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Nya Nya

二月七日凛冬:

★一个佐助被○得●●叫的故事


★睡眠√道具√


★一切恶趣味属于我,一切可爱属于他们




Nya Nya


“所以说……噗……”漩涡鸣人把快要喷出来的爆笑死死的压在喉头,“你因为不小心踩到了猫婆婆那里的猫咪的尾巴,惹到了人家,所以被一只小猫咪的忍术击中了?”


佐助看着鸣人因为憋笑变得通红的脸颊,面无表情地在便签本上写到:“是的。”


写完了这两个字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写到:“不是小猫咪,是忍猫。”


“啊,好好好,我知道是忍猫了,噗……”鸣人看着黑发的恋人一本正经的样子,在觉得好笑之外,又有些甜蜜的笑意挤到了喉咙里。


“……”佐助看了他一眼,提起了笔,“忍术的效果只有今天而已。”


“嗯嗯。”鸣人伸过头去看佐助写字。


“今天一天我都不会再说话了。”


“啊……”金发少年点了点头,“虽然写字有些麻烦,但也只能这样了。可是,牙他们说今晚要请我们吃饭哎!怎么办?”


“你去吧,我不去了。”


“不好吧佐助……”鸣人挠了挠微微泛红的脸,“他们要我们两个一起去,说是祝贺我们在一起什么的……”


黑发少年听闻此言睁大了眼睛。他是有些吃惊的,在他看来,他和同期的那些伙伴没有多少交集。在鸣人开始为了当火影做准备的时候,他也只和鹿丸的接触稍微增加了一点。虽说这次是庆祝鸣人结束单身,但是也邀请作为鸣人恋人的他,佐助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惊讶的。


“佐助——”鸣人挤到佐助身边,双手合掌,蓝盈盈的眼睛热切地看向黑发少年,“拜托了,一起去吧!”


“我知道佐助一直在为我努力着,其实大家,还有我,也都在为佐助努力。”鸣人认真地说道,“所以佐助可不可以尝试接受他们一下呢。”


黑发少年看着鸣人。他的恋人满脸真挚,说出的虽然是漂亮话,但的确是句句真心。自己现在作为鸣人的恋人,作为一个即将成为火影的人的恋人,也许的确需要迈出新的一步。


佐助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太好了!那我现在就和牙他们说!”金发少年得到了佐助的应允之后情绪立刻高涨了起来。他跳到电话旁开始打电话,挂了电话之后就开始翻箱倒柜找衣服了。


佐助也起身准备换下居家服。平日里的战斗服还是不穿了,聚会穿的随意一点应该就可以了。


“佐助,牙他们说晚上六点,在常去的那家烤肉店。哦,你不知道在哪里和我一起过去就可以了。”金发少年一边扒拉着柜子里的衣服,一边对着佐助说道,“奇怪,你有没有看到我的T恤啊?”


“喵……”


漩涡鸣人咬着嘴唇回过头来,在看到佐助吃瘪的表情后,终于爆发出了响亮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阳台。”写着如上字样的便签本精准的砸到了鸣人的脸上。即便如此,金发少年依旧没有停下笑声。


是的,他的恋人宇智波佐助,中的是“只能发出猫叫”这种奇怪的忍术,24小时之内有效。




晚上六点钟的时候,鸣人和佐助准时到了烤肉店。


“哦!他们来了!”眼尖的牙第一个发现了他们俩,冲着他们挥舞着手臂,“来,在这里!”


鸣人看到同期的同伴几乎都来齐了,便拉着佐助的手挤到了男生那边坐着。天天和小李早和凯老师约好了今天,所以他们俩倒是没有来。


“丁次已经点了不少了,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想吃的。”鹿丸把菜单递了过去。


“我看看啊……”鸣人翻着菜单,发现丁次的确点了不少,“佐助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佐助抬起眼看了看他。


“啊,哦……我差点忘了。”鸣人又露出了想笑的表情,努力抿了抿嘴,憋成了正常脸。


“佐助怎么了?”出于医忍的职业素养,坐在一旁的樱好奇地问道。


“嗯……佐助,嗓子有点不舒服……”鸣人挠了挠头,看了佐助一眼。黑发少年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茶,微微点了点头。


“这样啊……”樱发少女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那佐助君明天可以去医院看下,如果是发炎了吃点药比较好。”


佐助点了点头,面上稍微有些歉意。


“哦对了!”牙一拍脑门,“其实我们给你和佐助准备了礼物。”


