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秘密花园 [上]

诗之:

*想了很久的双性车,校园内容也不少,不全是肉
*这个鸣人有点黑=w=

*因为感觉直接啪没有爱(其实是没写完
*越写越长......只能分开发(其实是没写完
千万别打我…………

00
妈的,老子看那个十二年级的宇智波不爽好久了,一定要找人教训他一顿!
 
漩涡鸣人气冲冲的从操场回来,校服裤子上还沾着草坪上的草屑,名贵的运动鞋上溅上了泥水,在学校走廊的地摊上留下一串串脚印。
 
“哟,鸣人,和小樱告白成功了吗?”路过二楼的教室,里面有几个学生懒洋洋的躺在桌子拼起来的、勉强算是社团的房间里,一个将校服裤脚改成哈伦裤、档快掉到膝盖的、一看就是不良学生的家伙倚在门口,和鸣人打了声招呼。鸣人脚步一顿,这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没有!”他恶声恶气地说,满心都是不甘心。
 
“哈?那女人太不识趣了吧——”那人本想嘲讽一句被告白的对象,无奈鸣人恶狠狠的瞪着他,只好改口:“要我说你得先把宇智波干掉,让那些肤浅的女人看清楚......”
 
原来早就不是秘密了么?小樱喜欢宇智波佐助的事。鸣人想到,越发觉得自己今天是丢了大人,像是全世界都知道还瞒着他让他出丑似的,满心愤懑全堆积起来想要发泄却找不到一个口。他告别了这人,往教学楼中庭的电梯走去,越想越烦,往电梯门上猛踢一脚——
 
——门开了。
 
电梯里是满的,学生们面面相觑,其中还有一个宇智波,鸣人睁大了眼睛,看见那个黑发的少年嘲讽的看着自己,无声地做了个口型:“傻逼——”
 
草!!鸣人抡起拳头,然而电梯门兵贵神速,已经要关上,鸣人叫唤:“让我进去!”
 
“这位同学,已经满员了!”一个看起来只有一米五的、戴着眼镜一脸严肃的学霸说道,“请让我们先上去!”
 
“好、好的......”鸣人不怕恶人,最怕这样义正言辞的人,把他唬的一愣一愣的,颤颤巍巍的说了声好,后退一步,电梯已经升上去了。
 
等等,我只是想把宇智波佐助揪出来啊!?
 
后知后觉的鸣人比刚才更烦了,握紧了拳头。
 
 
01
 
木叶学生所知道的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成绩、社团活动、人品和课外表现;家世,外表,谈吐。
 
就算是极度讨厌他的鸣人,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长得好看。
 
男生好看无非两点,先天的,后天的,先天的在于脸身材个子,后天的在于穿衣打扮。先天的不用说,他的发型不是最流行的但无比适合他,他的私服鸣人没有见过,但至少学校制服也比别人穿得好看。不仅仅是腿长,腰细,背宽,而且臀部紧实浑圆,弯腰的时候似乎非常有力。
 
“他的裤子,是改过的啊......”鸣人喃喃道,他像个跟踪狂一样观察这个情敌有一周了,把他的情敌的生活规律摸得一清二楚:下课后社团活动,本部在小学部,晚饭时顺便在美味的小学部吃了(一般人没办法去吃,靠),回寝室后和同学相约去图书馆或特定教室晚自习,11点门禁前回来,但是要拖到所有人都快睡觉的时候才会去洗澡。
 
恩恩,疑点,鸣人想到,这是他落单的时候,可以找人揍他一顿,然而要混进十二年级的寝室......
 
“谁的裤子?”他的同伴问了一句。
 
“宇智波,”鸣人说,“你看他的裤子裤腿那么细......但是细的恰到好处不会被老师抓到,还把档提高了,这样显得腿长,别人只会觉得‘啊他腿好长’但是不会注意到这种小计俩。妈的,真心机。”
 
“......你厉害。”他的同伴腹诽道,你要是把这种心思用来泡妹子......小樱不早答应你了?但是他决定不说,这位爷惹不起。
 
“晚上陪我去十二年级那栋看看怎么样?”鸣人道,“回来请你吃宵夜。”
 
“又翻、墙出去啊?”他的同伴一阵恶寒,“不不,你还是自己去吧。”
 
“有没有点同学情谊?”鸣人嚷道,“我去找到宇智波的弱点,回来给小樱看,若是我俩成了,喜糖有你一份的。”
 
“不干,”那人非常有远见,心想若是真有,春野前辈也会把你我揍个半死,“出于同学情谊,我建议你,别作死。”
 
“漏!”鸣人摇手指,你不懂~这份功劳不要白不要!说完就往三号楼去了,不知是要如何混进一个全校人都认识他的地方......
 
