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重生星途 01(

诗之:

*鸣佐 架空现代 娱乐圈 重生复仇


*影帝x(新晋)影帝,两人一起进步、打击仇人,登上人生巅峰(?


*娱乐圈的话是中国背景,地名虚构,就想想一堆日文名字的人......混中国娱乐圈?






1


这个门卫好帅。


 


修长的身段,宽肩窄臀细腰长腿,硬生生把门卫的制服穿出了一股子明星范。白领姑娘盯着他太久以至于对方感受到了这股视线,看过来,一双深邃干净的黑色眼睛和白玉般的面庞直接让这姑娘红了脸,她低头匆匆走出了办公大楼,心里想现在的门卫都这么帅了嘛?不愧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


 


 


吓死了......宇智波佐助压了压制服帽檐,松了口气,当刚刚那个姑娘看过来时,他差点以为暴露了,因为长得太帅而被暴露“潜入”大公司,简直不可饶恕——还好因为同样“太帅”的理由而被放过。


 


他压根没想到人家只是欣赏一下自己的外表而已。佐助抬了手腕看看时间,早上十点二十一分,刚好。他四周望了望没有多余的人在,便跟另一个门卫道:“我去上个厕所,要我顺便带点喝的吗?”


 


那个门卫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平日里就非常看不起他——明明门卫什么的是需要体格或一定打斗的经验技能,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使了什么手段进来的。


 


肯定是哪个富婆养的小白脸,这样想道,他敷衍道:“谁要你去厕所给我带喝的?快去快回。”说完便不理他,佐助好脾气地笑了笑,转身诅咒道让这个傻逼上厕所没有卫生纸吧卡密。但他不是什么信教之人:若是有,为什么人在受苦受难的时候没有上帝来拯救呢?


 


人只能靠自己。


 


佐助走路的步伐非常轻快,不一会便从消防楼梯上到了6楼,他避开摄像头闪身进入一间几乎没有人来的杂物间。


 


 


“叮”地一声电梯开了,一个中年男子身穿廉价西服,满头大汗的站在电梯里,电梯刚上了五层就被打断,他本来张口想骂娘,却看见一个气质不凡的俊美青年提着公文包走进来。


 


青年面无表情,身上穿着一看就是高级定制的三件套,扣子扣得一丝不苟,袖口干净整洁。中年男子及时刹车,把一肚子抱怨吞回去。这种人一看就是哪家的小公子;这气度,这面相。青年刷了卡,伸出葱白的手指按了顶层,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能上顶楼的,除了公司顶层的27人和三名助理,共三十人,在没有别人;而这名青年难道是那三十人中的一个?难道是助理?


 


不不,中年男子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这个青年怎么看都是出身不凡的人之一。那27位高层,除了大腹便便的地中海大叔以外,原来也是有这样的年轻人的。


 


真是年轻有为啊......在中年男子慈爱的目光中,电梯门关上了,从二十楼继续往上走。这个青年,应该说,宇智波佐助,整了整衣领,在镜面的电梯门后,目光有些发散。


 


这套衣服还是,当他是宇智波家的小儿子的时候的衣服。


 


十年前,当宇智波家还是Y市呼风唤雨的大家族时,他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又有慈爱的父母,能干的大哥,宽松的家庭环境,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宇智波家以娱乐、时尚产业为主,旗下品牌无数,“团扇”更是娱乐公司的大头。但佐助从小便对经商不感兴趣,跳级上了大学之后便是一头扎进学术圈里不出来,父母也由着他去了。直到十年前的那一天,宇智波家族受到了“根”的恶意攻击,父母与哥哥力挽狂澜,却被......


 


顶楼到了。


 


佐助收回心思,对着镜子稳了稳心神。十年了,他对镜子里的自己说,我为了这一天等了十年。


 


“哎你是谁......?”门口负责接待的助理刚准备失声尖叫,后颈却被砍了一手刀,佐助轻声放下这具沉甸甸的身体,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助理在昏倒前最后一秒想到,他本来是来接迟了快一个小时的高层之一,为什么是一个陌生的青年刷了他的卡上来?