“是哟,恭喜交往的礼物。”淡金发的少女在一旁附和道,“超可爱的。”


“不过先说好了,是佐井的口味。”


佐井微笑着冲雏田招了招手,白眼少女便从身后抱出了一个礼品盒。


“是这个。”雏田捧着绑着桃粉色缎带的黑色礼品盒,“那,那个,恭喜交往。”


紫发少女脸上有些微红,把礼物盒递了过去。


“啊,谢谢。”金发少年被同伴们这样正式的反应弄得也害羞了起来。


他刚伸出手要接住,雏田却把礼品盒一挪,递到了佐助手边。


鸣人:“……”


黑发少年看着少女突然递过来的礼物愣了一下。


“这个礼物,其实还是送给佐助君的。”雏田腼腆的笑了起来。


“虽然我是犬派,但这个真的挺可爱的。”牙说道,“恭喜交往啦。”


黑发少年看着昔日同伴们诚挚的表情,在惊讶之余竟然生出了一丝感动。也许他们是因为鸣人才在此汇聚一堂,但是……鸣人说的对,自己也该尝试迈出新的一步。


佐助郑重其事地伸出手捧住了雏田递过来的礼物盒,开口说道——


“喵。”


雏田愣了一下,桌边几个人瞬间齐刷刷看向佐助。


“佐助……”鸣人面色复杂地看向佐助。


“……”黑发少年别过脸,被发丝遮挡的耳朵变得通红。


“其实,其实佐助是中了奇怪的忍术,哈哈……”金发少年挠了挠头,想要化解一下当下这个有些微妙的气氛。


“我还以为,是鸣人干了什么呢。”佐井笑眯眯地看向佐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选的礼物很合适呢。”


“我也觉得,噗……”牙接过佐井的话。棕发少年话还没说完就一头磕到了桌面上,压抑着即将爆发出的大笑。


“我现在大概了解鸣人一直在说佐助君很可爱是怎么回事了。”一直默默无闻的志乃推了推眼镜,“这样看来,佐助君的确十分可爱。”


“志乃快住口,哈哈哈哈哈……”井野冲着志乃摆了摆手,“你这个发言太危险了!”


“……”如果说刚刚还有一丝感动的话现在已经被这些因为憋笑脸孔变得扭曲的人消磨殆尽了。黑发少年沉默着准备起身离去,却被鸣人一把拉住了。


“佐助,别生气嘛!”金发少年抬头看向他,有些委屈地说道,“他们,他们不是在取笑你啦!是不是鹿丸!”


“?!”正在一旁面无表情地旁观的鹿丸被鸣人突如其来扔过来的“锅”砸了个正着。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是,佐助你别和他们一般见识。喂,你们可以了,打扰别人恋爱是要被马蹄的。”


“嗯嗯!”鸣人很满意鹿丸的说法,复又看向佐助,“佐助坐下来吧,烤肉已经快上来了。”


黑发少年看了一圈同期的其他伙伴,他们果然收敛了夸张的笑容,捏着笑得有些酸胀的腮帮,装模作样板起了脸。


佐助在鸣人期待的目光下压抑住了想要立刻走人的冲动,毕竟在这种尴尬的情境下要是真的走了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笑。


过了没一会儿,他们点的菜就陆陆续续上了桌。女孩子们忙着把肉和菜放到烤肉架上铺好,男孩子们开始传酱料和酒。


“咳咳,首先,让我们为鸣人和佐助开始交往干杯!”牙夸张地举起啤酒杯。


“干杯——!”大家欢乐的应和道,鸣人的声音格外大。


金发少年举起酒杯喝下去一大口,白色的泡沫蹭到了嘴唇上,活像老爷爷。


“咦,佐助你不喝吗?”鸣人放下了杯子,有些疑惑地看向佐助。黑发少年没有喝啤酒。他微微蹙起眉头,摇了摇头。


“佐助君可能是不太会喝酒吧?”樱夹了一块肉放到了盘子里,“你看,佐助君一直在外旅行,为了不放松警惕,肯定不会喝酒的吧。”


鸣人闻言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不喝就不喝吧,反正也没多好喝。”


“那个……”雏田见状说道,“其实佐助君可以试一下清酒。我在成年礼的时候,家里面就是让我喝清酒的,杯子小一点,可能会容易习惯一点。”


