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秘密花园3

诗之:

祝大家圣诞快乐!!!!!!!!!!!


说好的带球play......爱勾引人的孕夫助


设定看前文↓ 双性生子(真没想到我有一天也会写这个orz)雷不喜勿入


【鸣佐】秘密花园 [上]


【鸣佐】秘密花园[下]


【鸣佐】秘密花园 2


这个发生在两人踏入社会后


 


 


00


 


妊娠,又称怀孕,是指胚胎或胎儿在哺乳类雌性体内孕育成长的过程,娠早期的症状包含:无月经来潮,恶心呕吐、以及饥饿。[注1]    


 


 


01


 


“那等会我们去......”


 


说这话的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电话这边的人等了半天没有声音,有点奇怪道:“佐助君?”


 


电话那边传来含混不清的声音,以及哗啦啦水声,身为下属和朋友的春野樱不禁有些担心起来,提了声焦急道:“佐助君?你怎么了?”


 


“......我没事。”过了好一会,那边一个清冷的声音答道:“等会你带个人去工厂那边吧,把这件事搞定,没问题?”


 


“当然......倒是你,身体不舒服吗?”春野樱道,“是最近熬夜太多了吗?鸣人不在你也别太辛苦,不用一个人干两份工啦哈哈。”


 


“总不能将事情堆着让他回来干?”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肩膀夹着电话,手下迅速地签了个字,是龙飞凤舞的“漩涡鸣人”四个大字,他将这份文件放到一边,那字竟与剩下几份真正的“漩涡鸣人”签的并无差别。


 


“说真的......没事吧?刚刚是怎么了?”


 


“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早餐吃得太腻。”


 


听说没有大碍,小樱也是放下心来,开玩笑道:“不会是怀了吧......?等等,鸣人出门了几个月来着?”


 


想着佐助肯定会生气的,但还是嘴贱的说了,小樱一边笑,一边后知后觉的发现......电话那边又没了声音。


 


“佐助君......?我、我错了,我不说了......”


 


“没事。”


 


那边电话突然就挂了。


 


 


02


 


说者无心,可听者有意。


 


宇智波佐助在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


 


他开始回想,鸣人出差的时候——他们的确来了一发,不对,是很多发。明明第二天还要赶飞机那晚鸣人却还是缠着他做了一次又一次。他们戴套了吗?自从少年时代那次出游回来吓到了父母,导致他们将事情真相和盘托出:他这副扭曲的身体,是可以怀孕的。


 


是的,宇智波佐助是双性人。


 


自那以后,他们都很认真的使用避孕套,虽然这十多年间也有偶尔忘了的情况,可也没出什么大碍,所以他们就放松了警惕。


 


那天晚上......佐助撑着脑袋仔细回想,可能在浴室做到晕倒后,醒来在浴缸里,下面还不知羞耻的含着鸣人那根——算是没戴?


 


正思索着,又一阵恶心涌上来,佐助放弃了今天加班的念头,冲到办公室隔间自带的卫生间里,哗啦啦吐了个干净。


 


 


03


 


两条线。


 


两条线。


 


两条线......


 


怎么都是两条线!?


 


佐助扔下最后一盒验孕棒,撑着洗手台混乱的思考了半天,得出了“我可能是怀孕了”这个结论。怎么可能?不对,我应该早有准备才对——关键是他从未对此抱有期望,以至于现在被这从天而降的消息砸懵了。


 


他对着镜子脱下了衬衣和西裤,镜子里的男人只有24、5的样子,面容俊美,四肢修长皮肤白皙。他侧过身,透过镜子看自己的小腹,那里还是平坦一片,流畅的肌肉线条昭示着年轻与健康。


 


冷静......他告诉自己,他洗了把脸,冷水刺的人一激灵,转而想到,这会不会对胎儿有影响?


 


等等等等,应该先打个电话吧?


 


他掏出手机,在拨通那个号码之后又心虚的挂掉,果不其然,那边孜孜不倦的打过来,佐助不接就响个不停,他没办法,只好接通了电话。


 


“佐助!!”那边鸣人的声音透露着浓浓的焦急:“你没事吧!!?”


 


“没事。”也不算是没事......


 


“我听小樱说你吐了?是生病了吗?有好好吃饭吗?晚上还失眠吗?”鸣人一大串连珠炮说个不停,那边的背景音好像很是吵闹,佐助敏锐的捕捉到了那边叫他的声音,于是欲盖弥彰道:“我没事......只是有点累而已,现在已经回家了。快去吧。”


 


“可是......”


