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重生星途 29

诗之:

*补上昨天的更新,多加一千字orz




休假的时间总是不长,鸣人需要飞到A国去与导演编剧们交流,顺便进行健身等外形上的改变。这次鸣人要出国的消息放出来后,粉丝们自发的组织了一批人去送机,人数不多,但井然有序,佐助远远地看见那一大群人就有些不想过去,鸣人说没事,朋友也能送行。


 


“啊~!!”见到鸣人进来粉丝们的鸣人尖叫声差点掀翻了屋顶,在看到他身后跟的人之后更加兴奋,虽然没有出现越过线扑上去的情况,但挥舞的牌子和尖叫更加强烈,不少人哭了出来,激动地喊着鸣人的名字。


 


“谢谢,谢谢大家~”一边从中间走过,一边和粉丝们打了招呼,有小姑娘眼尖,从帽子口罩墨镜的缝隙里依稀认出了前来送机的其中一个人是佐助,大声喊他的名字:“佐助!佐助你是来送鸣人的吗!”


 


鸣人回过头去,见已经暴露也不再遮遮掩掩,替佐助回答道:“是啊,这次我要走很久。”


 


“所以?”


 


“所以我怕他想我啊,就要他来送送我。”


 


轻巧的吧佐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解释了过去,这里不少人是鸣佐双担或《无关风月》入坑的cp粉,电影的余热仍在,她们无比天真可爱的问佐助:“佐助会想他吗!”


 


佐助拉下口罩,一脸嫌弃道:“不会。”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全部哄笑起来,气氛好到不行,鸣人拉长了脸嚷着“佐助怎么可以不想我!”、“佐助每天要想我三百遍!”惹得粉丝一阵尖叫。这腐卖的无比自然,只有当事人佐助知道这家伙说的是真心话。


 


登机的提示到了,鸣人与粉丝们道别,开了个“登基”的老梗玩笑,可有不少老粉丝湿了眼眶,要知道一个演员若是能事无巨细地记得每个演过的角色并时不时给久远的角色新的光彩,是会让粉丝们欢天喜地很久的。大多数人对于少年皇帝这个形象铭记于心,再看鸣人现在一副长开了的成熟模样,也不禁感叹欣慰起来。


 


“要走了,抱抱?”鸣人朝着佐助张开手臂,噘着嘴像个巨婴似的撒娇,佐助觉得脸上一阵热:“喂!”


 


“抱一个嘛~抱一个嘛~”鸣人还在那里没脸没皮地卖萌,连木叶丸都觉得有点过了,然而佐助对他这种攻势最没办法,最终还是站在原地让他熊抱了一个,然后......


 


“哇~!”粉丝们看到了什么,佐助不知道,他只感到眼前一亮,墨镜被人抽走了。鸣人拿着他的墨镜朝他挥挥手,好像在说,哈哈,沉迷我的怀抱疏于警惕了吧?你都墨镜被我偷走了!


 


临走做个纪念。鸣人当时在他耳边说道。而在粉丝眼里就是她们的太子可爱地卖萌撒娇求抱抱实为想要佐助的墨镜,耍了个小心机要走了,而佐助也拿他没办法。


 


佐助确实拿他没办法。回头只好嘱咐木叶丸把事情处理好,鸣人现在上飞机腾出手来。木叶丸盯着一双被闪瞎的眼睛,无语地应下了。


 


 


佐助回家后也没忙着,他过几天就要进组了——鹿丸和他说的那个电影。事实上,他在看了剧本之后对剧本的理解并不深刻,像是浮在表面。这不怪他,毕竟对于一个真正的前·杀手来说,他们这个关于黑帮和地下世界的剧本写的有些小儿科了,然而在上次一句话就让自来也改了剧本的情况下,佐助不太敢再次提出意见,原因无他,若是曝出他要求改剧本的消息,或被有心人注意到“内行”的内容也非常危险。


 


然而佐助在这方面有些完美主义,这事不解决就根本看不下去,他想着需要怎么和鹿丸提起,需要令他信服,又要不暴露自己的秘密,更要没有在大方向上改变这部电影原本创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


 


铃声突然响起在空荡的房间里,佐助愣了一下,发现这是他设置的给家里的专用铃声。想起来确实好几天没有和哥哥他们通话了。他伸手探去茶几上的手机之时,突然一阵心慌,霎时他的动作僵了一下,差点从沙发上栽下来。手机仍欢快地放着音乐,佐助软软地倒在米白色的长毛地毯上,痛苦地抓住了胸前的衣料。


 


什么......这是什么......佐助的冷汗从额头上大滴地落下来,喘不上气的感觉像是生命慢慢被抽走,而他对此无能为力,他不甚清醒的大脑慢吞吞地想到,是毒?还是药?还是......