“可是清酒好像比啤酒更容易醉吧?”井野说道。


“但是你看,日向家和宇智波家都是名门吧,也许佐助会更习惯雏田提出来的方法?”牙说道,“而且,聚会不喝酒多没意思啊。”


“要试一试吗,佐助君?”佐井看向佐助。


佐井有些玩味的笑容让佐助很不舒服。宇智波向来优秀,他并不想在任何事上输给别人。黑发少年回过头,冲着鸣人点了点头。




清酒端上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吃了。觥筹交错间,气氛越加活络起来。


佐助看着热热闹闹笑着的同伴,将清凉的液体注入到小巧的酒杯里。酒杯外壁很快便渗出一层薄薄的水珠。佐助捏起了酒杯,感受到从指尖传来的凉意舒展了眉头。他把杯子送到嘴边,谷物发酵的香气就蹿进了鼻子里。


黑发少年有些喜欢这样气味,他看了看杯中透明的液体,仰头一饮而尽。


“唔……”和看起来清清凉凉的温和样子一点儿都不同,辛辣的液体顺着食道一路烧到胃里,最后在胃里燃起一团火球。这有些出乎黑发少年的意料。佐助捏紧杯子皱紧了眉头,悄悄地吐出舌尖,想要借空气舒缓被辣到的口腔。


“……喵”


漩涡鸣人站起来从丁次前面夹了一片肉,刚坐下就听到了这一声被压抑着的细小声音,顿时感到一阵酥麻从尾椎骨顺着脊椎爬到了头皮。他有些僵硬地瞄了一眼身旁的人,发现佐助吃了一口凉菜,脸颊绯红,眼神不甚清明。


不会是醉了吧。金发少年这样想着。实际上他的酒量也不行,度数低的啤酒能喝一点儿,度数稍微高一点儿就不行了。


他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准备不和牙他们继续喝下去了。不然都喝醉了,谁来送他们回家啊。


话虽这么说……


牙就算了!为什么志乃也歪在了我身上?!一只手扯着牙不让他摔倒,另一手拉着志乃不让他趴到地上找虫子,一脸哭笑不得的鸣人站在店门口这么想到。


“喂,佐井,来搭把手啊。”鸣人看向佐井,“怎么都丢给我了?”


“没办法。”鹿丸从店里走了出来,肩上搭着丁次的一只手,“你和佐助送他们回家吧,佐井要和我一起送一下丁次。”


鹿丸颠了一下半靠在他身上的丁次,佐井和井野走了过去帮忙。樱发少女也揉着太阳穴趴在雏田肩上,一副要睡着的样子。


“佐助,那我们……”金发少年见状看向佐助。黑发少年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便抬起了头,目光有些涣散,手里还捧着礼物盒。


“算了……我用影分身吧……”鸣人发觉恋人可能醉得比想象中厉害,叹了口气结了一个印,立刻出现了一个影分身。


“我先送他们回家,佐助你回家等我。”鸣人看向佐助,“你可以自己回家吧?”


“喵喵喵。”


“……”


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只能发出猫叫声了吗……头脑最精明的优秀忍者也会被酒精打败,“忍者三禁”果然不是盖的。


他又结了一个印,“嘭”地一声出现了一个新的影分身。


“佐助就拜托你了。”


“交给我吧!”


“喵。”


“噗!好了我知道啦,走吧!”


目送着影分身和佐助的离去,鸣人和另一个影分身抬腿开始了艰巨的运送任务。




What does Sasuke say?






“吊车尾的!”


在早上第一缕阳光照进鸣人一片狼藉的卧室时,他的恋人终于恢复了正常。


“等等,佐助!冷静啊!”鸣人扯着被子往墙角缩,“你昨天不也很舒服!偶尔一下没什么丢人的啊!”


黑发少年神色冷峻,一步一步踏向裹着被子的鸣人:“有什么遗言吗。”


“佐助——”鸣人还想撒娇,但是佐助手里已经闪耀起了蓝色的光芒。


“我有遗言......”


“说。”


“你先让我穿好衣服,预备火影就这样被打飞会引起轰动的。”


“好。”


“还有一件事。”


佐助挑了挑眉。


“佐助你......”鸣人一边飞快穿着裤子一边说道,“头上的猫耳还没拿掉。”


“千鸟——!”


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木叶迎来了崭新的一天。如果你要问此时正和恋人在村中“晨练”的预备火影对于同期送的礼物有什么感想的话,他一定会回答道——


“那当然是最喜欢啦我说!”



评论

热度(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