 


“人家叫你呢。”


 


鸣人终于挂了电话。不知为何佐助松了一口气,他盯着显示通话几十秒的屏幕,发了一会呆。


 


他还没有准备好......鸣人也是。


 


 


04


 


老医生对着检查结果,戴着老花镜看了又看,最终说道:“这......”


 


佐助看着他。


 


“这我可是......闻所未闻。”


 


佐助泄了气般倒在椅子上,这位医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身体的事情一般也是找他检查,男人怀孕什么,到医院去会被围观的吧?


 


“怎么一个人来啊?都两个个多月了。”医生一边开单子一边问道,鸣人陪他来过几次,老医生也记住了他,有机会就问,那个黄头发的小伙子,你男朋友,怎么没来啊?


 


“他出差去了。”佐助说。


 


房间里一片静寂,只有钢笔在纸上书写的沙沙声,佐助突然开口道:“如果我......”


 


“我不要这个孩子,以后还会有再怀孕的机会吗?”


 


写字的声音停了,老医生诧异的看着他。


 


 


05


 


客厅只开了一盏灯,电视上播放着无聊的肥皂剧,佐助抱着一小盆圣女果一边看一边吃,看得入神。


 


节目里的嘉宾挑战时跌倒了,佐助笑的差点呛到,正当这时候,门外传来了钥匙的叮铃咣当声,佐助被吓了一跳,呛得更厉害了。


 


“佐助——”鸣人啪的拍开门。


 


“咳咳、咳咳——咳咳咳!”


 


迎接他的是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在鸣人看来,客厅冷冷清清,灯光暗淡,佐助没吃饭,剧烈咳嗽......


 


“佐助!!!”


 


鸣人一把扑过去,将爱人小心翼翼的报了个满怀,佐助“你、你”了半天,在后背的拍打下,在他的手心里吐出一块嚼烂了的——血红的——带着体温的——看不出形状的——小半块圣女果。


 


这他妈的是咳血了啊——!


 


“佐助!你!”鸣人目眦尽裂,沉声道:“你什么都别瞒我!你生了什么病!”


 


‘咕咚’一声,剩下半块圣女果入肚,佐助茫然道:“你怎么......你怎么知道?”知道我怀孕了?


 


原来是真的啊!??鸣人站起来,打开了灯:“走,我们去医......”


 


他盯着手里的“血块”看了一会,目光移向一旁的水果盘。


 


“番茄?”


 


“我想吃酸嘛,”佐助说,“所以......你对这件事怎么想?”


 


鸣人:“什么事??”


 


“就是我......怀孕,的这件事啊。”佐助说。


 


......嗯???


 


 


 


06


 


误会终于解释清楚了。


 


佐助哭笑不得:“你是看了什么电视剧啊......”


 


鸣人很委屈,鸣人觉得无地自容,转而去欺负老婆;把佐助捉住来了个长长长长的亲吻,直到把人亲的满脸通红喘不过气身体发软,才放开:“佐助你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跟我说!”


 


我也是想说的啊......佐助想到,鸣人敏锐的察觉到了:“那天——那天,一个多月前你打给我?”


 


“那个时候我还没去看医生,不太确定,”佐助说,“我......我有些......”


 


鸣人盯着他半晌,说道:“是我的错......那天晚上——”


 


“别说了!”佐助赶紧叫停,“所以,你是怎么想的?”


 


“诶?”鸣人奇怪道,“什么怎么想的?”


 


这一刻终于到了......佐助盯着床单的印花说道:“你想要这个孩子吗?”


 


鸣人没有说话,佐助抬起头来,果不其然看见一张惨杂着不可置信、难以言喻,却又惊疑不定的脸。


 


鸣人说:“难道你不想要?”


 


“我们都没有准备好,”佐助搬出思考已久的答案,“现在我们的事业都在上升期,刚刚你有谈成了一件大案子,我不可能离开一年之久,也不能顶着大肚子在人前出现——”


 


“说到底,”佐助说,“我的心里是觉得自己是个男人的。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经历怀孕和生育。这不仅仅代表着怀胎十月,生完了还有哺乳,孩子一点一点长大,若是我们都要忙于工作,谁来管他?”


 


“鸣人,你明白吗?”