 


“嘿。”


 


小声的一句话仿佛石破天惊一般在守卫耳边响起,这个壮汉一惊,感觉到冰凉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脖颈,他想张口呼救,却被威胁道:“扔掉你的枪,安静点。”


 


守卫战战兢兢地将手上的枪扔到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但不远处他的同伴却察觉到了这点微小的异动,举枪对准被挟持的同伴。


 


“刷”,被挟持的守卫感到耳边一阵风,然后自己的同伴便倒地了,脖子上赫然插着一把蝴蝶刀,蝴蝶刀这个东西,小混混喜欢拿着它玩耍威风泡妹子,但真正会用的人能用它攻击——就像刚才。他小声颤抖着求饶道:“这位......这位先生。”


 


本来是想说这位好汉——或是这位大侠——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身后的青年照应在玻璃上的身形清瘦有力,让他联想到某种特殊职业的人,或者说,杀手。


 


“我、我不打扰你工作,”他脑子转得飞快,不停道:“我现在马上下去,不报警,我也没看见你长什么样子!”他为了更有说服力而闭上了眼:“请放过我!我和里面的高层都没有关系!我只是个打工的!”


 


“哦?有趣,”他听见背后的人饶有趣味道:“这么说,你是没有做过那种不干净的事咯?”


 


“比如十年前......去给某位娱乐业大亨的公司里......装点东西!”青年手指一动,薄薄的刀片瞬间划破脆弱的脖颈动脉,他的手飞快撤回,血液喷溅但没有粘上身上一点。大汉倒地沉重地一声“咚”,让会议室里的人都听见了。


 


“扣、扣。”两声不紧不慢的敲门声响起,会议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一齐看向门口,又回头张望一下长桌尽头的老人。那人手压一压,示意他们稍安勿躁。门打开了,是一个衣着讲究容貌端丽的美青年,他笑道:“各位有没有想我?”


 


“你......你是!”离门口最近的胖男人大惊失色地站起来,指着他的手指颤抖:“你不是、你不是死了吗?”


 


“是啊,我死了,以宇智波家最小的儿子的身份,”佐助手上黑洞洞的qiang管指着他们,把邪恶的笑容发挥的淋漓尽致,仿佛真是个狠角色:“但是我以千鸟的身份活着......在过去的十年里。”


 


他就是千鸟?那个大蛇丸手下第一的杀手?!在场人大惊,只有为首的老人稳坐如山,仿佛早就知道他要到来。


 


“来,我们好好叙个旧。”佐助坐上桌子,手里的qiang闪着危险的光芒,他却毫不在意的把玩,“先从你开始吧,——团藏?”


 


被称为团藏的,正是坐在长桌尽头的老人,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盯着佐助几秒,然后道:“我早知道那个扔到海里的蠢主意行不通,本以为那个光做研究的宇智波学士不会有什么反抗之力,看来是我小看你了。”


 


“当然,”佐助咬牙切齿,“买通我的同事出卖我——真是个好主意,可惜最后毁在了那几个打手身上,我看你是忘了叮嘱他们我可是个宇智波家的人。”


 


“我非常好奇,你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团藏问道,仿佛自己不是被qinag指着的人质,而是一个关心年轻人的晚辈,“受了那么重的伤,扔到几百海里外,我真有点担心你,”他露出一点轻蔑的笑,“肋骨的伤还痛吗?”


 


“托你的福,非常好,”佐助怒极反笑,“然而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大蛇丸会在那天那里见客户,而他看中了我的身体作为实验体。”


 


“原来是这样。”团藏了然,大蛇丸虽然是混hei道的,但却是个科学怪人,专喜欢做人体试验,研究永生转世变异人......同时还能在这世道混出头,也是个人才。


 


佐助当时被救起,等身体转好后就一面作为大蛇丸的实验体,一面作为他手下的杀手在外做任务,代号“千鸟”——以雷厉风行的作风和轻盈狠辣的手法这两种绝对矛盾的特点而闻名;这其中,有多少是他自身的素质,多少是大蛇丸的实验,就不得而知。


 


“那么我们就话不多说?”佐助的耐心用尽,站起来喝道:“根——!!!”


 


这一声如雷贯耳,如果细看,会发现佐助的眼睛都红了:“我宇智波佐助!来报十年之前,我宇智波家两百人灭族之仇!!”


 


 


 


 


“今天我们来庆祝‘东山再起’一周年的日子啊,”宇智波美琴开玩笑道,“十一点整不许迟到哦佐助!”


 


“好的老妈,”年轻的宇智波家小儿子肩头夹着电话,急道:“我这个实验做完就去!拜拜!”


 


宇智波美琴无奈看着挂断的电话,和丈夫宇智波富岳道:“这孩子......”