 


然而没有任何一项是答案。过了差不多十分钟,佐助慢慢缓过来了,他从地上慢慢撑着身体坐了起来,镜中的他脸色难看的像个死人,他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冰凉的液体才让他回过神来。佐助低头望着自己手腕上青色的血管,无数个猜测从心中划过。


 


手机又响了。


 


“嗯?......哥哥?”佐助夹着手机擦了擦手,推开自己锁上的房门之一,里面赫然是一屋子医疗、生物化学的器材。佐助轻车熟路地找出需要的器械,给自己验了个血,量了一些基本数据,想着剩下的还是得去医院做:“刚刚在洗澡,没听见......”


 


“电视?我没看啊,”佐助听着电话被母亲接过来,说话的语气都软了几分,“这种节目都是假的啦......好吧我现在去看。”


 


佐助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调到番茄台,刚好在放他前段时间录的《王终见王》,想起前几天放的第一集,宇智波美琴在那头轻笑着说佐助你小时候也是这样起床气大呢,还好有个鸣人可以叫你起床。佐助心想他不仅叫我起床他还每天叫我起床,有的时候还让我叫床......当然这种话当然是不能说的。


 


今天是最后一集,待到游戏结束,邮轮在各大停靠点停了又回到原处,节目组揭露出真正的犹大是谁的时候,所有人都很崩溃,当然最崩溃的是鸣人。


 


“佐助!???”鸣人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是你???”


 


“不是,你,你,你你你,你怎么不......”


 


佐助:“告诉你?那游戏还玩不玩了?”


 


“我......”


 


佐助同步看了论坛的评论,一群人哈哈哈哈和握草此起彼伏:


 


“我真没想到是佐助......”


 


“排楼上”


 


“排......”


 


“握草他真的好会装无辜啊,上次鹿丸大大都把他绑起来了,结果他临危不乱的还把鸣人坑了一把......”


 


不得不说佐助初次上真人秀效果不错,网上一溜的好评,连带着《王终见王》这个节目的系列全部大火了一把,终见那段插入的才艺和演技表演不得不说非常考验功底,而几人没有一个掉链子——全都是实力派。


 


“哈哈哈哈,”妈妈在电话那头笑道,“真的是你啊?”


 


“是的......”佐助无奈道,“您打电话来是问这个的?”


 


宇智波美琴正色道:“不,我是来问你参不参加下周的庆功宴。”


 


“庆功宴?”


 


佐助下意识地回了一句,手上还在懒懒的刷论坛,下一秒反应了过来,整个人都僵硬了:“等等——”


 


庆功宴!??


 


“今天我们来庆祝‘东山再起’一周年的日子啊。”


 


“我这个实验做完就去。”


 


“这孩子......”


 


“晚点来没关系,露个脸就行了。”


 


“他会来的。”


 


突如其来的心悸,整个人缩成一团,无法一抑制颤抖的剧痛——这些是预兆,是警告,警告他那个决定关键的时间点到来了!


 


“别去!”佐助脱口而出道,美琴在那头被他吓了一跳,忙问:“什么?”


 


“别去庆功宴,不,”佐助茫然无措地站起来,断断续续地重复:“别开这个庆功宴——不行,不行......”


 


“佐助?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佐助一手撑住沙发,攥紧了布料:“我现在回家一趟。”便挂了电话。


 


怎么会还有庆功宴?这一世的轨道已经完全与上一世不同,自从佐助从研究员辞职回到家中帮忙,到发展自己的力量与人脉,到上次震慑、击破团藏的威胁——所有的所有都已经改变了格局,然而为什么还是会有这个庆功宴?


 


上一世是为了一年前受了团藏重创后的宇智波家,那么现在呢?


 


更重要的是,团藏会使用一模一样的手段来对付他们吗?


 


佐助心急如焚,穿着棉拖鞋就拉开了门,刚好把走到门外、举起手准备敲门的香磷吓了一大跳,她哇啦啦地表达了一下自己受到的惊吓,却发现佐助的脸色惨白,手心一片冰凉。


 


“怎、怎么了?佐助!?”香磷硬是把人拉进屋里,给他拿了件外套披上,“你生病了吗?”


