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假戏真做 02

诗之:

Chapter 2


 


路人们给予这个一头乱糟糟金毛,身上西服套装皱巴巴的青年以奇怪的注视,怎么看这个高大帅气的青年也不该落魄到如此地步——脚上还穿着酒店的拖鞋!


 


鸣人这是才管不了那么多,他的脑子里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早上从motel的床上醒来发现自己和同性发生了guan xi,被子上全是斑驳的jy,散落一地的衣物昭示着昨晚是怎样的激烈。这种情况,想想不论放在谁身上,都必定是落荒而逃吧?


 


关键是,是他上了别人,而且对方是那个宇智波!那个不可一世、这辈之中号称商界新星的宇智波佐助!


 


最关键的是,他是喜欢女孩子的啊!!


 


鸣人急匆匆赶回家,因为一时慌乱,钱包也没拿不能乘车;等走到家门口,又发现钥匙也丢在了那个酒店。


 


啊……!操dan的世界!!鸣人狠狠的揉了两把头发,转身下楼。这种时候他也别无选择,只好去找备用钥匙的持有者——他父母的家了,他本是喜欢回他父母家的,只是最近,他不太愿意听他们谈一些事。


 


 


“诶?钱包钥匙丢了?是小偷吗?”玖辛奈将早午餐端上餐桌,看着都25岁了还和小孩似的狼吞虎咽的儿子,在结合去一趟夜dian就丢东西的事实,真的很想使劲抽他几下。若不是这孩子好歹有认真工作,否则就真的是家里蹲了。


 


“不是小偷。就、和丁次鹿丸他们一起喝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鸣人咽下一口美味的火鸡三明治,感觉这才活过来了。他擦了擦嘴,准备等会和鹿丸联系把话串通好,本来这么大了波风夫妇不会查岗……但是他心虚。


 


“啊……那真的是要小心啊。”玖辛奈还是有些怀疑,但她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


 


爸爸坐在一边的沙发上,默默地打量儿子。有意思啊……


 


从衣柜里找到了很久以前放在这里已经不常穿的运动服,鸣人扯了扯外套下摆,感觉有些装嫩了,这是学生时代的旧衣服了,就连仅仅穿上都让人感觉年轻不少。我也不小了啊,他想,周围的朋友有很多都开始陆续生孩子结婚,鹿丸和手鞠都确定了,估计也就这两年的事。可他这么久以来,身边一直没有个人,虽说一直喜欢小樱,但也没有真的认真去追吧?小樱是不是看透了这点,所以从未考虑过他呢?


 


“我可不是个什么好好谈恋爱结婚生子的人啊……”他自言自语道。


 


“哪能呢。”背后一个声音突然想起,下了鸣人一跳,浑身鸡皮疙瘩都要炸起来了,“都是有这个过程的,难道你要孤独终老一辈子?”


 


“是老妈啊,”鸣人无奈了,“进我房间不敲门起码也要出个声吧……吓的我神经错乱了都。”


 


玖辛奈在他头上呼噜一把:“别扯开话题,跟你说正事呢。你看小樱这不是结婚了吗,你也该放弃啦。我这里有好几个很棒的女孩子,个个漂亮聪明,你看看……”说着手中塞了一把照片到鸣人手中,最上面一张是一个黑长直,看起来很温柔的女孩子。


 


“啊,这个挺好,我把她放在上面来着,”玖辛奈说,“日向家的大小姐,就是你那个朋友宁次的本家妹妹,性格挺温柔的,虽然没有小樱那样像我,但是是很适合结婚的女人啦~”


 


鸣人翻了两下,道:“老妈,我不想相亲的说……”


 


“也不是相亲!”玖辛奈笑嘻嘻的设下陷阱,“也就是给你一些和女孩子们接触的途径而已。你平时都没接触什么女生吧。”


 


“很多啊!”鸣人据理力争,“公关部的,秘书,还有杂物的女孩子;外面也有别家公司的高管……”


 


“——所以你拿到他们的电话号码了吗?”


 


“……没有。”


 


“所以说……”


 


“真的不用!”鸣人突然声音很大地说道,“我不需要这种联系方式!很功利!”


 


玖辛奈似乎被吓到了,以她的性格,鸣人本以为要被狠虐,但这次她没有。玖辛奈只是看了他一眼,但是那眼神让人很沉重。


 


外面波风水门在敲门,“怎么了?怎么和你妈妈说话声音这么大?”


