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包养关系(14~15)

白川:

好啦,连载到这里,相信大家也看出来了,明明顶着这种开车题目,但其实就是一篇搞笑文,感谢大家的喜欢!


如果大家看了感觉开心,那我就很开心啦>< 爱大家!


顺便这里统一回复一下!问得比较多的《三观不正》、见家长那几篇文,我还没有放弃!我一定会更新的!但是我很苦恼就是我的手速根本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一边填坑一边开新脑洞简直了……会努力产出更多的_(:з」∠)_


再次感谢留言和喜欢!


前文连接:


01~03  04~06  07~09  10~11  12~13 




(14)


大家都知道,会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说出“你好,我是漩涡导演包养的演员。”的宇智波佐助,是个非常耿直又坚定执着的boy。这样的性格,难免会直接跑到正在拍戏的漩涡导演面前,当着全剧组的面,一本正经地对他说,“请给我看你的小鸡鸡。”


但日向宁次是个好人,个性成熟稳重不惹事的那种,他赶紧站起来,试图拦住佐助,但马上就被我爱罗和佐井一左一右架了起来。


反应迅速的“电影神童”我爱罗表情严肃:“你要干什么?你刚才没听佐助说谁都不许拦他吗?!”


佐井也点头附和:“咱们老老实实地看戏不好吗?”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事情都快被你们搞死了。


“你就不说点什么吗?”宁次看向牙,“你不是很尊敬漩涡导演吗?现在他要被自己包养的演员脱裤子了啊!你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吗?”


“我的内心也很挣扎,”牙于是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他摸着自己的胸口,同时配合地表演出了痛苦的表情,“我也不想看到漩涡导演被当众脱裤子,但是,但是!只有这样,‘漩涡鸣人的小鸡鸡很小’这样的谣言,才能不攻自破……我也是为了漩涡导演好啊!”


演,你就继续演。日向宁次瞬间觉得自己周围都没好人了。


 


但是他们都算错了一点。那就是,宇智波佐助虽然只有17岁,还很单纯,但他也是会学习的,或者应该说,他正处于一生中最适合学习的年龄。


漩涡鸣人正坐在导演的位置上拍戏,指点着演员的表情动作。现在直接去叫他脱裤子,这不现实。而且片场还有女演员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裤子也不太好。佐助思考了一会儿,就拿了一瓶水走了过去。


“漩涡导演,累了吧,喝口水休息休息。”佐助把水递给了鸣人。


“哦哦,多谢。”鸣人拍戏非常投入,也没多想,就拿过水喝了起来。


“你多喝一点,”佐助用期待的眼光看着鸣人,“全喝完也没关系,我这边还有。”


“呃……不用了。”鸣人只喝了两口,就擦了擦嘴,将水放在脚边,“佐助你去休息吧,一会儿还有你的戏。”


佐助感到有些挫败,但他是不会放弃的,他还在想其他的方法。环顾片场,佐助发现纲手制片人带来了西瓜当做慰问品,说要分给剧组的人一起吃。


佐助马上就拿起了一块,递给了鸣人。


“来,漩涡导演,吃瓜。”


“啊……好。”这孩子真是长大了,知道心疼人了。鸣人内心非常感动。


但是鸣人拍戏非常认真,全神投入,西瓜随便啃了两口,又要继续工作。这样下去,鸣人什么时候才能吃够上厕所的量!这让佐助非常焦急,他干脆拿了一个小勺子,让鸣人好好拍戏,自己就坐在一边喂他吃瓜。


“这什么情况?!”自来也目瞪口呆,“虽然他们平时就挺虐狗的,但今天这是演的哪一出?怎么感觉恩爱的程度又上新高?!”


纲手也是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躲在一边看戏的佐井表示不满足,“怎么不是直接扒他的裤子?我的手机录影功能已经饥渴难耐了。”


我爱罗则是对佐助更加欣赏:“不愧是要成为火影的人,成长得真快。曲线救国这一招用的不错。”


宁次冷哼一声,“你们拦住我,就是想看他们秀恩爱虐狗吗?”