 


 


07


 


母亲曾经说过,“孩子”不仅仅是“生下来”这么简单。他的每一点成长都需要你的关注,他走的一步路,他见过的每一帧世界,他的成长需要很多很多的爱来灌溉。自从有了你们,她说,我的心神都被你们牵挂着。


 


每个愿意生育的女人都是做好了为那个小小的生命牺牲一辈子的准备。


 


佐助说,我没有母亲那么伟大,我还做不到为了孩子放弃事业。


 


他说,鸣人,你能理解吗。


 


 


08


 


“鸣人?”


 


佐助看着从床边站起来的人,他脸上胡子没刮,长途飞机想必让他累坏了;他预想过鸣人也许会暴怒,也许会发脾气,但没想到过他会一言不发。


 


“鸣......”


 


“你休息吧,我们明天再说。”


 


佐助心凉了半截,他看着鸣人走进浴室里,狠狠关上了门。


 


要不......这一刻,他不能否认他的心里动摇了。然而这只是一瞬,很快的他摇摇头,将这些念头甩出脑海。


 


我做不到。他想,我做不到......


 


孕夫是易感疲惫和嗜睡的。当鸣人洗完澡出来后,佐助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他睡熟中的脸颊透出一点点稚气,脸颊被压出睡痕,他好像胖了点,脸圆润了一圈,但鸣人觉得这样比以前那样清瘦的好。鸣人绷着的脸松了下来,他看着床上的人现在还平坦的小腹,轻轻地摸了摸。


 


那里,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


 


他俯下身去,将嘴唇缓缓地、缓缓地贴了上去,像是在对待稀世珍宝一般。他的嘴唇太过炙热,佐助在睡梦中隐隐约约感受到了这温度,在疲乏中挣扎着要醒来,鸣人赶紧用被褥包裹好了他,安抚道:“嘘.......嘘,没事,我在这。”


 


佐助半梦半醒的,有些委屈,他嘟囔道:“鸣人这个混蛋......”


 


“是是是,我是混蛋。”鸣人将人环住,低声说。


 


 


09


 


早餐一如往常,佐助起床的时候是被香气唤醒的,他循着味道爬起来,鸣人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回头说道:“快好了——你先去刷牙吧。”


 


“恩早安......”佐助迷迷糊糊的去了卫生间,直到冰凉的薄荷味在他嘴里蔓延开来,才想起:不对劲,他们俩昨天是不是......吵架啦?


 


镜子里的眼神清明起来,佐助含着牙刷想到:可能这是要冷战?


 


他没想太多。打理干净出来的时候鸣人刚好将麦片端上桌,金色透着油光的薯饼和滋滋响的培根正散发着香味,佐助闻到这味眉头一皱,转身就又进了卫生间。


 


“佐助!”鸣人赶过来,想给他递杯水,佐助推拒着不要,半天才有机会说:“你......你身上的味道......唔......”


 


鸣人换了身衣服出来的时候,佐助已经吐完了。他脸色苍白,躺在沙发上招手:“给我倒杯水。”


 


“抱歉......是我没注意,”鸣人把杯子递给他,在一旁坐下,“下次换点清淡的。”


 


“没事。”佐助说。两人之间沉默下来,鸣人像是思来想去了半天,才说:“我们......去一下医生那里吧?”


 


“我去过了。”


 


“可是,你没看见过她吧?”鸣人说。


 


 


10


 


医生是提前打好招呼的,对于两个大男人排在一群大肚子的女人的队伍里视而不见,机械化的道:“衣服掀起来。”


 


冰冰凉凉的东西抹上去,皮肤都起了一小层鸡皮疙瘩,医生将器械移上去,有些用力;鸣人握住了他的手,佐助觉得有些过了,他想挣开,说:“放手......你不至于吧?”


 


然而那头越握越紧,佐助都觉得有些痛了,他抬起头来,见鸣人一动不动地望着屏幕,便转头去看医生。他想着这有什么好看的......教科书上都见过,三个多月根本就没办法看出人形更何况他怎么显怀.......然而这一切,在他看见那黑白色扇形图之后全部忘了个干净。


 


“这是......这是孩子?”佐助问道,他的声音有些哑,有些讶异。


 


“准确说是胚胎,”医生严肃道,“你这是第一次来看?”


 


“是的......”


 


那人像是翻了个白眼,两人感受到了明显的鄙视视线,医生阿姨说道:“知道怀了就应该来看,怎么拖到现在!”又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什么以前她见过的不负责任的年轻父母。然而佐助现在已经完全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了,他的双眼紧紧盯着那不停动着的屏幕,在一片黑的白的光影里,有一个豆芽儿大的小东西,像个小虫子似的蜷着,能看得见巨大的脑袋......


