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重生星途 21

诗之:

飞机轰鸣着,漩涡鸣人紧紧盯着手里的手机,上面一动不动的画面让他心中焦躁不已。是洗澡去了?睡了?


 


“先生......请关闭您的手机电源,飞机马上要起飞了。”空姐善意的提醒道,她笑盈盈的,像是已经认出了他来,鸣人露出一个标准的明星脸笑容,亲切又不失得体:“让我再打一个电话吧?”


 


“这......”空姐犹豫了一下,想到大明星可能事务繁忙,便小声说:“好的,那您请快点。”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鸣人反复拨了两遍佐助的号码,得到的永远是关机的提示音,一种浓浓的不安涌上心头,空姐紧张地提醒他:“先生,您真的得关机了......”


 


“停下来,”鸣人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我要下去!”


 


“鸣人哥!?”木叶丸拉住他,“你在发什么疯?”


 


“佐助肯定出事了!”鸣人甩开被揪住的袖子,眸子里是喷薄而出的焦虑:“叫机长!我要下飞机!”


 


 


 


“哗——”


 


一盆冰冷的水从头上浇下,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人颤抖了一下悠悠转醒,彪形大汉抓起他的头发,露出一张清秀俊逸的脸。


 


“啧啧,”对方赞叹道:“不愧是宇智波,落难的时候都张牙舞爪的。”


 


——佐助恶狠狠地盯着他,眼神里不带一点温度:“你想要什么?”


 


“不是我想要什么,而是我的雇主想要什么。”彪形大汉道,“你很幸运,我的雇主不想要你死,否则明天的早报就是你的死讯了......”


看佐助没有一丝恐惧、慌乱或是后怕,对方觉得有点没意思,挥挥手对站在一边的手下说:“把那个拿过来。”


 


“是。”


 


佐助眼睛一眨不眨地观察着四周,潮湿阴冷的环境,有一个天窗,灯光昏暗,是个地下室,若是自己猜得没错的话,自己昏迷了大概两个小时,现在应该是半夜。为首的除了这个彪形大汉,还有两个精瘦的像个猴子样的手下,动作灵敏,非常有眼见。


 


难办啊......他想到,若是上辈子的他怎么样都不会落入这个下场,在鸣人家的时候,除了卧室里和大门口布置了,身上几乎没有带什么防身的东西......


 


先走一步看吧,见招拆招。


 


“我们做个交易,”佐助说,“我给你想要的情报,你把我放了,你雇主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十倍。”


 


“是吗?”那大汉眼珠一转,看样子也不是个只会有蛮力的蠢人,“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不知道,但是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


 


那人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正在这时,手下已经拎了一个箱子过来,大汉毫不避讳地在佐助面前打开,仅看了一眼佐助心中就警铃大作。


 


“怎么?害怕了?”那人从银色的箱子里取出一瓶透明的液体,用手指弹了弹,将它们完全抽取到一根中指粗细的针管里。


 


“别动哦,”对方按住佐助的脑袋,将针管从他的颈动脉那里扎下去,“若是断在了里面......断的针管就一直流,流到你心脏里面去,就没命了哦。”


 


冰冷的液体源源不断地灌进来,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佐助感觉头脑都昏沉起来,他大力喘息着问道:“这是......什么?”


 


“你猜猜?”对方像是逗猫似的抚弄他的脸颊,佐助闭着眼躲开,似乎不爽与他抗拒的姿态,大汉一把捏住他的下颚,大手要把那里捏碎似的力道,佐助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似的咯咯作响。


 


“致幻剂?”佐助说,“还是吐真剂......你们是冲着宇智波来的?团藏?”


 


大汉一僵,手上不自觉地放松了点力道,佐助马上了然:“团藏。但是不是冲着宇智波......我猜猜,是因为被冲击的那几个网点?”


 


佐助上辈子学习过心理学,或者说,天才在学习这事情上绝不会费太多精力,但是没想到关键时刻还能救命:“监管着我手下的网络指令有个六位数的密码,你放了我,我可以告诉你其中三位,剩下的很好办了不是吗?”


 


他的眼神如同豹子一般盯住了对方:“怎么样?Deal?”


 


 


 


“门口有打斗的痕迹,没有血迹,所以佐助没有生命危险——暂时。”鸣人坐在车上,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和电话对面的人下达着指令:“我要今天晚上整个小区,附近路段的所有监控,派人去查,是谁要找佐助的麻烦!”


 


“对,是伪装成外卖人员上门,......嗯原本的外卖员工没有受伤,只是被打晕了,已经送到医院。”


 


“我猜是团藏——除了他还有谁......嗯,佐助做的那些事我都知道,.......那又怎么样?你知道团藏要对宇智波做什么吗?”


 


“行,宇智波家那边我来通知。”


 


鸣人舒了口气,低头打开通讯录,目光停在“宇智波鼬”上面不动了。


 


“鸣人哥......对不起......”木叶丸快哭了:“若不是在机场,若不是我催着你走,佐助说不定不会......”


 


“不是你的错,”鸣人疲惫道,“你只是在做你的工作,不要因此而自责。就算那个时候我察觉到了赶回去也来不及了。”


 


该自责的,是我才对。


 


当时在宇智波家呆的一个晚上,鸣人与富岳与又彻夜长谈,制定了计划以及与木叶的合作,在临走之前,鼬拍着他的肩膀道:“佐助就交给你了。”


 


“这个孩子......背负的太多,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要他轻轻松松的活着。”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哦对,他说:“鼬哥你放心吧!都交给我!”