“别着急,”我爱罗嘴角带笑,“佐助不是一个擅长忍耐的人。他快要有所行动了。”


果然,片场上,佐助等得着急,他直接站在了鸣人面前,“漩涡导演,厕所去吗?”


“我等拍完这一场再去……”鸣人终于发现了佐助的不对劲,“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对劲?”


“……你想多了。”


佐助于是干脆就坐在了鸣人的边上,鸣人刚刚拍完这一幕,“好,过了!”的话音刚落,就被佐助从椅子上揪了起来,“走,”他说,“我们去厕所。”


片场上,女演员天天迅速红了脸,“才刚拍完一场戏就要去厕所解决?他们至于这么饥渴吗?”


“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另一个女演员井野,不知道是不是脑补了佐助和鸣人厕所play的画面,一边摇着头叹气,一边豪放地流着鼻血。


“纲手老师你也说说他们啊!”静音作为一只单身狗,表示也很看不惯他们的所作所为,“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中,就要在剧组厕所当街艹干起来,这也太伤风败俗了!”


“到底是年轻人,血气方刚……”纲手叹了口气,“算了,随他们去吧。别耽误拍戏就行。”


“他们算挺注意的了,”化妆师卡卡西也替他俩说好话,“都没在暴露的地方留下什么明显痕迹。嘛,只要不增加我的工作量,我倒也无所谓……”


 


另一边,佐助一路将鸣人拉到了男厕所的小便池前,对他点了点头,“你尿吧,”他说。


“佐助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鸣人挠了挠头,迟迟不肯拉下裤子的拉链,“你这么盯着我看,我尿不出啊……”


“别这么纤细。”佐助双手抱在胸前,眉头微皱,“你不是以前和牙他们一起上过厕所?怎么没听说你尿不出。”


“…………那不一样好吗。我们一起上厕所,他也没盯着我看啊。”鸣人哭笑不得,“话说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让我上厕所?”


“漩涡导演,我……”佐助刚想说什么,忽然,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哥哥。


佐助背过身,接通了电话,通话的内容不外乎是一些他在片场表现得怎么样,跟剧组其他人处得怎么样,金主漩涡鸣人有没有把他怎么样……之类无关痛痒的问题。等佐助一一回答完,再一抬头,漩涡鸣人已经在洗手了。


“你……尿完了?”


“尿完了啊。”


“我就接个电话的功夫,你怎么就尿完了?!”


“…………就……尿完了啊……”鸣人一头雾水,难不成我还要等你接完电话再尿?


宇智波佐助握紧了拳头。


漩涡鸣人,那么多人都见过你的小鸡鸡,唯独不让我见?你安的什么心。


我是不会放弃的。


 


当天晚上,漩涡宅。


平时泡澡的顺序,一直是他排在鸣人之前。这次也不例外,洗澡水烧好以后,鸣人便敲开他的房门,“佐助你先去泡个澡吧,缓解一下疲劳,明天还要早起拍戏。”


“今天你先去吧。”佐助说,“我还在研究剧本,有一个地方还想多揣摩一下。”


“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鸣人说,“也可以问我爱罗,他拍戏经验丰富……”


“我知道了。”完全不想听到我爱罗的名字,佐助打断了他,“我想尽量靠自己的力量想明白。总之你先去洗。”


“哦,好吧……”鸣人不太明白佐助为什么忽然不开心,不过,青春期的男孩子,总是有很多情绪上的小波动,自己在佐助那个年纪也是有些喜怒无常的。这么想着,他体贴地为佐助关上了门。


 


等过了大约五分钟,佐助开始行动了。他想着,这个时候鸣人应该已经脱光了衣服,开始泡澡之前的淋浴了。他只要假装看剧本看得太投入,忘记鸣人在浴室,直接走进去就可以了。虽然这个理由很烂,但反正他的目的,只是鸣人的小鸡鸡而已,只要能得偿所愿,理由什么的便也无所谓了。


果然,当他走到浴室外面,听到里面淋浴的声音,他的心跳不自觉地加速,一抹得意的微笑爬上了他的嘴角。


就是现在!鸣人的小鸡鸡!我来了!