鸣人这英语还NL不分呢......要如何赢过那个宇智波?他的同伴心里吐槽,确实一点也不想管这件事了。
 
 
02
鸣人确实有办法,他知道全校人都认识他,虽然他是个进校才一年的十一年级生,他才不会傻到和宿管大叔说“让我进去报复一下你们都爱的宇智波”呢。鸣人趁着抠门的学校还没把宿舍电打开,从二楼阳台爬了进去。为何不从一楼?——当然是因为一楼为了防他这样的半夜翻出去翻进来的学生,用铁丝网拦起来了呗。
 
然后这还是拦不住日天草地的鸣人大爷。他神乎其技的徒手爬上了二楼阳台,若是有人看见应该会惊声尖叫——六米多高还是很高的,曾经有妹子想要放系好的床单顺着爬下去,结果爬到一半床单不够长又爬回去的,可见其高度。
 
只是鸣人不是那种手脚无力的软妹子,他从小爬惯了的,动作干净利落。落地的玻璃窗没锁,鸣人隔着袖子开了窗,进去将门反锁。
 
这里是宇智波佐助的房间。
 
四人寝室来说,木叶的宿舍算是空旷了,然而每层都有两个房间是x08和x09,最正中的房间,有平常的房间两倍大,学生们据说是校长修小区的时候迷信,说是这两个房间大就顺风顺水,赌运连连......咳咳这话可不能让校长听见。这间就是那两个幸运的房间之一,啧,宇智波佐助......鸣人呸了一口,想当时他可想和小伙伴住传说中的0809了,可惜没成功。
 
怎么什么都被那宇智波占了去?
 
鸣人这里翻翻那里看看,这个寝室与男生来说太过于整洁了,地板干净,气味清新,摆放整齐......简直不像是男生的寝室,想到佐助那一如既往的齐整打扮,鸣人不清不明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娘娘腔。”
 
——其实他自己并不认同这句话,他见过佐助和别人打架。出拳的速度迅速如闪电,身姿利落,当时追着来不服他拿了学生会长的一群人全被震住了。然而他拿了这个会长也没有滥用,把一盘散沙的学生会整顿好了拿出了成绩后的今年,又以十二年级临近毕业之名将头衔辞去,将反对的声音彻底堵在他们喉咙里,不服不行。
 
寝室里没有弱点,这个人,私底下是真的如表面一般光辉完美?
 
九点,学生们开始回到寝室,灯打开了,鸣人趁着刚刚开始没有人的时候躲进了浴室。,每层有两个浴室,他打听到佐助喜欢去离他宿舍较远的那个,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那个浴室刚好方便了鸣人,因为那里有个盲点。
 
鸣人闪身进去,顺便好心的开了灯,最里面的一间是坏的,喷头堵住了,鸣人掀开帘子躲了进去,因为年久失修,这里少有人进来,所以干净干燥的很。鸣人大大方方往地上一坐,拿出手机开始刷。
 
十点。一般关灯后才会有人来洗澡,有灯的时候大家不都玩电脑呢?鸣人听见有人大大咧咧的开始讲八卦——别以为男生不讲,只是他们不称那个为八卦。
 
“听说高二的那个漩涡鸣人和暴力女告白了?被拒绝了?”
 
“这不是几个星期前的故事了吗现在拿出来讲?”
 
“而不是当然吗,春野樱肯定追不到宇智波,但是也不会答应学弟吧?”
 
“那不一定,传说这届才上来的十一年级牛的很啊,这个漩涡鸣人也是,整个他们年级就他混的最好......”
 
“要我说,”唯一一个听起来聪明点的声音道,“三年不就这么短,学校里能混多好呢?外面不是最瞧不起这种所谓学校混的,毕业了什么都不是,还不如搞出点成绩考个学校呢。”
 
“鹿丸你这个高智商就别和我们这种普通人讨论混了好吗——”
 
“诶但是我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
 
“所以我觉得宇智波聪明人,”有人说,“什么头衔都搞到了,混也混了,还是从正道上混的......”
 
“哪能跟他比?!......”
 
男生们变声过后的声音低沉,嚷起来中气十足,在满是回音的浴室里回荡不停,鸣人捂上了耳朵,等他们走后才松了口气。他看了看手机,十点五十。
 
宇智波佐助要回来了吧?
 
