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假戏真做 05

诗之:

今天甜甜甜虐狗注意~


05


 


“鸣人......”


 


是谁在叫我?


 


“......鸣人!!给我起来!”砰地一声,怀里的枕头被抽出来使劲砸到脸上,饶是鸣人这样的起床困难症重度患者也醒了。漩涡鸣人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了从隔壁跑过来闹他的、一身浅色纹路睡衣的佐助。


 


“怎么了......这么早?”他揉眼睛坐起来,佐助将凶器枕头扔回他怀里,气哼哼道:“你的垃圾闹钟响了整整十分钟了!还不起来!今天你做早餐,我本来可以多睡一会的。”


 


啊,忘了这家伙有很严重的起床气......鸣人状似树懒般的爬下床,站在衣柜前当着佐助的面开始脱上衣,青年有着流畅结实的肌肉,不完全像欧美人那么夸张但又很有张力,睡饱了觉的皮肤简直在发亮。这个时候脸皮薄的人就输了,佐助刷地转身,使劲关上了门。


 


“......怎这家伙么了?”鸣人套T恤套到一半,被这震天响的关门声吓了一跳。越是相处他越觉得,以前以为这家伙有多冰山冷库高岭之花都是错觉,其实内心就是个爸妈宠坏的小孩儿......但是周围的人愿意帮他维持这个假象。


 


这是两人同居的第三周。


 


鸣人走出房间,看了看时间有些紧,敲佐助的门问道:“想吃包子吗?”


 


“你又想偷懒??”鸣人可以想象他一挑眉的样子,声音有些闷,可能也是在换衣服。


 


“不是,时间不早了,要不明天还是归我来做?”


 


“......说得好像你今天做了一样,”佐助开门从鸣人面前走过,从冰箱拿了杯巧克力奶去温,“行吧,快点,我饿了。”冰箱上面挂了个小黑板,明确的写着两人的分工,从做饭到打扫,整整齐齐。


 


“是是。”鸣人得令,换鞋下楼。


 


 


“那个啊,佐助,”吃的时候鸣人突然问道:“今天晚上有事吗?”


 


“唔恩恩。”佐助摇头,嘴里塞着东西不好说话。


 


反证明人理解了,继续问道:“晚上我请你吃饭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佐助吞下那口食物,怀疑道:“你有事求我啊?”


 


“啊——”鸣人笑着挠了挠头,“怎么说呢,我这不是第一次谈恋爱......(佐助:“谁和你谈恋爱。”)就算是!......我想让朋友们见见、见见你......”


 


佐助听懂了,放下筷子,似笑非笑:“你这是......要把我介绍给你朋友?”


 


“怎么说……算是吧,”鸣人道,“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也就问问……”


 


“可以哟。”佐助轻飘飘道,又夹了一块放进口中,但鸣人像是雷劈了一样跳起来:“你、你愿意?”


 


“也不是不可以啊。”佐助道,心里想的是对方帮了自己这么久,回报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那、那我今天下班去接你!我请你吃饭!”鸣人双手撑在桌上,兴奋的无以言表,半天觉得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激动,于是抓住佐助的肩膀在他吃的油乎乎唇上亲了一下,也不嫌弃。佐助扯了张纸擦嘴,脸上微红。


 


这个白痴,他想,这么点小事就要激动半天,以后……以后对他好点吧。


 


两人各自开车去公司,一忙就是一整天。一直到晚饭时间快到,佐助查了下信息,发现一向短信攻势的那家伙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催促,遍回了个电话过去。


 


“您好,”低沉的男声在那边响起,公事公办,非常职业化的回复,“漩涡鸣人。”


 


佐助愣了愣,隔了两秒才回道:“鸣人,工作搞完了吗?”


 


“啊是佐助啊我说,”仿佛面具被取下一般,鸣人恢复了佐助熟悉的、大大咧咧的腔调,“诶……这么晚了……我还没弄完喔。”


 


“那我过来等你吧。”佐助是个行动力超强的人,说着就挥手让助理妹子下班,关了办公室的灯就往外走。他将电话夹在肩膀上一边打电话一边套上西装外套:“是xx街xz号?”


 


“你、你要过来吗?”鸣人停止了转笔,拼命摆手叫秘书小姑娘安静。


 


“不行?”


 


鸣人听到电话那边开车门的声音,赶紧道:“没有!欢迎欢迎!”他捂住电话,对秘书姑娘用气声说:“快收拾一下你的桌子!”


 


“为啥!”姑娘是个临时的,因为原秘书请假回家结婚了,一时没有get到老板的激动点。


 


“你们老板娘要来了!”鸣人做口型。


 


“诶?诶—?!”妹子猛地站起来,如临大敌的收起乱糟糟的桌面。鸣人心里叹了口气,听到佐助在那边说:“鸣人,你在听吗?”