他坚定地推开了门。


 


红头发的青年正在洗头。他听到开门的声音,便转过身,“鸣人吗?把东西忘在浴室了?”


因为就是冲着小鸡鸡去的,佐助推门的时候目光直奔对方胯下。所以,当他看到那一丛红色的毛发时,就知道看错人了。


问题是,他不想看,但已经来不及了。


让客人先洗啊!漩涡鸣人你怎么这么会做人!!


浴室里尽管水雾缭绕,但佐助,还是,看得,很,清楚。


太他妈的尴尬了。


我爱罗冲掉了头上的泡沫,睁开眼睛看清来人,“佐助?有什么事吗?”


佐助“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他一路小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头扎进床上,将脸埋在枕头里,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了自己房门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他以为是鸣人,便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为什么,自从白天和佐井他们讨论完鸣人的小鸡鸡以后,他现在看鸣人,都是先看胯下。


这大概是什么心理暗示吧,他想。


可惜了,看这胯下,还是我爱罗。


佐助又趴了回去,天地良心,他对我爱罗的胯下,半点兴趣都没有。


“佐助……”我爱罗只穿着浴袍,在他的床边坐下,“虽然我也说过了,你无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但我觉得吧,问问题还是要挑一下时间的,比如我洗澡的时候最好就不要问,同理上厕所的时候……”


“我刚才并不是想去问你问题。”


“那你是……”我爱罗露出了尴尬的表情,“我知道你肯定没有这个意思,但姑且还是说一句,并不是只有异性之间的某些行为,才能被称为X骚扰……”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佐助闷闷地说,“你只穿浴袍,大晚上跑到我房间里干什么?”


“告诉你可以去洗澡了。”


“…………”


过了一会儿,佐助才开口道,“你说,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问你?”


“任何问题。”我爱罗想了想,补充道,“但是关于鸣人的小鸡鸡,我看的时候都是好几年前了,现在肯定已经不一样了……所以如果你想问他的小鸡鸡长什么样,我也只能给你画出个大概的样子……”


“白天的时候,”佐助不搭理他这茬,继续问道,“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应该看过鸣人的小鸡鸡?在一段正常的包养关系中,当事人双方,是否有义务要看对方的小鸡鸡?”


“这……”我爱罗眼神游移,“这我作为第三方,不好回答你啊……”


“你但说无妨。”


“那我就直接问了,”我爱罗道,“你们至今为止,睡过吗?”


“你为什么要用一个问题,来回答我的问题?问题是不能回答问题的。”


“佐助,你很单纯,”我爱罗拍了拍他的肩膀,“或许正是因为你的纯粹,才会被鸣人视若珍宝。你听着,不管别人怎么说,如果鸣人觉得你们这种包养关系是正确的,那就是正确的。”


“我不懂你的意思,”佐助皱眉,“你就好像在说,我们现在的关系,有什么地方是不正确的一样。”


“佐助你……从来没看过偶像爱情片吗?家庭伦理剧呢?”


“我不太看。”佐助坦诚道,“哥哥是动作片出身,我想在哥哥擅长的领域超越他,所以至今为止,基本都只关注动作片而已。”


“……你等等。”


我爱罗说完便离开了房间,过了几分钟,他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kindle。他将kindle交给佐助,里面有几本电子书,分别是《契约情人》、《包养关系》、《爱的包养》、《我的金主情人》等。我爱罗表示,我这人不太看BL,但是好在,我有一个深谙此道的姐姐。这几本小说都是她推荐的,相信对你会有很大的帮助。


至于姐姐在电话里无比紧张地问,“你要干嘛?你要包养谁吗?还是要被谁包养吗?!去了趟火之国,你的人生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吗!!”就不用告诉他了。


在离开佐助房间的时候,我爱罗暗暗叹气。


我可真是一个好朋友啊,他想。


 


(15) 


等我爱罗走后,一向认真刻苦的佐助便开始抱着kindle研究起来。他先打开的,便是那本《包养关系》,看这标题,佐助天真的以为,这是介绍一段正确的包养关系的教科书,然而,看着看着,他的脸色就变了。


 


