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重生星途 08(架空现代娱乐圈重生复仇)

诗之:

*助倒霉啦!(兴奋 




“@春野樱Sakura酱:请告诉我看完Fabulous的感受=w=”


 


“女神你好美!!JK超可爱,已入同款~”


 


“谁来看你,来看男主的”


 


“看男主+1,开始等此间山水”


 


“站佐樱!!”


 


“鸣樱,顺便热评那个佐樱的智障滚”


 


“只有我一个人站鸣佐的吗......”


 


“坐等樱酱开后宫~”


 


 


“@宇智波佐助:今天杀青,最后一幕[穿戏服自拍.jpg]”


 


......


 


 


“准备好了吗?”


 


我爱罗在一边问,手里拿着剧本翻来翻去,佐助点头说:“准备好了。”


 


威亚绑好后,佐助被升到七八米高的上空,踩着一边墙上的落脚点。这一幕的难度很大,佐助坚持不用替身上场,说是最后一幕若是用替身就太不够诚意了;再有就是.....他前世的经验足够对付这点高度,若是准备的好的话。


 


南风在剧情刚好发展到一般的时候死去,他的死推动了剧情发展以及男主的成长。身边的伙伴因为自己而死,而南风刚好又是那样壮志未酬的年轻人,悲伤之中男主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实力,击退了敌人,保住了一众同伴。


 


“三......二......一......Action!”


 


“你这个卑鄙小人!”牙饰演的袁年冲破了一众杂鱼,看到反派要对女主角下手,突出重围救了女主,却没看见身后难防暗箭,眼看就要被击中之时,南风有如神兵天降,挡开那一箭。


 


——本该如此拍下去的。然而当佐助从高处落下时,众人清楚地看见他身上的几根威亚无一例外都断了!


 


“啊————!!!”香磷第一个尖叫起来,面色惨白,动弹不得。我爱罗站起来差点撞倒了摄像机,站在拍摄场地中央的男女主不知所措,眼睁睁看着佐助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加速落下来。


 


然而剧烈晃动的摄像机却拍下了这一幕:佐助在半空中时已经调整了姿势,慢动作放出来的话,他的动作如同猫一般轻盈,落地时姿势标准还打了几个滚。但是谁能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安然无恙呢?佐助在触到地面时感到脚腕一阵钻心的疼痛,来不及细想,已经被剧组成员围了起来。


 


“佐助!”香磷冲过去将人搂在怀里:“佐助你怎么样!”


 


“我没事,只是......”他褪下靴子,左脚脚腕的红肿触目惊心。香磷眼圈一下子红了,抬起头来望着一圈不敢上来的人怒道:“谁干的!谁敢这么干的!!”


 


人群沉默着,她哑了的嗓音在剧组上空回荡着:“怎么可能全部都一起断掉!你们这是想要他的命吗!”


 


“香磷!”佐助撑起上半身,“好了,我没事。”


 


“叫120吧,”我爱罗说道,“去医院检查。”导演开口,周围人都没有意见,佐井道:“那今天他的戏份......”


 


“这种时候还管什么戏份,”景苑凉凉地说,“还是说你很高兴他受伤了?”


 


“你们两个,”我爱罗提高了声音,“要吵就给我出去吵。”


 


佐助在香磷的搀扶下站起来,对我爱罗说:“刚刚那一幕也不是不能用。”见周围人一齐看过来,佐助解释道:“若是剪辑的好......我是说,我现在可以坚持把剩下那段拍完,进度就不会被拖延了。”


 


“......你等一下。”我爱罗坐回屏幕前,佐助被扶到一边用冰敷患处,不一会就听到我爱罗说:“可以,但是你的伤......?”


 


“我可以坚持。”佐助道,香磷本想劝他,也被一个眼神制止了。


 


“那来吧。”导演不再说什么,叹了口气,让所有人到位再开始。站到点上,牙在佐助对面机位拍摄不到的地方问佐助:“你的脚没事吗?”


 


“你等会不会看出我有事。”佐助说。


 


Action声过后,佐助抽剑格挡住后方来袭的暗箭,男主惊喜道:“南风!你不是走了吗?”


 


佐助,不对,应该说是南风,挽了个剑花甩掉血和肉渣,轻描淡写又略带骄傲地道:“我走了你就死在这里了,呆子——注意,又来了!”


