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假戏真做 番外01+02

诗之:

番外1漩涡家都是佐助痴汉!


 


 


 


“可我还是觉得黑色那件好看。”佐助第N次站起来换衣服,鸣人叹了口气向后仰倒在沙发上,崩溃道:“那你去换吧......”


 


......已经迟到了。


 


今天他们俩要去见漩涡家的两位大人,而佐助紧张了。


 


鸣人觉得这是件稀奇事,从小到大,他几乎没有见过佐助“紧张”的情绪,不论是什么大考或重要的工作,他都是那一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但是今天佐助居然坐立不安地在家里徘徊半个小时了,外套x3领带x2衬衣x4换了换去跟玩暖暖似的,鸣人只好一把抱住他拖到沙发上:“你这么看重我,我很开心啊。”然后biubiubiu放电,扯人家的衣领亲吻舔咬,这一招一般很有效,但是今天似乎不那么......


 


“衣服皱了!皱了!”佐助跳起来,躲得远远地。


 


 


 


因为事先鸣人已经跟父母通好气,基本上把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而且已经和他结婚惹”这个事实透露出去,所以今天上门不会像上次那么忐忑。到了门口,鸣人抬手敲门,刚敲了两下,刷的一声就看见玖辛奈的脸出现在门口:“鸣......!”她首先看到的是佐助那张明明紧张万分但强装镇定的小脸。


 


可、可爱......玖辛奈目瞪口呆,这就是她儿子的对象?佐助?


 


——等等母亲大人,第一反应是“可爱”什么的,漩涡家的基因真的是可怕啊。(hint:博人传= =)


 


 


 


“所以......”玖辛奈和水门对视两眼,慢慢接受了“儿子喜欢的男人是我闺蜜的儿子”这个事实,鸣人他俩隐瞒了合约那段,只是说了酒吧见面一啪生情的过程,强调了一啪就结婚的负责任感。总体来说父母接受度较高,因为打过预防针也不会太惊讶,过程非常平静。


 


“鸣人,”爸爸说道,“上次我和你谈的那个事......”


 


啊完了,忘了还有这茬,鸣人一拍脑门,机智道:“我当时还不确定。”


 


“这样,”水门满含深意地忘了鸣人一眼,鸣人一头冷汗。玖辛奈和佐助一头雾水:啥?


 


“谁做饭?”长辈们问道。


 


鸣人:“我们交替......”


 


佐助:“他比较懒,我做得多。”


 


“家务?”


 


“共同,每周请了清洁阿姨大扫除一次。”


 


“谁是......那个那个?”玖辛奈一脸八卦,指了指天花板,两人满头问号,啥?


 


“你们谁是夫,谁是妻?”水门拍拍老婆的手臂,换了个方式问道,不像宇智波家那种大家族的气氛,漩涡家什么都问得出来,佐助脸一红,认真道:“结婚证上写着丈夫与丈夫......”


 


鸣人抓着他的手,留了面子:“是我嫁给他,给宇智波当倒插门儿婿。”


 


长辈们一看这互动就懂了,不计较鸣人那急于护妻的表现,了然的点点头。


 


“美琴现在怎么样?”玖辛奈想起自己的闺蜜,前几年因为事业和孩子都没怎么联系,佐助想了想说,“她挺好,最近办了个健身卡天天去健身。”


 


“那好那好,”玖辛奈笑眯眯,“既然是亲家了,我们要多走动才是,什么时候约个吃饭吧。”


 


“好好,”鸣人点头,急切道,“我饿了,吃饭吧。”


 


妈妈很没办法,看看,就问了他几句话,你就心疼成这个样子,以后怎么办啊?


 


嘛算了,疼人比不疼人好。


 


 


 


番外2 买戒指小插曲


(这个发生在两人去见宇智波家人之前)


 


卖珠宝的店员小姐见天也是一脸无聊,啊,什么时候才有有趣的客人啊~


 


“欢迎光临。”她听到同事喊道,赶紧鞠一躬,抬头看到两个一帅一美的长腿小哥走进来,心里正在想是不是陪哥们来给女朋友买礼物的,只听他们说道:“我买吧。”“不用了,我来买。”“不不,我求的婚,我买。”“对啊,你求的婚,我买,不是刚好?”


 


什么意思?店员小姐忍住好奇,特别有职业素的问:“您好先生~请问需要看点什么呢?”


 


“婚戒。”两人异口同声道。个子高的那个金发的说道:“我觉得要奢华,钻石要大,才能显示出爱意。”他指了指单独一个玻璃柜里供起来的、价格后面一大串零的、指甲盖大小的钻石道:“我觉得这个最好。”


 


“白痴,这也只有一个啊,”另一个说,“两个男的要什么钻石,我觉得就那个不错,”他指了指柜台里一对不错的戒指,“素白的铂金圈儿,挺合适。”


 


“不要钻石?!”金发的提高了音量,又意识到不对,小声道,“喂佐助,你是不是诚心想和我结婚啊?”


 


“那么花里胡哨的戒指我不戴。”


 


“钻石象征着永恒......你不要就代表着你和我的感情随风消逝~!(兰花指)”


 


“呃......两位先生,”店员小姐尴尬道,“请问你们是要买......男男对戒吗?”


 


“诶?”两个人楞了一下,那个黑发的帅哥礼貌地问:“还有男男对戒?”


 


“是的,”店员小姐拿出三四对戒指展示给他们看:“这是我们最近推出的新款,考虑到男男婚姻法的普及......”戒指在灯光下闪闪发亮,鸣人戳戳佐助的腰:“诶,那个不错。”


 


“我也觉得......”铂金上镶着六颗碎钻,是佐助要的简单大方,又满足了鸣人的“钻石”要求,他们试戴了一下,鸣人就不愿意取下来了:“就这个吧?”


 


“不试试其他的了吗?”店员小姐问道,又补充,“今天买可以免费刻字哦。”


 


于是两人在戒指的里面刻上了对方的名字,在刻字的途中,两人无聊逛逛店里的珠宝,佐助本来心里想“只是做个戏而已要这么认真吗”,但看到鸣人兴致勃勃的样子,就把这点顾虑很快抛在脑后了。


 


“两位是刚刚结婚吗?”刷卡签字的时候,店员小姐笑眯眯地问两人,一副超羡慕的样子,“祝你们百年好合噢!”


 


百年好合......两人对望一眼,那时的他们不知道这竟是一句会成真的祝福。










写完这句话,我就去更重生星途了,多勤奋呐!(抹眼泪

评论

热度(215)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