身,直视着牙的眼睛,“我之所以能得到这个角色,和我曾经是偶像没有关系。”


“曾经?什么意思?你不做偶像了?”牙一愣,“没听说啊。”


“现在还没有公开。”佐助道,他指了指在一边和制片人开会的漩涡鸣人,“我现在的身份,是漩涡导演包养的演员。”


牙和宁次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做何表情。正尴尬的时候,剧组的化妆师卡卡西笑眯眯地叫住了佐助,“宇智波佐助对吧?过来化妆了。”


卡卡西给佐助化妆的时候,漩涡鸣人就蹲在佐助身边给他说戏,“剧本你也看了吧,今天拍的这一幕,是男主和男二第一次意外接吻。你不用担心,也不用真吻,到时候呢,你就这样,把脸侧过来一点,我也侧一点,这样在拍摄起来,就好像我们真的亲上了一样……”


“别开玩笑了!”佐助皱起了眉头,拍案而起。


“佐助,不要任性!”鸣人安抚道,“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个吻戏是一定要拍的……”


“呵,偶像就是偶像,”缓过神来的牙赶紧加个嘲讽,“还没开始拍戏呢,就挑三拣四起来了。”


“佐助,坐下,”卡卡西也皱紧了眉头,“你的妆还没化完……”


然而佐助不理会他,只是忽然揪住了漩涡鸣人的领子,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当着全剧组人的面,吻了他。


是的,吻了他。


还是湿吻,把自己的舌头硬塞进对方嘴巴里的那种。


“你你你……你干什么……”好不容易等佐助愿意放开他,鸣人捂着自己的嘴,往后退了好几步。


“不用真吻?调整角度?看起来像真的亲上了一样?”佐助十分豪迈地抹了自己的嘴巴一把,“别开玩笑了!这就是你们的职业态度吗!都给我认真一点!为了让这部戏成功,我已经决定了,不管是吻戏也好,床戏也好,我都可以真枪实弹的上!”
“床、床戏真的不行……”鸣人连连摆手。


“不要用你们的不敬业拖累我,”佐助抱着手,目光坚定,“我可是要凭借这部戏,一跃成为火影的男人!”


“火影?”


佐助点点头,“火之国最年轻影帝,简称火影。”


“挺好的,比火帝好听,”卡卡西认同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可以坐下来了吗?你的妆才化了一半。”


一边的牙非常感动,他走了过来,“刚才是我误会你了!你虽然没有经验,但你这么豁得出去,一定能成为一个好演员!”


“你拥有一个演员的灵魂。”宁次也赞许地点点头,“一个人,不管他从事什么职业,只要他有一个高尚的灵魂,那么他就是一个高尚的人。我看,你被漩涡导演包养,也是有什么苦衷吧,你跟我们说说,是不是被漩涡导演乘人之危了?你有什么困难,我们都愿意帮助你……”


漩涡鸣人:“喂,我还在这里……”


“并没有。”佐助思考了一下,觉得漩涡鸣人愿意帮他实现做演员的梦想,支付他的违约金,还提供给他练习台词的地方,人实在是太好了,“我是心甘情愿被他包养的。”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卡卡西倒是不为所动,继续替佐助上底妆,“讷,初吻的味道怎么样?”他说。


“初……你怎么知道?!”佐助一惊。


“你的脸红成这样,就别假装经验丰富了。”卡卡西叹了口气,“多少粉底都盖不住你脸上的红。话说,初吻是什么滋味?是不是酸酸甜甜,柠檬的味道?”


佐助低垂了眼睑,右手食指划过嘴唇,声音微弱几不可闻。


“味增的味道……”


 


与此同时,漩涡鸣人背对着佐助和卡卡西,满脸通红。


母胎solo了25年的他,蹲下身,拼命压抑住下腹部的一阵燥热,嘴里喃喃自语。


“番茄的味道,”他说。


 


(8) 


拍片还没几天,宇智波佐助是漩涡导演包养的演员这件事,全剧组都知道了。


牙拍着胸脯表示,真的不怪他,他就告诉了志乃、井野、天天、小李、丁次、鹿丸、佐井这几个人,看看,掰着手指头都数得过来。


事实上也真的不怪牙,漩涡鸣人因为兼任了导演和男主的工作,每天完成了自己的拍摄部分之后,还要留在片场,和编剧、制片等讨论镜头的取舍,通常都会工作到很晚。佐助就借住在鸣人家里,每天和鸣人一起回家。在鸣人讨论问题的时候,他就坐在演员休息室看剧本,揣摩剧中的人物,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这样的话。


某一天,鸣人和自来也、纲手对拍摄的某些镜头有一些争议,讨论到了凌晨一点钟。鸣人走进休息室接佐助的时候,发现他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台本掉在了一边。