 


“在!在!”鸣人回道,那边佐助说:“我开车了,挂了。”


 


“好的。”别扭的叫别人半天就为了说个再见,还不说出口,这个人啊……鸣人真是拿他没办法。他拿起桌上的座机拨下去:“等会有个人来找我……”


 


从佐助的公司来到漩涡集团的楼下,加上堵车也只用了半个小时,区域聚集的原因,这些大公司都在基本几条街以内,模样看起来也差不多,闪闪发光的玻璃大厦;而最高的那栋,就是佐助现在的目的地。


 


“您好,我找……”


 


“宇智波先生是吧?”前台的小姑娘脸红扑扑的,啊老板娘好帅!好帅啊啊啊啊!“老板在60楼,您的胸牌请收好~” 只见对方伸出葱白的指尖接过胸牌戴上,又对她礼貌一笑,边往指示的电梯方向去了。她拿出手机和其他同事发消息:老板娘上去了!人好美!腿长腰细皮肤白!老板太厉害了!


 


哪种型??闺蜜们秒回。


 


行走的荷尔蒙!禁欲系!!!


 


啊啊啊!鸣人的秘书姑娘捧着手机满脸通红的打字,鸣人疑惑地看向她,她抿着笑挥手说没事,低头打字:那我去电梯口接老板娘!


 


电梯叮的一声,门开了,小秘书先是看到一双星辰般的明亮眸子,接着是迈出电梯的长腿,修身西服贴着身体的线条。满......满分!光是这两点,小秘书已经可以确定这是个美人了,她花痴之余还是保持了一定的职业性,微笑道:“夫......宇智波先生,请往这边走。”


 


姑娘领着人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里面应了声,她便开门后又退出来。佐助对她礼貌性的微笑,道了声谢,声线低沉磁性。“脸除了好看没有什么好说的;细腰长腿好身材,性格虽然不了解但是非常礼貌;咱们老板虽然是个笨蛋,但是胜在男友力超足脸和身材也好看,时不时还有些苏气......这对CP我站!”姑娘打字道,下面一片附和声:“我也......!”


 


 


佐助近了办公室,就见鸣人坐在一堆文件的后面听电话,不时嗯嗯地应着,他便轻车熟路一般在沙发上坐下,找了本杂志看。快半个小时后,鸣人才挂断电话,面前的纸上记满了重要的内容;这是他的习惯,在克服年少时毛毛躁躁的毛病之后,他就一直保持着听电话记笔记。他站起来后伸了个懒腰,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佐助之后猛然想起他来了这回事。


 


“诶,我、我忘记了......”鸣人匆忙地收拾了桌面,拎起外套急道:“走吧?几点了?”


 


佐助看了看表:“七点半,这会已经堵起来了,要不干脆直接去你朋友那,酒吧也可以点点东西吃。”


 


“那就这样吧。”


 


两人急忙出门,一上主干道,果然被堵的水泄不通,上路几分钟后,那种缓慢的、几秒钟挪动几厘米的堵车完全停止了下来,变成了停滞的状态。


 


“啊......早知道就不接三代那个老头子的电话了......”鸣人泄气地倒在副驾驶上,佐助平静道:“既然是前辈,说的话当然要好好听了。”言下之意是,总比跟朋友去酒吧玩重要。鸣人听懂了他的意思,没有生气或者理论,反而笑嘻嘻道:“不不不,今天不一样,今天是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的日子啊,在我们结、婚、之、后,头一次。”


“......”佐助望着他半晌,指使道:“那边路边有家咖啡馆,我饿了。”


 


“好好。”鸣人得令,开门下车。心里笑道:害羞了害羞了~


 


 


在路上一边开车一边被喂了大半块蛋糕之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八点多钟的酒吧里还是冷冷清清,只有比较靠里面的一群人比较热闹。佐助仔细看了看,男男女女差不多六七人,似乎还有些熟悉的身影,等两人走进,他才猛地发现,这、这不是木叶小学的那一群吗!


 


“鹿丸,宁次!大家!”鸣人丝毫不顾佐助的震惊,揽着他的腰把人强行带到大家面前:“我对象,我俩已经结婚啦,这是佐助。佐助这是大家,都认识我就不介绍啦~”


 


不不不,正是因为认识,才要好好地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吧??!!众人用惊恐的目光看着鸣人,安静的连根针掉地上都听得见,上次见面鸣人还在失恋,这次就结婚了,还是个男的。是个男的就算了,还是他们小学同学?!是小学同学就算了,还是那个宇智波佐助?那个两人见面就打架,关系说不上半点“好”的佐助?那个骄傲的像个小斗鸡似的佐助?


 


“你们......”丁次颤颤巍巍的开口,嘴里的零食都忘了嚼,“是gay吗?”