 


“香磷,我现在没有时间去剧组......”佐助沉下脸,“你和鹿丸说我今天去不了了,不,是这段时间都......”


 


“那怎么行?”香磷惊呼,“你都签了合同,怎么可以......”


 


“管他的合同!”佐助突然提高了音量,却又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小声说了句抱歉。


 


“没关系。”香磷说,“你要去哪?你现在不能开车,我送你吧。”


 


 


“这个庆功宴不能开!”


 


佐助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惹得富岳和鼬都转过头来看他,倒是鼬先反应过来,招招手叫他坐下,然而佐助刚坐下就看见桌上的企划书,看得他差点昏过去——


 


“鼬!父亲!”不被信任的感觉非常不好,佐助眼眶都红了,“您不信——”


 


“冷静,佐助。”富岳沉声道。佐助确实太过激动,谁都看得出他现在的精神状况处在一个崩溃的边缘,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自从上次从研究所辞职,并带回来一些令人震惊的消息开始,佐助就不“正常”了。


 


佐助深吸几口气,尽量简略地说道:“您不能开这个庆功宴,团藏会在会场动手脚,他买通了负责安保的人员之一,他会在只能保全系统上做手脚,宴会开始之后就会被封锁......”


 


佐助说得太快,有些喘不过气来:“会场中心的刻有宇智波家徽的雕像里,装的是......”


 


“炸药,可以完全摧毁这栋楼,还有一楼的承重柱中被植入了更微型的引爆芯片,一旦稍有震动,上面十几层全都会坍塌下来。”鼬接道,“佐助,我们知道。”


 


佐助这才愣了:“你、你们知道?那为什么......”


 


“多亏了团藏,我们才能好好地揪出内鬼和心智不坚定的人。庆功宴照常开,以前段时间在城南竞标成功为名,我们来个瓮中捉鳖。”富岳将案上的企划书向佐助眼前一推,手指在上面点了点,佐助将那册子拿过来,紧紧的攥着。


 


“我以为......我还以为......”佐助喃喃道。突然被吊起的心又同样突然地被放下,佐助有些脱力,时间已经是深夜,他也就只好第二天再走。倒是香磷说什么也不肯留宿,硬是开车回去了。


 


与家人商量好了对策,佐助的心情稍稍平复,他相信,这次一定会让团藏元气大伤,不过若是要真正将“根”连根拔起,还是需要团藏的那个账本。而“千鸟”也是时候出动了。


 


父兄二人对望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无奈。佐助表现的实在奇怪,坚定的唯物主义应该是坚信这些超自然力量的,然而佐助未卜先知的能力与如此“逼真”的表现,不得不让他们认为佐助的确知道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东西。


 


对这点,佐助非常理解。


 


不是所有人都像鸣人那个傻瓜一样,在听说这么玄幻,这么匪夷所思的故事后还坚定不移地相信他;鸣人不是因为喜欢佐助而相信他所说的话,而是真正的相信这个故事。


 


......他突然有些想念那个家伙了。


 


而这离他离开还不到24小时。


 


正想着,一条消息就弹出来,开头是可爱的颜文字,鸣人正疯狂表达他佐助不足想佐助要佐助亲亲坐在飞机上好无聊的意愿,本来平时觉得太多太烦的消息此时却无比可爱。佐助心情一好,就给他发了个“=3=”。


 


佐助:=3=


 


鸣人:......你是谁!


 


佐助:......滚


 


鸣人拿着手机“噗嗤”一声笑了,惹得旁边人频频侧目,木叶丸拼命比“嘘”鸣人才堪堪忍住,给佐助回了个“(づ ̄ 3 ̄)づ”。


 


鸣人:不说啦,我要落地关机了,到了剧组之后就断网断信息,要闭关修炼/(ㄒoㄒ)/~~


 


佐助:认真拍戏!


