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假戏真做 07

诗之:

Chapter 7
*dirty talk预警






啦啦




兴致被打断,佐助超不爽的爬起来在茶几下摸出一包薯片卡擦卡擦吃起来。鸣人只好接起电话:“喂?”

“……诶小樱?!你回来了?”

佐助被他惊喜的声音吓到,咀嚼的声音停顿了一秒,茫然地看过去。小樱……虽然是个常见的名字,但佐助准确地记得在酒吧碰到鸣人的那天晚上,他好像听到鸣人提到过这个名字——而且好像是因为小樱结婚了鸣人才会去酒吧买醉,佐助莫名的感觉有点不爽。

“今天下午?好啊好啊~我和……”鸣人看了佐助一眼,露出犹豫的神情,和那边说了“等一下”,转头按住听筒,问佐助道:“小樱记得吗?”

“你被她甩……”

“是的……但是重点是她是那个啊,我们第七班的,春野樱。”鸣人压低声音,像是怕电话那边听到似的,佐助点点头,那个小樱啊……他有点印象。以前班上三个同学一组分成的导师制的学习小组,倒很是占用了他的少年时光。小樱活泼能干的性格让人印象深刻。

“她说蜜月回来请我们晚上吃饭……你去吗?”

佐助道:“我们不是说好晚上去吃那家墨西哥菜吗?”

“这……”鸣人有点为难,“可是改期有点难,我最近有个大案子。”这是真话,小樱本来可以多休息一段时间,但是为了这事她也提前赶回来了,作为重要的执行人之一,她必须事事亲为。

“那你去吧。”佐助坐在沙发上,脸上看不出表情,“那我自己去吃好了,今天有特定菜,都订好了。”

“佐助……”鸣人看着他,“你生气了?要不我……?”

“没事,你去吧。”佐助打断他,语气波澜不惊,“本来就是公私一起的重要事情不是吗?这案子办好了去我们公司庆功宴一起玩。”宇智波家也有参与,只是不是佐助参与的部分。

鸣人见他这么说便不疑有他,喜笑颜开去换衣服出门了。门啪地一声在面前关上,整个房子就这样安静下来,像是所有活跃都被他带走了。

佐助翻了一页书,吮一下手指,是蕃茄味的薯片,嗯。

……但是为什么这么烦躁呢?



“今天不回来?”

“不回……”鸣人正坐在一堆材料之中,肩膀夹着手机,还在算着一个至关重要的数字,“估计要在办公室对付一晚了……等我搞完估计太晚,不等我吧,早点睡。”

“嗯,那拜拜。”

“拜。”鸣人挂掉电话,转头看到小樱戏谑的眼神,他挑了挑眉,仿佛在说,你嫉妒啊?

真是不想理你。小樱比划道,手上动作也不停,在文件上利落的签字。小助理给两人端进来咖啡,鸣人抬手一看表,都快十二点了,就叫秘书小姑娘别陪了赶快回家。在确认有人来接她之后,鸣人才让安保锁门关灯,只留了自己这间的灯。

夜色之中整座大楼只有这一点亮光,外面车子呼啸而过,办公室里一片静寂。

佐助挂了电话,静静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半晌,回身进了房间。


身上感觉很重。这是第一感觉。然后感觉很热。佐助见那的睁开眼睛,发现胸口趴着一个毛茸茸的金色脑袋。他盯着这圆滚滚的东西看了半天,回神后后知后觉这是什么情况。

“鸣人。”他推了推这人,“给我起来。”

鸣人不但没起来,还抱着人没撒手:“早上六点才忙完,你八点叫我……”现在是七点钟。

“你通宵了?早上别去了。”佐助道,试图从这人手中挣脱,却被越抱越紧。


 


“不用,一个小时就好,我等等还要去上班......”说着,鸣人已经睡着了,佐助叹了口气,只好任命的拿起桌边的手机跟助理说早上会晚点去。


 


鸣人一觉醒来,已经是八点了,闹钟在旁边叮铃铃地响着,他啪的一声关了它,却睡不着了。他甩甩头,这才发现不是在自己的房间吧,佐助被他压着也没有睡好似的皱着眉头,鸣人试图站起来,一动佐助也醒了。


 


请点开www




 


佐助在厨房温牛奶,本来不准备那人准备给的,但是想了想刚刚他浓重的黑眼圈和疲惫的神色便多拿了一些,刚倒进小锅里,佐助听见一声关门声,出去一看,这家伙居然一声不吭的走了?