 


“这是我们的孩子。”鸣人说,他的另一只手也握了上来,将佐助的左手包裹了进去,他的眼睛终于肯从那屏幕上移开,他看着佐助,再一次重复道:“我们的孩子......”


 


像你,又像我。


 


佐助觉得喉头有什么哽住了,他说不出话,他想伸手去摸摸小腹,但上面还放着仪器,他转而去看那图像。那小小的,脆弱却茁壮生长的生命正鲜活地存在于他的身体内,而他的存在是基于他自己,和他的一生的爱人——这让佐助想到,那天他刚刚发现自己怀孕时,在自家浴室里的慌乱与不敢相信,和......完全无法抑制的、从心头涌起的,真实的欣喜。


 


——16、7岁佐助和鸣人,被学校论坛的一张照片吓得离家出走,回来后得知了自己这个与众不同的身体的秘密;当时的他是怎么想的?


 


 


“如果他真的怀孕的话,他会选择不要那个孩子吗?一个属于他和鸣人的孩子?”


 


“他们现在没有能力,没有经验,给终将出生的那个孩子正常的生活,但是若是有了他,他想自己应该会选择把他留下来吧。”


 


 


......佐助转头看向鸣人,他的眼睛明显闪着希冀。佐助张了张口,觉得现在说什么都好像不合适,他最终说:“面码。”


 


“什么?”


 


佐助抬起头来,他看起来有些释然了:“孩子的名字,就叫做面码吧?”


 


.......


 


“你是说我们的孩子?”鸣人在吃饭时含着一口拉面茫然地抬头问道,佐助嫌弃地躲远了一点:“如果!如果!”


 


“我想想......”鸣人盯着映出两人面容的拉面汤,认真道:“就叫面码吧!”


 


“谁会给孩子取这种随便的名字啊!”


 


“我是认真的啊!?”


 


......


 


鸣人先是呆了一下,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他的笑容先是从嘴角翘起,后来牵动整个面部,一个偌大的笑容洋溢在了脸上。


 


“佐助!”


 


 


11


 


“等一下!鸣人还没下班呢!这份文件看了再走!”小樱使出浑身解数将老板挡住,忍无可忍道:“你这是早退!”


 


鸣人毫不讲理:“我是老板,我爱早退早退!闪开!”


 


“不行!!”


 


经过一番争斗,鸣人还是被按在了办公桌前乖乖看文件,并可怜兮兮的给佐助发消息:“还有一个小时。”


 


那边回:“到点再下班!”


 


鸣人蔫了,小樱得意道:“连佐助君都不挺你了......你还是先工作吧。”


 


“奴役你老板。”


 


“你活该。”


 


纸张的翻页声在安静的办公范围里异常明显,小樱等了一会觉得无聊,玩起了手机,她和小姐妹们聊了后八卦心起,问道:“佐助在哪度假?”


 


“无可奉告。”鸣人从成堆的文件里抬起头贱兮兮地说。


 


“切,我难道不会自己问?”


 


然而小樱问了半天还真没问到,她只好甘拜下风:“佐助君的老公,请问佐助君在哪里度假啊。”


 


鸣人听了很受用,但还是说道:“美丽的春野樱小姐,关于这件事,我无可奉告。”


 


看着好友蹬着十八厘米的高跟鞋气势汹汹冲出门,鸣人心情大好,他拎起外套出门,还吹了声口哨。


 


 


12


 


“佐助——哇好香!”鸣人像是循着味道觅食的大型犬,钻进厨房从后面抱住了佐助,伸手拿了一块排骨扔到嘴里:“呜呜呜好吃!好好吃!”


 


“啧,你洗手了吗?”佐助转过身来,已经五个月的身孕让他无法穿正常的衣服,他身上套着宽松的家居服,腹部浑圆,鸣人凑过去在脸上偷了个香,又摸摸他的肚子,说道:


 


“我回来了。”


 


“我开动啦——”鸣人双手合十,看着桌上的菜肴,纠结半天还是选了他最喜爱的红烧排骨下第一口,边吃边说:“话说,今天小樱又在问你去哪里度假了,为什么我没有一起,为什么你没去公司,还怀疑我是不是在外面养小三......”


 


“噗,”佐助忍不住笑出声,“你怎么答的?”