佐助当时还带着耳机。25岁的鸣人忽发奇想,想听听看现在年轻人之间,都在流行什么音乐。他摘下佐助的耳机,放入自己的耳中,动作轻巧。


入耳处,雷声轰鸣。


鸣人马上就明白了,他在习惯雷声。


因为剧中的男二是个忍者,查克拉的属性是雷。别说是个17岁的少年了,就是成年人,在听到轰鸣的雷声的时候,都难免会觉得胆战心惊。但是,如果自己的招数就和雷有关系,那么被雷声吓到,就会非常不自然。佐助不是演员科班出身,不懂得控制微表情的方法,他只有让自己熟悉这样的声音,才能做出自然流畅的表演。


——自己这个赌注,看来是真的下对了。


鸣人将佐助打横抱起,少年大概是真的累坏了,即使这样都没醒。走出演员休息室的时候迎面遇上了自来也,鸣人怕吵醒怀里的少年,只是对自来也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自来也看着他们渐渐走远,脸上露出了了然的微笑,“啧,年轻人。”


 


还有中午吃饭的时候,佐助偶尔会拿出两份一模一样的番茄便当,和漩涡导演分着吃。这让片场的单身狗们分外羡慕。终于有一天,牙绷不住了,他凑到佐助身边,悄悄问,“诶,你以前当偶像的同事里,有没有和你差不多的,还没被包养的。我也想包一个了……”


佐助非常认真,“好,我帮你问问。”


倒是其他人都嘲笑起了牙,“就你那片酬,还是先养你自己吧。”


顺便一提,佐助后来真的给大蛇丸打了电话,问他公司里有没有还想被包养的偶像,这让大蛇丸哭笑不得。


“我们是正经的娱乐公司,”大蛇丸表示,“我们真的不提供偶像的包养业务。”


 


总之,佐助要借其成为“火影”的这部戏,一直在有条不紊、顺利地进行着。然而不久,第一个瓶颈就来临了。


 


(9) 


那是佐助扮演的男二在剧中,第一次比较强烈的感情冲击。


怪不得大蛇丸曾经说过,男二的角色是为佐助量身定做的,他和佐助同样以“对哥哥进行复仇”为目标。只是,当男二最后真的杀死了他一直当做目标的哥哥时,当最后哥哥对他说“原谅我”的时候,他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那感情应该是相当微妙的。佐助看过剧本,知道哥哥之所以背叛男二,其实是有自己的苦衷的,哥哥本身也希望自己能死在男二手中。而男二在被哥哥背叛之前,一直对哥哥相当敬爱,之所以后来对哥哥的恨那么深,也是因为之前对哥哥的爱太过深厚。当他知道自己哥哥其实是无辜的的时候,想必是非常懊悔吧。但问题在于,当他杀死自己哥哥的时候,还是不知情的。


那应该还是恨吧,以及复仇成功的爽快感,还有大仇得报后,心里空落落的感觉。然而不管他怎么演,漩涡导演都觉得不够火候。


这一幕已经拖了太长时间,甚至剧组中都开始有人窃窃私语“果然这么重要的角色还是不应该让偶像来演……”,佐助越是焦虑,就越是演不好。但漩涡导演又相当执着,不肯删去男二大仇得报后,表情特写的镜头。


看到佐助为这件事着急,每顿只能吃三碗饭,鸣人也很心疼。“别着急,”他拍着佐助的肩膀,“或者我们可以试试先拍后面的部分,报仇的部分可以留到最后再拍。你可以再多揣摩一段时间。”


佐助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我们先拍下一幕吧,”漩涡导演说,“就拍男二在山洞里换眼睛的场面……”


 


这时,导演助理春野樱,拿着手机,面色凝重的走了进来。


“佐助,你的电话,”她说,“是你妈妈打来的。”


“现在还不到休息时间吧,”佐助皱眉道,“跟她说,我过一会儿会给她打回去。”


“不行,这个电话你一定要接,”春野樱说,她轻轻咬住了下唇,表情似乎很痛苦,“非常……重要。”


佐助一脸狐疑地接过电话,电话里,美琴妈妈泣不成声,当他听完妈妈的哭诉后,脸色瞬间苍白。


“漩涡导演,我要请假。”他说,“我必须马上去医院。”


“到底怎么了?”鸣人也跟着紧张起来,“从没听过你要请假……发生什么事了?”


“我哥哥……”他说,“病危了。”


“什么!”鸣人抓住佐助的手,“快点,我送你去医院!”