 


小火上温着的牛奶被倒在水池里,佐助觉得自己大早上被折腾这么一趟简直是白痴,早知道自己早点去公司不管这白痴就好了。


 


 


 


 


佐助生气了,肯定。鸣人想不通,是因为上次早上没他做?不对,他是那么冷淡的一个人,每次都是自己乐颠颠的主动索求凑上去,并不主动索求。那到底是为什么?鸣人想不通,但最近太忙一直没有去关注这件事,手上的案子刚好到了收尾的地方,最近留在办公室的常事,吃饭也是在公司餐厅草草解决了事。连带着人都瘦了一大圈,小樱空闲时打趣他道,这家伙要不是穿的人摸狗样,丢到街上和流浪汉都没有区别。所以当佐助男的打来电话邀请他去公司聚会时,鸣人回绝了。


 


“爱来不来。”佐助声音明显不高兴,电话被挂掉,鸣人也有些生气——佐助最近这幅爱答不理的样子已经持续了很久,自己白天工作也很辛苦,他了解佐助可能工作上也有困难,但是当两个人少有的通话、见面时,嫩那个不能不把工作上的情绪带过来??他以前觉得佐助这种性格是生活的情趣,是可爱,是要被宠着的人,感情好什么都可以忽略,


但一旦两人出现了隔阂,所有的优点都会成了缺点,一点点小事都能被记恨好久。


 


可能任何感情婚姻就是这样吧,鸣人想,但就算这样,他也不想放开那个人。


 


可能一开始两个人的相识是带着目的的,但是他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和他在一起,甚至觉得这个有期限的契约可以一直坚持下去。


 


我喜欢这个人啊......他想道,完了,陷进去了,就算是在吵架在冷战在互相生气......也喜欢他。


 


 


佐助脖子上挂着一系了一半的领带,电话界面上显示着通话十秒的画面,已经挂断了。他一身新行头,床=上还放着另一套和自己成套的名贵礼服,尺寸照着鸣人做的,如果他穿上一定会好看......


 


就这样了吧,佐助想,距离他们“结婚”已经快半年,也快到时间了吧。比他一开始想象的长,也比期待的要短——他以为,如果对象是鸣人的话,也许会比期待的长一点。


 


如果是他的话......


 


佐助收起那满心的酸涩,换上坚不可摧的冷漠表情,将一切盖在面具之下,拒绝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和他不解除契约。


 


公司的聚会如往常一样,觥筹交错,人们虚伪的交谈着,偶尔真心的朋友们来参加,但也被各种杂事绊住无法随意交谈。佐助在晃了大半圈后终于有点受不了浑浊的空气,打了个幌子去外面透透气。阳台上站着一个人,佐助心里暗暗叫不好准备逃掉,结果那人像是背后张眼睛似的,头也不回道:“佐助,过来。”


 


“是,哥哥。”佐助任命的走过去,宇智波鼬俊美的面容在乎暗黄的灯光下几乎有些温柔:“最近还好吗,佐助?”


 


“挺好。”佐助面不改色的撒谎,默默对鼬这种态度感到奇怪,自从青春期以后,兄弟俩几乎没有了这么气氛温和的对话了。谁知哥哥话锋一转,突然道:“我要结婚了。”


 


“什——!”佐助猛地抬头,眼睛睁得溜圆,因为心中激怒,眼角也隐隐泛红,他退后一步,抓住阳台的栏杆道:“什么时候?”


 


这孩子......鼬闭了闭眼,沉声道:“这个周末,也就是后天。”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瞒着我准备婚礼?是怕我坏了你的好事吗、是觉得我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吗?有必要这么防着我吗?我已经是结了婚的人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和那个女人结婚?


 


你喜欢她什么?


 


......你考虑过我吗?


 


“好......好。”佐助一步步后退,几乎已经站在阳台边缘,鼬看得心惊,上前一步:“佐助,快过来!”


 


“你站远点!”佐助双目通红,“你以为我做那些是为了让你这么防着我吗?那我做了又有什么意义!?”


 


“我知道!但是......”鼬一个箭步上前,将弟弟一把拉回了安全地带,佐助猛地甩开他,咬牙切齿道:“你知道什么?你知道就不会这样羞辱我!我是那样想过,但我不会不分黑白!”他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完全忘了大厅里一堆等着与他结交的一众商界精英。


 


一个衣着华美的温柔女人从阴影里走出来,问鼬道:“他还是那样?”


 


“是的,母亲,”鼬道,“要我去看看他吗?”


 


“不用,”宇智波美琴用一种掺着担心与舒心两种情绪的语气说道:“他现在有鸣人呢,你去了只能捣乱。”








嘿嘿,这个剧情卡的难受不?


难受就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打我的请回复www(被揍



评论

热度(242)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