 


鸣人没好气道:“我说,让她的脑洞死于非命吧,我上辈子是佐助的,这辈子是佐助的,下辈子还是佐助的——”


 


“就贫吧你。”一筷子蔬菜落入碗中,鸣人苦了脸,也只好吃下去。


 


晚饭后的休息时间两人懒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吃水果,自从双方父母了解了这件事后,家里各种补品,营养品,水果就没少过,鸣人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爱人的肚子,那圆润温软的手感让他爱不释手。一开始佐助还不耐烦的把他的手扒拉下去,后来就懒得管了。看到无聊时,鸣人横躺下来,将耳朵贴在佐助的腹部,摸着那圆嘟嘟的一团说到:“都五个月啦,面码和爸爸说声话呗。”


 


“......”佐助无奈道:“他听得见才怪了。”


 


正说着,两人皆是一愣——刚刚佐助明显感觉到,那处孕育着小生命的地方被轻轻地提了一下,鸣人一把抓住他的手,对肚子说道:“儿子,再动一下?”


 


毫无动静,佐助轻轻笑道:“面码,可怜可怜他。”


 


这次,将手放在肚子上的鸣人清晰地感受到了那轻轻地震动,他激动又欣喜地‘吧唧’在那肚皮上亲了一口,之前他们去产检,得知是个儿子,鸣人还想着若是个女儿就好了,现在也是同样的开心,他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没告诉我?”


 


佐助一挑眉:“昨天......是你没有密切关注我们儿子的错。”


 


“是是是我的错。”鸣人满口答应,最近工作上的事情也没有怎么操心,两人的生活重心全部转移到了这个小生命上,却也无比充实。家里的婴儿房已经装潢好,粉蓝粉蓝的小床玩具衣服已经俱全,全都是两人一起去买的。


 


鸣人摩挲着爱人的手指,摸着摸着就往上走,在他脖子下巴那块一捏,佐助笑道:“你这是干什么?”


 


他眼里全是笑意,甚至有些勾引的意思:“才五个月,你就忍不住啦?”


 


鸣人尴尬的摸摸鼻子:“没有......”


 


佐助握着他的手腕,两只手一齐伸进了宽松的居家服里,棉质的内衣已经湿透,鸣人瞪大了眼睛,佐助最爱看他这幅傻样,引着那手指触到了湿地不成样子的下方,在他耳旁说:“可是我也忍不住了,怎么办?”


 


这不知死活的家伙还往他耳朵里吹气:“鸣人......”


 


被吓得都僵掉的手指一动不敢动,被牵着顺着那微微开合的小缝摸了进去,沾了一手水,鸣人吞了口口水,嗓音嘶哑地说:“佐助,我怕伤到你。”


 


“现在已经没事了,”佐助另一只手将鸣人身上衬衫扣子全解了,一口咬了他的耳垂,含糊不清道:“你小心一点不就......”


 


话未说完,就被人打横抱起来:“那也不能在沙发上!”


 




带球普雷






 


尾声:


 


今天的木叶出了件大事,他们消失一年多的二把手,二当家,或者说是老板娘——终于回来了。


 


——而且还带了个奶娃娃。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职员们全都疯狂了,全都挤在电梯口看老板一家三口,两个西装革履浑身散发着骚包气息的家伙,加上手上抱着的小小粉粉软软一团,这诡异的气氛居然该死的和谐。电梯开了,一众吃瓜职员排成两行列队围观,有好事者不怕死的上前询问:“老......老大!请问这是您......儿子吗?”


 


鸣人一脸喜当爹的笑容,捏着儿子小手挥挥:“是啊。”


 


啊......众人被萌化,没注意到老板娘不自然的神色。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小樱一脸三观崩塌的表情,“代孕?试管??为什么佐助消失那么久?”


 


鸣人手上抱着的小家伙起码已经有三个月大,胖乎乎的小手有力的揪着老爸昂贵的领带,把鼻涕口水全糊在上面,鸣人也不恼,估计连儿子放个屁都是香的;反倒是佐助昂首阔步面无表情试图散发着总裁气场,仿佛这孩子不是他生的。听了友人的质问两人也不回答,神神秘秘的样子越发让人好奇,佐助扯了张卫生纸把父子俩弄得一团糟的麻烦收拾了,托着孩子小屁股把他抱回来,面码虽然年纪小,但非常认人,在佐助怀里乖得不行,又或许是对母体的亲近吧。


 


“啊......”小孩张着嘴‘啊啊’,一坨口水就掉了下来。佐助飞快的用他的口水兜给他擦掉,拧了把他肉嘟嘟的小脸。


 


“来,和小樱阿姨打个招呼~”鸣人拿个玩具叮铃当啷地吸引孩子注意,活像逗狗的,佐助瞪他一眼,结果那不争气的傻儿子一下子转过头来,朝小樱甜腻腻傻乎乎地笑了;樱姑娘母性一下子被击中,捂着胸口倒地。


 


“讲真,若不是你们都是男人,我真以为面码是你俩生的,”小樱认真观察后说,“你看他的发色肤色和脸型都像佐助君,但是这蓝眼睛,六道须,和鸣人一模一样......等等你们真的没有去参加什么科学实验吗!?”