 


“没事。”玖辛奈说,回头又狠狠瞪了鸣人一眼,摔门出去了。鸣人一直觉得自己老妈很年轻的原因是,玖辛奈很活泼,对一切充满了好奇,该成熟的成熟,但一直保持着时尚和小女孩般的元气。特别是在成年后他经常下意识的将母亲划为“需要保护的对象”和“需要敷衍的对象”,但想来是离家太久,都忘了他母亲是个可以徒手将他击倒在地,在商场上和父亲一起开拓天地的女人,这些年公司的事情交给他了,但不代表她就没有能力做了。


 


得找个时间道歉啊……他想。刚刚不知怎么的,一被她说道和女孩子们见面相亲,他就想到昨晚佐助被压在他身下,轻喘着说“快点……”的画面,心里一急,就冲动的对母亲发火了。


 


佐助那家伙……是第一次吧?当他刚开始被进入的时候浑身都在颤抖,疼的咬住下唇直到发白,完全不能适应这种程度。他有好好休息吗?受伤了吗?


 


“鸣人。”水门道,“我们谈谈。”


 


 


电话铃声响起,鹿并不起身,艰难地用手指去勾一尺之远外茶几上的手机,努力了半天也没够到。真是麻烦......他叹了口气,只好从沙发上坐起来接道:“喂?”


 


“鹿丸.......”


 


“鸣人你这个家伙昨晚跑到哪里去啦?!”鹿丸蹭的站了起来,“你知道我们找了你很久吗?”


 


“啊......”鸣人挠挠头,“不好意思......但是现在你可以出来一下吗?有、有点事想商量......”


 


“是关于昨晚上的事吗?”鹿丸边穿外套边道,“难道又闯祸了?”


 


“啊,算、算是吧......”鸣人含糊道。


 


 


半小时后。


 


“这还叫‘算是’?!!!!!”鹿丸这么冷静的人也要暴走了,“你睡了宇智波????!!!”


 


“嘘—!小声点!小声点!!”鸣人按着他坐下来,“所以我才来找你!你看他那么好面子的人!虽然昨天我们俩都没认出来对方,那啥的时候也非常配合......总之要是他来找我的麻烦怎么办啦!”


 


鹿丸努力调整一下表情,抹了两把脸,过了半晌才道:“所以你是同志吗?”


 


“不是......等等你先帮我想办法......”


 


“喝醉之后说不定是做的你内心深处的渴望呢,”鹿丸吐槽道,“难怪小樱一直看不上你,原来她早有察觉......女孩子都是很min感的。”


 


鸣人:“......”有意思吗。


 


“我觉得你不用太担心,他应该不会来找你的麻烦,”鹿丸正色道,“第一,你说了他是个好面子的人,是你睡了他而不是他睡了你,他应该不会把这事大肆宣扬,或者他这辈子都不会想看到你了......第二,如果他想要私下寻你的仇,那我也没有办法。”


 


“.......哈?”


 


“我是说,你没有任何办法,毕竟是你对不起人家。”鹿丸总结道。


 


“但是是他在厕所先诱惑我的啊!我也不是同志!”


 


“过失杀人也是杀人......”鹿丸打发道,心里道这种事我才不想管呢,刚好抬头时看到不远处的什么东西,表情凝固了。


 


“嗯.......鸣人我刚刚可能说错了一件事情,”鹿丸道,“我说他这辈子都不会想再看见你......是错的,嗯,再见。”他迅速站起来在桌子上留下了他这部分的钱和小费就撤了,鸣人一头雾水,知道身后传来一声春风和睦的招呼:

“鸣人。”


 


鸣人转过头,刚刚还在被讨论的人就在面前,他傻眼了。佐助一身得体的三件套,大衣搭在手臂上,朝他笑得一脸和煦:“真巧,我有事找你呢。”


 


真巧个鬼!肯定是动用什么手段查到我的位置吧!


 


而且还笑了!这个冰山也有笑成这个样子的时候?总觉得他笑容下有什么奇怪的打算呢!


 


我......我还是逃吧......


 


但是逃不掉啦!


 


佐助毫不客气的在他对面坐下,开门见山道:“鸣人,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吧?”

评论

热度(305)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