 


然而现在他要打给这个他许诺了重如千斤的一句话的人,告诉他,我没有保护好佐助,他现在被团藏抓走了,生死不明。


 


“喂?鸣人吗?”


 


“事情我们知道了......你不要太自责,我们会把佐助救出来的,一起。”


 


——就算被辜负了重托仍委以信任,鸣人的眼泪终于从眼眶里滑落。


 


“佐助,你在哪里......”


 


 


 


 


“怎么样?成交么?”


 


对方愣了几秒,之后失声笑道:“不愧是宇智波佐助......兴师动众地费了这么多心思来干掉你,真不容易。”


 


“只是——你还是太嫩了。”


 


话音刚落,佐助感到浑身一震火烧一般的疼痛,他脸色发白,浑身颤抖:“你给我......zhu射了什么东西?”


 


离刚刚打进去不到一分钟,这药效来的猛烈而迅速,佐助额头上冒出大滴大滴的汗珠,意识也慢慢开始模糊,他隐约知道了这是什么,若是上辈子他那副饱经风霜耐药性十足的身体,说不定还有办法对付......


 


“让你能感觉到舒服的好东西,”那人猥琐地说,“有生之年能上一个宇智波,死也值了。”


 


——各国情报机关惯用的cui情药剂,通过人体完全不能纾解的计量和浓度让人失去防备之力,意识涣散,以完成拷问或是侦查的任务。


 


佐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下唇咬出了血:“你休想......”


 


 


 


“查到了!”木叶丸将手里的平板举到鸣人面前,指着其中一帧说道:“这个人!虽然躲避过了大部分摄像头,但是这个我们当时搬进来时安装的,因为比较隐蔽也是私人的,几乎没有人能知道——”


 


“说重点。”鸣人不耐烦地打断道。


 


“重点是,我们的人将他的走路步伐和数据库里做了对比,步伐和指纹一样是一个人的ID(注1),所以我们查到他是国际上通缉的有名杀手。”


 


“位置!”


 


“是!他们的目的地大概是......”


 


 


 


佐助身上单薄的衬衫被剥光,胸前大敞露出粉嫩嫩的ru头,那大汉几乎是垂涎着摸上他光滑的皮肤,在他胸口shun吸tian弄。佐助浑身大汉淋漓,皮肤几乎透明,散发着由内而外的不正常的粉色,每一寸骨骼、皮肉、神经都在传导着细细密密的火苗,从头到脚几乎要将人烧晕过去,佐助口腔里已经是被自己咬的满是伤口,唯一能让他保持清醒的也只有疼痛了。


 


那人玩了半天,觉得佐助不配合不求饶不起劲,只好起身,将旁边一罐不知名的白色液体在佐助身上倒了满身,他骂骂咧咧道:“本来想多玩玩的......还是先完成任务吧。”


 


他拿出手机,咔擦咔擦拍了一连串照片,再把佐助翻过来,在他的腰窝上臀上撒了不少同样的液体。佐助被捂住嘴‘呜呜’地表示抗议,那人笑道:“别急......你一会就会变成这样了,我先交个差完事。”


 


说罢,他将图片发送了出去。


 


佐助瞪大了眼睛,本想反抗,却发现这药物强烈的让他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他额头抵住墙根,上身弓成一个弯曲的形状,他的大腿和小腿被绑在一起,被迫分开,关键部位也被捆上了一圈丝带,不让他释放。佐助觉得浑身血管都在疼,太阳穴一凸一凸地跳着,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被无限放大——


 


谁会来救我?


 


——没有人。


 


没人来救你......你只能靠你自己。


 


前世无数次激励自己的话此时却成了沉重的最后一击,明明是可以让人热血沸腾地自我拯救,现在却要命的疼痛。


 


每个人都会独自死去——没人会来救你——


 


然而在那个破旧的剧组小旅馆里,那个笑得一脸阳光的白痴在漫天飞舞的灰尘里将他一把抱住,“一个人承受那些,很痛苦吧?”


 


“没事了,佐助。”


 


“我会帮你。”


 


“你不是一个人......”


 


彪形大汉看见佐助基本已经失去了意识,黑眸失神地望着上空,下身直挺挺的贴在腹部,渗出了一大滩透明的液体,他看得血脉喷张裤裆股成一团,但还是蹑手蹑脚的凑过去他微张的唇边听他喃喃的念着什么。


 


他说:“白痴.......”


 


“你怎么还不来......”


 


大汉觉得自己耳朵先是一阵刺痛,再是撕心裂肺地剧痛,他‘嗷’地叫出声,发狠地把佐助推开,佐助失去支撑的身体软软地倒在地上,他‘呸’了一口,吐出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那竟是半只人的耳朵。


 


大汉怔怔地捂住自己鲜血淋漓的脸侧,过了几秒,发了疯一般地扑过去要将佐助掐死:“你这个婊子!就该千人骑万人踩!老子今天就——”


 


“砰!”地下室的门被撞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咋咋忽忽地传了进来:“佐助——!”


 


佐助抬眼望向门的方向,见心中想的那人被一团金色的光芒包裹着,那是朝阳的颜色,照在身上暖烘烘的,更多的人涌了进来,有人开枪击中了那大汉,有人用毯子盖住了自己,有人把自己抱起来了,佐助已经完全听不见。


 


“鸣人。”他准确又清晰地喊道,明明眼睛已经闭上。


 


“我在,”抱着他的人说,“睡吧,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他终于安心地睡去。


 


 


 


 


tbc


注1:出自碟中谍5

评论

热度(234)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