 


“没事,”一家之主摆摆手,“他不喜欢这种场面,晚点来没关系,露个脸就行了。”


 


“他会来的。”宇智波鼬笑道:“佐助从小都是言出必行。”


 


——于是这是佐助与家人的最后一通电话。在那之后,宇智波财团聚集了几乎所有的族人的聚会会场,在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灰飞烟灭。


 


“团藏————!!!!!!!”佐助瞠目欲裂,是团藏,是他,佐助非常确定!因为商业上的打击没有击倒宇智波家,他就直接把人毁了!


 


案件判定为精神病人的自爆式袭击——简单粗暴的替罪羊,简直都懒得解释,宇智波家两百多的人命就被这样掩盖过去。


 


——我会复仇的。


 


佐助一直都是言出必行。


 


 


青年身手利落,不过几秒已经有四五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肥胖高层倒地,团藏动动手指,就有不少保镖从暗处出来护主,这群保镖身着暗色夜行衣,动作统一,杀伐决断,刚斗几个来回,已经让佐助身上挂彩。


 


佐助一个后翻跃出他们的控制领域,站的远远的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暗部,久仰其名。”子弹用完了,他感觉呼吸有点快,左手不动声色的按住受伤的腹部道:“不过,还是太慢!”


 


暗部只觉得眼前一花,有几个就已经倒地,到了这种时候佐助也没忘记清理地上正在往外爬的几个废物高层,分了点心去补刀,结果被团藏一把掐住脖子!


 


好快!佐助反手一刀削了旁边准备给他致命一击的最后一个暗部,有点泄气般松手,手上的军刀咚的一声掉在地上。团藏嘲道:“你们宇智波......都是这样,话说的好听,实际上,”他手上用了点力,便看到佐助脸都紫了呼吸困难,“都是废物。”


 


“......”佐助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是要说什么,团藏凑近了去听,听到他说:


 


“......去死吧。”


 


团藏一惊,赶紧松开手后退,结果被佐助一个反扑按在地上。佐助道:“能拖你下地狱的话,我死也值了!”


 


 


 


十一点整。


 


“轰————”巨大的爆裂声刺痛了路人的耳膜,碎玻璃从百层高的建筑上纷纷掉落,路人尖叫着躲避,浓烟飘荡在市中心的上空;路口的车子互相撞在一起,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父亲,母亲,大哥,我来找你们了......


 


 


 


佐助感觉自己的意识如同漂浮在水面上一般,不沉下去又不飞起来,浮浮沉沉不住地晃动,一生的所作所为像是走马灯一般在他眼前晃过,那些小时候与家人的天伦之乐,扔下作为儿子的责任躲进研究所的叛逆,在家族遭受打击后回家帮忙的无能为力,在全组人被杀后的惊慌、恐惧、仇恨,在最后的十年间行尸走肉般作为杀手苟且活着、积累能力,只为了这最后一击。


 


他成功了。


 


但为什么我没有感受到解脱呢?他想。


 


已经做到了最好——但这不是最好的结局,恍惚之间他想到,如果他在十九岁那年、在家族受到埋伏之前就洞察这险恶的用心——


 


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


 


 


 


“......波博士!宇智波博士!”


 


......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


 


“我亲爱的!博!士!啊!!迟到啦——!”


 


是谁在叫我?......等等,博士?


 


已经有十年没有听到的称谓被敏锐的神经捕捉到,佐助拼尽全力睁开眼睛,刺目的光芒射入眼睛令他想流泪......这里是......?


 


“博士!您终于醒了!”助手小姑娘见佐助缓缓眨眨眼,一副愣愣的模样,恨铁不成钢道:“您迟到了您知道吗?今天早上院长......”


 


佐助一挥手,把小助手吓一跳,他盯着眼前熟悉的白墙,灰色书柜,深色木质桌,成堆的文件......这里是,他待过的那个研究所!


 


这是梦?他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却被掐的一抖:好痛!一阵狂喜涌上心头,他按耐住心中的激动,问道:“今年是哪年?”


 


“哈?”小助理瞪大了眼睛:“您是不是睡糊涂啦?Xxxx年啊!哦我知道了!您又想逃会议了,这是不行的,刚给院长专门叮嘱我......”


 


后面她说的什么佐助已经听不见了,他满脑子都是自己刚刚那个愿望——如果能够回去......


 


如果能够回去,他要改变着一切,把仇人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新文求赞求评论啦啦啦打滚~


发出来是为了怕“哎呀假戏真做完结了休息一阵吧”然后懒得再也不写了


所谓断后路= =


 


 


 


 



评论

热度(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