“不,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因为紧张,佐助的声音都在发颤,“你是导演,剧组离不开你……”


“现在你的事比较重要。”鸣人拉着佐助就向停车场跑去,“我们马上就过去。”


 


火之国木叶市立医院。


佐助冲进鼬的病房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父亲,坐在病床边叹气,而母亲一边拉着哥哥苍白的手,一边用手帕抹着眼泪。病床上的哥哥,憔悴得厉害,他双颊凹陷,嘴唇发白,就连法令纹都更加清晰了。他非常瘦弱,均码的病号服穿在他的身上,都有一种oversize的时尚感。鼬身体上连接着各种颜色的导线,旁边的机器上显示着他的心率和脉搏,都已经相当微弱。


“……佐助……”看到佐助进来,鼬拼命努力,挣扎着想坐起来,然而却只是徒劳。


“哥哥!你,你到底……”佐助跑到哥哥的病床边,看着那消瘦到不成人形的身体,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是肺病……”美琴妈妈抹着眼泪,“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鼬说,当演员是你毕生的梦想,他不想耽误你拍戏,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


“为什么……”在几年前,自己离开家的时候,哥哥明明还是那么的健康,还会逗着自己玩,“这不是真的!你们在骗我……”


“我也希望我们是在骗你,”富岳伤心欲绝地闭上眼睛,他的声音里透着浓重的疲惫和哀伤,“但仪器上的数字,是不会骗人的……”


“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妈妈说不下去了,伤心地背过脸。


“佐助,你过来……让我再看看你……”鼬对着佐助的方向,茫然地伸出手。


“哥哥……”


“对不起,佐助,看来,我没办法,看到你当上影帝的那一瞬间了……”鼬说着,忽然猛烈地咳嗽起来,他用右手捂住嘴,可以看到鲜血顺着指缝流了下来。


佐助双腿发颤,站都站不稳,直接跪了下来。


“我知道,我对你做了无法原谅的事……”鼬嘴角带血,看着他,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你永远不原谅我也没关系,无论将来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一直爱你。”


“哥,我……”


然而话没说完,耳边却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哔——”声。


佐助茫然地看着鼬身边的仪器,心电图那里已经变成一条笔直的线,毫无波动。


浑浑噩噩中似乎有护士进来,有人将手放在他的后背,想要安慰他,让他不要太伤心。


然而佐助只知道,他不恨了。


那些所有让他深恶痛绝的恶作剧,他都不恨了。


印象中是哥哥伸出右手,轻轻敲击自己额头的模样;是自己生病的时候,哥哥背着自己去医院的情景;是在地震的时候,哥哥对他说,“别害怕,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的声音。


他的人生,是和哥哥紧密相连的。如果没有哥哥,那么演员也好,影帝也好,都再不重要了。


有人拍他的肩膀,他转过头,眼神空洞,不知不觉之时,早已泪流满面。


 


在他的对面,是一台巨大的摄影机。


“拍下来了?”卡卡西问,负责摄影的月光疾风,一边咳嗽一边对卡卡西竖起了大拇指。


诶?怎么个情况?


佐助看向鸣人,鸣人对他摊了摊手,也是一脸茫然。


美琴妈妈也凑了过去,“我看看拍的怎么样?”


卡卡西点头说,“就是这个表情,特别到位。到时候把背景换一下就行了。”


“卡卡西,这是怎么回事?”


“哦,因为你这场戏老过不了,大家都挺着急的,我就想,能不能找鼬想想办法。”卡卡西拉了拉口罩,“这件事,纲手和自来也他们都知道。”就是没告诉鸣人,大家都知道鸣人是佐助的金主,而且对佐助这个包养对象非常疼爱。生怕鸣人看佐助伤心,一个心疼,就把计划告诉了他。


“等等,卡卡西,你们认识?”鸣人问。


“当然,”鼬瞥了一眼鸣人,”你都没调查一下吗,我当上影帝的那部电影,就是和卡卡西合作的,他以前就是我的化妆师。”


“我愚蠢的弟弟,”鼬说着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不用感谢我,作为哥哥,比你多出生几年,理应走在你的前面,在你成长的路上,为你扫清障碍。在你迷惘的时候,为你拨开迷雾。”


“…………但是,仪器…………”


“你的观察力不行啊。刚才我跟你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把链接心电图的导线拔下来了。”


“不愧是影帝!”卡卡西对鼬的演技十分欣赏,“演得太像了!”


“卡卡西前辈,过奖了。”鼬说,“我现在只想好好吃一顿,为了演出病弱美青年的效果,饿了好几天了。”


“宇智波鼬,我恨你!”佐助一边胡乱摸着眼泪,一边咬牙切齿地说。


“没关系,我愚蠢的弟弟,”鼬用餐巾纸擦着嘴角的假血,“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会一直爱着你……”


“这孩子真可爱,”美琴走过去,揉着佐助的头发,“好啦,妈妈知道,你最喜欢哥哥了。”


“漩涡导演……”佐助瞪着大眼睛,眼泪汪汪地看着鸣人,“你和他们也是一伙的?”


“我真不是!”鸣人说,当鼬的戏演到一半,他看到月光疾风扛着摄影机进来的时候,也是一脸懵逼。


“我不信!”佐助一把推开鸣人,哭着跑了出去。


“佐助!等等……”


鸣人刚想追出去,忽然被人抓住了肩膀。


他回过头,正对上鼬那刀子一般的眼神,“漩涡导演,关于最近我弟弟的一些奇怪的传言,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TBC

评论

热度(672)

  1. 醋意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
  2. 沉默的鱼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