 


鸣人和佐助对视一笑,心照不宣地同时想到:这可是秘密。


 


 


-END-


 


 


 


 


番外1:关于孕期出门的事


 


“......我拒绝。”


 


“但是佐助你不能天天待在家里啊!都要长霉了!”鸣人将手里的一副抖了抖,理所当然道:“来,换衣服我们出门!我今天专门请了假!”


 


“可是让我穿女装和假发是什么鬼啊!”佐助崩溃道:“我拒绝!”


 


“那难道你想穿男装?可没有孕夫装喔。”鸣人冷静地提醒道。


 


......


 


最终佐助败给了黑恶势力,鸣人领着个貌美如花的“孕妇”媳妇出门了。浅紫色的连衣裙凸显出他已经四五个月的身材,白又直的长腿套在雪地靴里,尾端卷曲海藻般的长发在身后摇曳,鸣人托着下巴道:“不愧是我媳......啊!!佐助我错了......”


 


“男孩子用粉色床单?太娘!”佐助压低声音说道。


 


“粉色怎么了?粉色挺好的!”鸣人据理力争:“小婴儿哪里懂这个!粉色多可爱啊!”


 


“没想到你还有一颗少女心,”佐助冷笑道,“那要不要把我们卧室的床单也换成粉色啊?”


 


然而他低估了鸣人的不要脸程度:“好啊。”


 


“你......”怎么不按套路来。


 


“我觉得,佐助的肤色,特别是......的时候,白里透红的,特别配那个床单的颜色......”竟然还在大庭广众下开黄腔,凑在佐助耳边说道,“说实话,我觉得黑色或者红色也不错,那样......”


 


佐助的脸一点点红起来,一路烧到了耳朵尖,鸣人揽过“她”,手指尖在他背后轻轻撩拨:“上次我说的......”


 


“小伙子啊......”旁边老大妈苦口婆心道:“媳妇都怀孕了,你还和她争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干什么呢!我说啊,孩子谁生的,谁决定买什么!”


 


两人目瞪口呆,佐助最先反应过来,拿了床浅蓝色的,对鸣人一挑眉:“孩子谁生的,谁决定买什么。”


 


鸣人:“......”


 


 


番外2:关于孩子和谁姓的问题


 


“当然是姓宇智波!”


 


“当然是姓旋涡!”


 


“哇——”


 


像是受不了父亲们的噪音,婴儿床里的小家伙张口就哭起来,佐助不动声色地踹鸣人一脚,过去把孩子抱起来。


 


“不哭不哭啊......就是你那个混蛋老爸,天天吵你......”


 


鸣人翻了个白眼:刚刚是谁和我吵来着?


 


他凑过去想要抱下孩子,却被佐助躲开,他俩你闪我躲地玩了几下,佐助突然说:“停!”


 


他脸色发青,小声说:“我有点不舒服......”


 


鸣人瞬间起了一身冷汗,忙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上医院吗?”


 


佐助眉头微簇:“不知道......可能是还没休息好吧......”


 


鸣人一阵愧疚,本身这件事就很伤身体,他还和佐助争论半天......结果还没愧疚到一分钟,他就听佐助说道:“所以......孩子就归我姓吧。”


 


“哈!?”鸣人看见佐助那一脸狡黠的笑容就明白了,虽然气恼但放了心:“你这家伙,敢骗我......”


 


“哈哈哈哈谁要你这么傻......”


 


鸣人抱过孩子,之间刚刚哇哇大哭的面码脸上干干的,哪有哭过的痕迹?他哭笑不得地刮了一下儿子的小脸:“小骗子。”


 


——这点随你佐助爸爸。


 


 


番外3:关于孩子到底和谁姓的问题


 


“不姓宇智波,也不姓旋涡。”


 


在一番争论后父母们也发表了意见,然而水门义正言辞道:“姓波风!”


 


......逐被暴打。


 


最后孩子还是姓了宇智波,原因是面码这个名字是鸣人取的。然而后来生的小儿子恰拉助和鸣人姓,那就是后话了。


 


 


-END-



评论

热度(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