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假戏真做 06(滴滴滴)

诗之:

Chapter 6


 




遇见前男友是什么感觉?


 


尤其是当你还对他有感情、两人分手地莫名其妙、他对你一如平常、身边还是那群熟悉的朋友的时候?


 


是不是感觉你们如同以前一样,没有分开过?


 


手鞠其实有些后悔了,坐在这群人里面,要开开心心的和大家一起闹,对她而言还是有些困难。再怎么看上去坚强,她也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既然你是这样看的婚姻……我也不试图改变你的想法了。”


 


“所以你是这样理解我的意思吗?”


 


“至少我以为你会改变……为我,像我这样。”


 


 


 


周围的朋友都笑着叫着闹着,起哄要鸣人佐助亲一个,要掏出手机录像,吧台前搭讪同一个姑娘的两个男人吵了起来,舞台上身着性感的姑娘跳起舞来。


 


烦躁。


 


“手鞠。”突然旁边有人叫她,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时,有人抓住他她的手臂,她踉跄站起跟着走了出去。


 


什、什么情况?


 


手鞠抬头,看到的是鹿丸的后脑勺和背影,游戏被打断的朋友们都安静下来看着他们俩走出去。只有鸣人开口道:“要多久回来啊?”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不回来了。”鹿丸头也不回,声音远远地从那边传来。


 


“好啦好啦!我们玩自己的吧!”鸣人一拍手,“宁次!!”


 


“啊?”被点到名的宁次猛地被吓一跳,“什么?”


 


“在一位异性上方做俯卧撑20个!快快快不许耍赖!”


 


“哈?!”宁次莫名其妙,“你又不是国王!不对,重点是手鞠和鹿丸……”


 


“别去管他们。”鸣人笑吟吟的说,但是眼睛里有些微妙的神情,“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被故弄玄虚地糊弄了一番,宁次都忘了鸣人并不是国王这个设定,傻乎乎巡视一圈,目光定在了天天身上。天天刷地打了个冷颤,哇靠,鸣人刚刚说要报复回来,是来真的么……


 


 


 


“……鸣人你给我等着…………”五分钟后,天天暴躁地诅咒道。


 


“下一轮下一轮~”自诩party queen(如果小樱在的话还要理论一番)的井野开始熟练的洗牌发牌,在拿到自己的牌之后诶了一声。


 


大家都有了预感……果然,“我我我!终于抽到了!”井野抱着牌亲了一口,“妈的被你们这群腐臭的脱团狗秀了一晚上!看我怎么整你们!”


 


鸣人身上一阵恶寒,在场的脱团狗,怎么看都是说他吧?


 


“要不我们偷跑吧?”他悄悄和佐助说,佐助正在吃水果拼盘上的圣女果,一整盘快被他吃完了,他鼓着一遍腮帮子说:“为什么要跑?”


 


你是不知道井野的凶残啊……鸣人刚要解释,国王已经选好人了——不是鸣人,也不是佐助。


 


“怎么这样?”被抽到的姑娘和井野一起叹气,井野道,“鸣人你可不可以和她换牌?我真的很想整你,你就成全我吧。”


 


哪有这么说话的?鸣人叹口气,看周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连佐助也是,他只好说:“那我给你们买杯酒怎么样……”


 


“不行!”异口同声。开玩笑,今天聚会就是来整一对新人的,哪有这么简单?不给我们来个大的怎么会放你走~


 


“那我买一杯给佐助……”


 


“不,”井野道,“你调一杯给佐助君吧。”


 


诶?佐助停止了咀嚼,看向鸣人,眼神的意思是“你还会调酒?”


 


“啊……”鸣人略不好意思地说,“年轻的时候闲的没事干学的……”


 


事实证明这个“闲着没事学的”水平,确实非常业余,在差点摔了几个瓶子杯子之后,鸣人终于倒腾出一杯浅蓝色的饮品。在众人的怂恿声中,佐助非常怀疑地抿了一小口,那个样子像是逼着他去喝毒药一样。


 


众人紧张的看着佐助。


 


“……意外的还不错。”佐助评价道。估计是因为酒精度数很低,甜味蔓延在口中没有一丝犹豫,他顿了一顿,一口气将那一小杯喝掉。他的喉头上下动了动,一滴蓝色的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滑了下来,透过折射了五彩的光的玻璃杯和饮料,鸣人看见他的黑眸闪闪发亮。


 


这、这个家伙是一杯倒啊!


 


鸣人腾地站起,抓着佐助手腕将他拖了出去,被莫名其妙落在原地的众人不明所以,今天这是第二回了啊,情侣们。


 


不禁叹气起自己还是一条单身狗。


 


“去、去哪里啊?......鸣人??”被按在酒吧后面的小巷子墙上猛亲一记,佐助脸上有些酡红,唇齿间是馥郁的果香,他吐气如兰,眼神恍惚。


 


“你不能喝酒就说啊......”真是拿这个看起来无比精明的家伙无语了,鸣人按耐住胸口汹涌地冲动,将头埋入他颈间,佐助看他似乎好玩似的,拨弄起他柔软的金发。被滚烫的指尖插【入发间拨弄,鸣人深吸一口气,捉住了他的手腕,又一个深吻下去。






车如流水马如龙






 


请大家告诉我吃得饱不饱?!——


接下来就要虐啦,酸爽的那种,HE是当然的啦不要惊慌嘿嘿嘿



评论

热度(329)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