 


得了顿骂鸣人心满意足了,认认真真关了机把手机上交,闭眼补觉,等着下飞机后去见导演,殊不知他关机后发生了多大的事,而他又被瞒了多久。


 


一觉睡到天亮,佐助习惯性的拿起手机看时间,却发现已经没电关机了。时间还早,家人还没起床,佐助想起他昨日与鹿丸的约定改到了今天,于是道别了家人,自己开车回去。路过海水拍打岸边的观景台,这是前世几乎丧命的地方,本该是不愿再想起,无比痛恨的地方。然而现在看到这里,却只能想起鸣人灼热的手掌捧住他的脸,眼睛对着眼睛,鼻尖对着鼻尖,一个字一个字像是教给小孩子一般告诉他:“这就是喜欢哦,佐助。”


 


“你喜欢我。”


 


若是可以,他愿意让这个人将他生命中的黑暗全部冲刷干净,只留下他的痕迹。


 


黑色的轿车低调的地驶入市区,驾驶座上的人可疑地戴着帽子,嘴角还有一抹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然而当他的车开到公司楼下,却看见一大群人情绪激动地围住公司的大门口,有人哭叫着,有人推搡着人群,而人群之中站着的赫然是水月。


 


“......律师函,请大家......”


 


佐助的眉皱了起来,而不远处水月注意到了他的车,往这边看了一眼,然而就是这一眼,被眼尖的人们发现了,有人大喊一声“是宇智波佐助!!!”,人群“哗”地一声,全都转了过来。佐助想要开走已经来不及,激动的人群全部涌了上来,将佐助的车围得水泄不通。


 


“佐助!佐助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宇智波佐助先生,请你解释一下——”


 


“贱人!就是你、都怪你!!”


 


“变态!神经病!!你们这种人应该被关在神经病院......”


 


“怪谁还说不定呢!我们家佐助这么的——”


 


什么?发生了什么!?佐助被扑上来拍打玻璃的情绪激动的人群吓了一跳,转眼四周的天光全被遮住,虽然宇智波家的车全都是经过处理的,安全系数很高,可这样下去也不行,佐助拿起手机想要打电话,却想起来没有电了。


 


“是Boss!”


 


“纲手姬出来了!”


 


忽然人群一阵骚动,不少人离开佐助的车子去往另一头,但是留在原地的人还是不少;佐助拉着手刹使劲踩了下油门,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将众人吓了一大跳,纷纷向后退去,虽然这虚张声势只有一秒,但也够了。佐助挂了倒挡,以正着开的速度飞速倒了出去,擦着刚刚打开的停车场的门边缘开了进去,将一众或好奇或反感的目光隔绝在门外。


 


“怎么回事?”


 


佐助匆匆走出电梯,迎上心急如焚的水月和香磷,香磷急的快哭了:“佐助,都是我的错,我今天早上应该来接你的,可是你不接电话我怕你先走了......”


 


“没事,”佐助转向水月,“到底是什么情况?”


 


“佐助。”


 


纲手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的身后,她的脸上也带着疲惫:“来我办公室说吧。”


 


 


“唰”地,一叠照片被扔在办公桌上,纲手揉了揉太阳穴,说道:“自己看。”


 


联想到刚刚听见的只言片语,佐助心中已经有了预感,然而在看到照片的时候心中还是一惊,“这......”


 


“你们也太不注意了......”纲手叹气道,“这次是怎么都洗不清了。”


 


一连串十几张照片,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全部是佐助和鸣人的亲密照片,有两个人并肩而行,有围同一条围巾的,有互喂冰淇淋的,有摸脸的......最出格的是一张鸣人将他按在跑车椅背上附身去亲他的照片,佐助的手抓住了鸣人身侧的衣料,鸣人的手握着他的腰,虽然没有照到正脸,但是谁在做什么已经一目了然。


 


“车震大尺度照片,同性丑闻,潜规则,假戏真做。”纲手数道,“厉害,算算这一共多少个可以发掘的点了?”


 


佐助沉默。他平日里和鸣人算是很小心的,那张接吻的照片看衣着应该是不久之前,他俩去约会回来,在家里楼下的停车场鸣人就忍不住了,不过还好亲了一下就放开上了楼,现在也已经换了住处,否则会有其他尺度更大的照片出来。


 


“团藏,”佐助说道,“是团藏。”


 


纲手的脸色变了。她想到了上次被匿名寄快递到家里的弟弟的遗物,带着陈年物品老旧的气味和地下泥土的湿润,明明白白地威胁她,显然团藏做得出这种事。若不只是一场严重的公关危机,而是其他更危险的东西,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纲手从办公桌后站起来,原地踱步,半晌说道:“面上先按照正常程序来——昨晚佐助你为什么手机关机?(佐助:没电了......)作为艺人你就是公司的财产,24小时给我保持畅通!我们已经删了不少流传的照片,但是这件事已经上了头条,佐助你的微博暂时上交,你就......”


 


她顿了顿,“先回家等着吧,放个假也未尝不好。”


 



评论

热度(201)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