 


“啊啊啊这批杂鱼真是怎么都杀不尽!”袁年与南风背靠背共同抗敌,然而袁年学艺不精,对上高级别的剑客便招架不住,一招比一招更危险,最终是手中长剑脱落,对面的招数直逼面门,袁年闭上了眼睛。


 


哎,怎么,死是这样的没有痛苦吗?不对——


 


神经大条的男主眼睛睁开,见到的却是好友被一剑穿胸的景象,少年的嘴角有鲜血涓涓地躺下,手里不怕痛的抓住了敌人的剑刃——敌方武器拔不出来,给了男主反击的机会。袁年奋起一剑结果了那头子,剩下的杂兵见主子都被干掉了,就如鸟兽散开逃跑。


 


“小风!”直到看到袁年脱离危险,南风才膝盖一弯跪倒在地上,袁年接住了他,手颤抖着,嘴里不停:“这个剑要拔出来......不不能拔出来会流更多的血......小风你别担心,我、我会给你找个最好的大夫......”


 


南风要张口,哇的一大口血涌了出来,袁年着急地说:“你别说话,我——”


 


“别费劲了,呆子......”南风的胸口大幅度起伏着,声音嘶哑难听,“我要死了......”


 


“你不会死的!”袁年捧着他的脸,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小风......”


 


“我这一生.......都没走出过这么点天地,”南风望着天空,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人没有见过多少......仇也未报......”


 


“只得一知己......为他而死,我死而......”


 


......无憾。


 


南风的话永远也没有说完,他抬起一半想触摸袁年脸颊的手在半空落下,被袁年一把抓住贴在自己脸上:“小风!小风——”


 


——只是那个少年再也不会用他那清澈无暇的黑眸子瞪自己,骂他一句“呆子”了。


 


袁年的哭号盘旋在树林的上空,惊起飞鸟无数。女主易婴仙眼眶红红的站在一边不知道所措:“袁年,我们该走了。”


 


“敌人马上要追上来了。”


 


“袁年......”


 


“好!Cut!!!”直到导演一声喊,所有人才回过神来。刚刚看的太认真以至于又哭了一场的香磷擦干眼泪走过去:“佐助,我们赶紧去医院吧。”


 


牙正在帮佐助站起身,他脸上泪痕未干,但已经完全没有刚刚的情绪:“赶快去,有车吗?”


 


“有的有的,”香磷一面道谢一面搀扶着人离开。刚刚拍戏时佐助的动作丝毫没有看出任何破绽,若是说他没有受伤都有人信,回到现在才有人反应过来:这家伙刚刚是从七八米的高度摔下来了啊!


 


 


 


“佐助——!!”


 


‘轰’的一声巨响,某医院的某间病房被大力的推开,一个冒冒失失的金毛就这样撞了进来,脸上挂着歪了的墨镜:“听说你受伤——”


 


房间里四个人一齐看向他。


 


“额......”漩涡鸣人放下手中的花篮水果,不确定道:“叔叔好阿姨好大哥......好?”


 


 


 


“这样啊,原来鸣人君和佐助认识啊。”宇智波美琴笑眯眯地看着鸣人,“玖辛奈还好么最近?我好久没见她啦。”


 


“老妈她挺好的,哈哈,”鸣人想到自己那个活泼过头的母亲,说道,“还是老样子,和老爸天天吵架。”


 


“越吵感情越好嘛。”美琴说,看了看旁边一脸表情别扭的小儿子,笑着说:“那我们先走了,佐助没事就好,我们大人在这里你们也讲不好话,就先走啦。”


 


“阿姨叔叔大哥慢走~”鸣人挥手。待父母大哥出门门一关上,佐助就扯着鸣人衣领压低声音吼道:“你来干嘛!”


 


鸣人见他一副被抓奸似的表情觉得好玩:“来看你啊。”


 


“那你怎么不......怎么不......”佐助想说你换个时间来,但是鸣人又不知道他父母什么时候来的,只好说,“你一个大名人跑这里来不会引来狗仔么?”


 


鸣人一挑眉:“他们敢报道?”


 


也对,这人是木叶集团的太子。佐助泄气的躺回床上,挥挥手:“那你现在见到了,我没事,你可以走了。”


 


“佐助......”鸣人皱起眉头,“你讨厌我吗?”


 


“没有。”


 


“那就是喜欢我咯?那为什么要赶我走?”