 


“重点错了吧!”鹿丸吐槽道,唯一知道完整事情经过的他也懒得解释,就让大家各怀心思的坐下了。场面有些尴尬,佐助对他们而言虽然也是熟人,但完全算不上可以聊天喝酒开玩笑一起high的人啊!半晌,还是井野打破了沉默,这个曾经暗恋(明恋?)过佐助的女孩还是不忍这样的氛围,她建议道:“等乐队表演之前,我们先玩个游戏什么的??”


 


“好啊!”大家都不是什么难为别人的人,纷纷附议。于是只要有情侣就会被整的罪魁祸首,国王游戏,这个老套的梗被提了出来。“把整蛊尺度搞大一点!!”天天边发牌边怂恿道,果然是看热闹不怕台高的单身狗,鸣人暗道等会一定要整整她和宁次。


 


“第一轮国王......诶是我。”鹿丸懒洋洋道,“那么,梅花A好了。”


 


“是我。”佐助亮出了手中的牌,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众人看向鹿丸,看他如何出题麻烦一下这位新来的朋友。


 


鹿丸看向鸣人,鸣人笑嘻嘻地不说话,只是点头;佐助也是一副“有什么就来”的大爷像,鹿丸笑了笑,心里想这两人完全没变,变得是对彼此的态度吧。譬如两人十指交缠的手,还有那不经意间露出的亲密态度。这是要假戏真做的节奏啊?他想,被虐的单身狗还有没有人权了??


 


“那么梅花A去把一个妹子——(鸣人大叫:“什么!!??”)然后把妹子推销给黑桃k(众人:哦,没意思。)。”鹿丸道。众人倒吸冷气,特别是鸣人跳起来:“什么叫把一个妹子!鹿丸你什么居心——”


 


“闭嘴。”佐助一个眼刀横过去,站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他不知道如何把妹,没有经验,但对于如何提高个人魅力还是有一点印象的。衬衣领子解开两颗扣子,露出形状好看的锁骨,使劲咬咬下唇舔湿,让嘴唇透露出更多血色又湿漉漉;袖子挽到手肘,透露出一点休闲的气息,但是整个人还是非常紧张的样子:“谁是黑桃K?”


 


“是我......”井野举手,佐助面不改色, 但是鸣人可以从他细微的小动作看出来,他傻眼了。百合!百合!其他姑娘起哄道,井野笑嘻嘻说没问题。


 


“那走吧。”就算没有任何把握,也要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鸣人偷笑,反而到了这时他不小狗护食一样的紧张兮兮了,心里反而是莫名的觉得他可爱。


 


井野偷偷指前方的黄发妹子,跟佐助耳语:“我改变主意了!你先......然后......”说着说着哈哈大笑起来,佐助疑惑地看着她,她又解释了什么,连佐助都跟着她笑了。不远处的鹿丸他们,因为角度问题完全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只看到这两个人像是不怀好意一样在盘算什么。


 


“喂喂,快去啊。”有人起哄道。井野暴躁地道闭嘴看着!然后那小伙子就乖乖坐回去了。


 


“这位小姐。”佐助轻巧地坐到了黄发妹子的身旁,“想不想......”


 


这姑娘回头,先是看到本是美人、又刻意勾引的男子,又听到这一番提议,何况井野站在不远处,她便信了这话。她走上前和井野挽起手臂,亲亲热热走到众人面前,人群发出一声“哦~”,便集体看向鹿丸。


 


啊......井野这家伙、真是坑死我了。鹿丸想到,站起来打招呼:“手鞠。”


 


“鹿丸。”手鞠脸上的笑容没有了,点点头。她不知道自己答应佐助“过来见一个你非常讨厌又很想见的人”是什么心理,作为一个擅长分析的人,她在看到这两人是已经猜到他们说的是什么人。


 


但她还是来了。


 


“你......”鹿丸进退两难,最后说道:“来和我们一起玩?”


 


你不是说不想结婚于是和手鞠分手了吗?!为什么会邀请前女友参加圈子聚会啊!众人心里吐槽,但是都笑着也邀请。佐助一头雾水,被鸣人拉过去开小灶恶补八卦。听完之后他用微妙的眼神扫了鹿丸一眼,看得人心里发冷。


 


鸣人你诽谤我什么了......鹿丸无奈地用眼神示意。


 


实话!鸣人眨眨眼。此时手鞠已经在鹿丸身边坐下,气氛更为尴尬。今天的聚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这个比老妈还麻烦的女人......鹿丸想到。


 


 


 


 


忍不住加入了心水的鹿鞠......对不起但是他俩会虐= =


戏份应该不会多,毕竟只是提一提ww


明天上肉哈哈哈,车震怎么样~


话说现在我的时间还是19号哦!今天419哦!!是不是很适合这篇文233333


啊我尽量多更一点吧最近



评论

热度(260)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