看名字也知道,《包养关系》是一部很俗气的小说,典型的渣攻贱受那种。里面的白莲圣母小受为了凑钱给哥哥治病,不得以只好卖身。攻是个不务正业的富二代,虽然被作者描述为“年轻有为,智商超群”,但他在小说中做的唯一比较有建设意义的事就是艹受,变着各种花样艹受。其他展现他有智商的地方,作者一个字也没有写。攻觊觎受的美貌,于是包养了受,然后就开始了各种不可描述。攻一开始看不上受,以为受就是为了钱卖身的妖艳贱货,虐身虐心。最后,攻终于了解到受是一朵有着高尚灵魂的白莲花,于是真心爱上了他,还为了他抛弃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和受远走高飞。未婚妻表示我是做错了什么,真是哔了狗了。然后又是一段不可描述,小说就结束了。


我爱罗其实很体贴了,他考虑到了佐助还未成年,给他的都是R17的小说,里面虽然有关于sex的描写,基本都拉了灯。佐助虽然单纯,但绝对不傻,那种比“一夜过去”要明显得多的X暗示,他看得懂。


不,等等,冷静。佐助在内心对自己说,也许,也许我和鸣人才是正确的,他们这种才是不正确的,毕竟,天天这么不可描述,对肾不太好吧。这么想着的他,又打开了第二本小说:《契约情人》。


《契约情人》和《包养关系》大同小异,只不过这一次,是受觊觎攻的美貌和才华,于是包养了攻。攻一开始以为受是个典型的妖艳贱货,爱的只是他的身体,各种看不上受,不可描述的时候也不手软,虐身虐心。最后发现,受这朵美丽单纯的白莲花,暗恋自己好几年,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只好用“包养”这种蹩脚的借口。后来攻又发现受得了绝症,对受温柔了起来,一番不可描述之后,受奇迹般的好了。哇,原来不可描述还可以治百病哦!那还要医生何用啊!反正后来攻就真心爱上了受,HE达成,小说就结束了。


 


佐助就这样一边在内心吐槽,一边把好几本小说都过了一遍。原来,除了他和鸣人之外,其他的处于“包养关系”中的人,都看过对方的小鸡鸡,不仅看过,还要摸过舔过,要邀请对方的小鸡鸡在自己的哔——里过夜。佐助觉得自己好气哦,太气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里,都没有人跟自己解释过,所谓的“包养关系”,是要对对方的小鸡鸡做出各种不可描述的事呢!这太过分了!


直直地看着kindle暗淡的屏幕,佐助的脑海中回响起了鸣人的那句话:


“我们之间,没有谎言。”


“我绝对不会欺骗你。”


佐助握紧了拳头,他决定当面去找漩涡鸣人对峙。他倒要看看,漩涡鸣人还有什么话要说!


 


漩涡鸣人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和我爱罗商量剧本,他穿着自己的小青蛙睡衣,盘着腿坐在床上,我爱罗则是坐在床边的沙发上,两人正讨论得起劲,房门忽然就被“咚”的一声踢开了。


鸣人差点以为进了贼,紧张地抬起头,就看到自己包养的未成年小演员,满面怒容地瞪着自己。我爱罗一眼瞥到了佐助手里的kindle,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不好意思,也挺晚的了。”红发的青年清了清嗓子,“我明天还有戏要拍,先睡了。”


开玩笑,这种修罗场我才不要被卷入好吗。


当然在隔壁的房间里偷听就是另一回事了。


待我爱罗离去后,佐助几步走到了床前,身手敏捷爬上了鸣人的床。因为鸣人盘腿坐着,而他是半跪着的原因,他此刻看起来,似乎要比鸣人还要高大似的。


主要是,他周身笼罩着的冰冷怒气,让人不寒而栗。


“漩涡导演,”他说,他漂亮的脸离鸣人不到2公分,直视着鸣人那如天空般纯粹透亮的蓝色眸子,佐助一字一句地问你,“我有话要问你。”


“那个……”鸣人咽了口口水,“在那之前,你可以先把裤子穿上吗?”


诶?






TBC

评论

热度(532)

  1. 沉默的鱼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