 


“你!”佐助气的要炸毛,见他一副笑嘻嘻地样子,他表情古怪的问:“你喜欢我?”


 


“当然,”鸣人理所当然的,“我们不是朋友吗?”


 


......无法交流。佐助特别想翻白眼:“你每个朋友都要被你性骚扰吗?”


 


性骚扰?鸣人想了想,是指那天在MV拍摄的时候?“没有啊,你长得好看。”


 


“......你快滚吧。”佐助一指门口,“麻利点儿。”


 


鸣人放下水果——这是他叫木叶丸准备的其实他并不会削苹果——走到门口,突然问:“你父母不把你接回家吗?”


 


“避嫌。”佐助言简意赅道,他刚刚才费了老大劲说服父母不把他接回家,毕竟自己事情还未完成,“叛逆少年”的形象还在维持中呢。鸣人了然道:“恩恩......你告诉我没问题吗?”


 


“你会害我?”


 


“......不会。”


 


“那不就得了。”


 


得得,我就栽这里了。鸣人想道:“等会回家有人照顾你吗?你那个助理?”


 


“不劳烦您关心。”佐助说,指着门,算是下了逐客令。鸣人做了个投降的手势,开门关门,世界清净了。


 


佐助松了口气,躺在病床上望着天花板。刚刚算是走出了第一步,他想过,上辈子自己复仇全靠自己,最后也算大仇得报,但结果却不尽人意。这辈子从另一个角度进入这棋盘,光靠他一个人是无法扳倒团藏又全身而退的,更何况他要保护的,是全家人......试着去相信一下其他人,是不是会有不同的结果?


 


鸣人,你最好别让我失望。


 


 


鸣人头上戴着的棒球帽盖住了一头耀眼的金发,,墨镜占去了大半脸颊,这样走在街上,他就是一个衣着时尚的帅气小哥,虽然回头率还不少,但已经好多了。


 


“查查佐井这个人。”他对那头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秉持着轻伤不下火线的原则,佐助坚持不愿住医院,香磷和水月轮番上线劝阻未果,只好把人带回家,在小心翼翼嘱咐了之后两人才犹豫的走了,佐助还在往外赶人:“只是脚扭了,又不是骨折了,走走走。”


 


“一定要用拐杖啊!”水月唠叨,“要不留下旧伤......”


 


“知道了。”佐助关上了门,感觉今天一天怎么老在赶人,是不是对人太苛刻了?正想着,门又被敲了,佐助刚准备反思反思自己,一股气又上来了,他没好气地打开门:“水月你——”


 


“哈喽~”门外的人笑得阳光灿烂,“小佐助我来看你啦~”


 


佐助:“怎么又是你。”


 


鸣人把门往里推推,试图挤进来:“我说啊,那个......”佐助一只脚站着,剩下的重量压在门上,被这一推重心不稳地往后倒去,鸣人手疾眼快,一把把人捞了过来,当佐助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人抱住了,鼻间闻到的满是对方衣服上洗涤剂干净的味道。


 


“啊对不起啊我说,”鸣人见他没事,没放手,反倒把人搂的更紧了:“佐助你好瘦啊,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我吃你妈个大头饭,”佐助崩溃,“你到底想想干什么啊?”


 


干你。鸣人心里想,当然他不会说出来:“你一个人住不方便,不如搬到我那里吧。”


 


“哈?”


 


“我今天下午冥思苦想,”鸣人说,从上往下看去佐助的下巴越发尖脸越发小,“想到的这个。我家很大哦,怎么样?”


 


“......”佐助犹豫了。今天下午刚刚想着找队友,队友就送上了门来。太顺利了......是不是有问题?佐助习惯性的反思,却感觉到身体一轻——他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喂!你这家伙!”他奋力挣扎。鸣人被弄的差点脱手,急道:“放松!放松放松小心掉下去!”


 


“我没答应你!”


 


“我当你默认了!”鸣人的霸道逻辑,“就这样,咱们上楼去~”


 


“喂!!!!”


 


 


 


 


小剧场:


鸣人把人弄上楼,又哼哧哼哧下去拿了生活用品和衣服药物。


佐助:大明星这么闲吗?


鸣人:最近休假、休假~


 


鸣人:我帮你洗澡吧?


佐助:喂我是脚扭了不是残废了......


 


↑所谓口嫌体正直


 


同居啦!!!!!是不是飞一般的进度~



评论

热度(296)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