 
03
 
终于等到了。
 
待那个脚步声传来鸣人就非常确定那是他等的人,他从帘子和墙壁的缝隙里看出去,果然是宇智波。他脸上带着倦容,手上拆着领带,把衬衫一颗颗解开,把‘心机’的裤子脱下来,里面一件普通的黑色平角内裤,鸣人不禁吞了吞口水。
 
结果佐助猛地一抬头,准确地看过来,鸣人吓得浑身僵硬不敢动,生怕惊动了什么。他屏住呼吸,看着佐助一步一步走过来,就在他们只差几米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别人的说话声。
 
“宇智波——”
 
佐助陡然回身,动作非常迅速的闪进了他的隔间,过一会一条内裤飞出来挂在放衣服的钩子上,水声变大,他回答道:“什么?”
 
外面这个声音鸣人认识,是和宇智波佐助同班的日向宁次,鸣人暗暗松了口气,在想刚刚若是被发现了会有什么后果。
 
“今天我得回家一趟,我妹妹像是病了——”
 
“嗯,好。”佐助含糊不清道,日向宁次只当他在洗头发没法回答,调侃道:“那今天晚上就你一个人吗?”
 
“怎么说?他们两个呢?”佐助回到,指他的另外两个室友。
 
“被停课啦,你懂的,”日向宁次道,“我叫他们昨天别去网吧。”
 
“懂了,拜拜。”佐助叹口气,每个寝室是为了智商平均还是怎么的,有两个聪明人就要有两个笨蛋,他明天还得帮人在老师面前说说好话去,毕竟一个寝室的。
 
终于只有佐助一个人了,我不算在内的话,鸣人想道。他握紧了手上的手机,恶劣的想道,若是拍个校草洗澡的视频发到网上,能不能破坏他那完美的形象呢?
 
鸣人非常轻地掀开了帘子,往对面的隔间走去,那里面飘出甜甜的牛奶香,貌似高冷的宇智波佐助,用的是牛奶味的沐浴液?鸣人唇角勾起一抹笑容,很好,一个弱点get。他的手指堪堪要碰触到浴帘时,鸣人敏锐的听力捕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呻【吟?
 
那个宇智波佐助、难道在浴室打【飞【机?
 
鸣人迅速压下震惊,脑子里飞快地闪过几个念头:他每天这么晚来洗澡就是为了......?什么人可以每天都做?还是说今天是我运气好?不对,寝室自带厕所必要的时候锁个门一样的,还是说他要在同学面前抱持高冷禁【欲的形象?
 
不管怎么样,这个形象今天都要破灭啦?这样想着,鸣人猛地掀起了浴帘,手里的手机对准里面的人,嘴边是恶劣的笑容,他说:“Gotcha.”(=GOT YOU,‘抓到你了’)
 
饶是他英语NL不分,但这句话说的纯正又地道,但很快鸣人没有心思去关注自己刚才的逼装的好不好了,他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那个恍若在神探一般不可触碰的宇智波佐助,真的将双手扶住身前的玩意,靠在浴室的墙上,满面潮红且一脸震惊。
 
......但是重点不在这里。鸣人迅速将手机扔进口袋里,佐助躲闪不及,被他抓住了手腕,想要捂住的下ti暴露在两人面前;鸣人刚刚以为自己眼花了,但是一只手也掩盖不了什么,所以鸣人将那处看了个遍,佐助想挣扎,却被捏的更紧,鸣人一把将他扯过来,压低声音道:“你是女孩子?”
 
宇智波佐助现在已经非常快的镇定下来,他有生之年都没有出过这么大的纰漏,只能说他被身边循规蹈矩的笨蛋同学和安逸的学校生活给迷惑了。他想争辩,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他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女孩子了?”
 
也对,鸣人将目光投向佐助的胸前,那里平平的,若说有什么,除了小小的粉色两点以外,就是薄薄的胸肌了。
 
“你没有胸,”鸣人缓缓道,“但是你有......这个。”
 
是了。刚刚鸣人不是震惊于青少年正常的生理缓解,佐助不是被撞破了自(wei),而是,在佐助两条光洁白皙的大腿之间,藏在青涩的性qi后,如同女孩子一模一样的、粉色的yin chun。
 
“你是双性人?”鸣人惊异道,这幅身体,有了男性的yj和女性的yd,然而他们的结合并不突兀,反而是两幅xing Qi都比起常人来说较小,藏在衣服下全然不被人在意。
 
热水打在身上,但完全没有一丝暖意。宇智波佐助还沉浸在秘密被撞破的恐惧和惊讶之中,他的心脏跳动的非常快,面临着鸣人的目光,他自暴自弃道:“就是你所想的样子......”
 
我就是、这样的怪物。

评论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