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重生星途 10

诗之:

*鹰小队集合达成!



 
“这么喜欢那小子啊?”自来也问道。此时,师徒二人坐在一家古色古香的茶馆里,帘子拉上,外面全然听不见里面在说什么。茶香缭绕,眼前的青年眉眼糊成一团,就在自来也以为他等不到回答之时,鸣人开口了:“嗯。”
 
“诶?你认真的?”自来也手上的杯子一抖,差点把顶级的贡茶全撒在了裤裆上。鸣人托着腮,样子活像是一个思春的少年:“认真的。”
 
“为什么?你喜欢他哪点?你们一点也不熟吧??”这才奇了怪了,鸣人十七岁时就被自来也发掘,演了男默女泪的《生平》拿了影帝......两人亲如父子,无话不谈,但是这次这么大的事鸣人几乎一点招呼都不打就喜欢上了一个相处不到一年的男人,自来也觉得他简直是被迷惑了。没想到鸣人听了这话眉头一皱,反驳道:“他很好!”
 
“比如?”
 
“他......他长得好看!”
 
“......就这?”自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有啊,他很可爱,演技也很好,就算发脾气也可爱......”鸣人翻来覆去的把“好看”“可爱”说了好几遍,自来也扶额,他算是懂了,鸣人这是魔障了......
 
“但是进不进剧组还是要看他的实力哦,”自来也对于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毛头小子的判断完全不信,坚持要见佐助一面,“还有他查团藏的目的——”
 
“这个我会弄清楚的,”鸣人一想到这件事情就沉下了脸,“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对木叶没有恶意。”
 
谁信啊?自来也翻个白眼,算了,反正有自己在,这几个毛孩子也翻不出什么花来。
 
‘扣扣’因为没有门,木制的门框被敲了两下,从遮了一半的帘子下看到了轮椅,鸣人喊了一声“佐助”就蹦起来,香磷和人打了招呼后就走了,换鸣人把人推进来。
 
“怎么坐轮椅来?伤势加重了?”鸣人紧张兮兮的要去扯他的裤脚,被佐助制止了,他小声说:“香磷说拄拐杖形象不好......”
 
“前辈,”他不卑不亢地坐在轮椅上鞠了一躬,眼睛直视这自来也说话,“多谢您给我这个机会。”
 
“感谢鸣人吧,”自来也‘哼’了一声,这小子......还不错,而且,果然长得好看,难怪......
 
“能站起来么?”
 
“可以的。”佐助说道,便要从轮椅上站起来,鸣人扶住他。脚落地后还是非常痛,但是佐助脸上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推拒。
 
“剧本看了吗?”自来也问道,手上翻着那厚厚的一本,随便指了一页说:“这里,楚漓和沈归鹤落入绝情谷之中,相互疗伤、谈话后理解对方,但是为何还是背道而驰各自为阵营?”这一段是男主与男二掉落绝情谷的地方。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坚持的事,”佐助回答的很快,像是早就知道自来也要这么问一般。楚漓是佐助要饰演的角色,魔教教主。沈归鹤自然是男主,鸣人的角色了,“不可能是因为对方劝说自己就马上以对方的理想为自己的理想,两人势均力敌或是各自为营才能形成那种微妙的平衡。”
 
“那为什么后来他们又合作了呢?”自来也有意刁难,问的都是一些‘明显’但又不好回答的问题。佐助思考了一下,谨慎道:“其实这里我不太赞同剧情的走向......脱离困境回到魔教之后马上发现父母之死的秘密?回头就和武林盟主,他的昔日好友和对手合作?若是楚漓是那么固执骄傲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因为后来的一个事实而全盘否定自己以前的方向呢?与男主重新并肩作战什么的,有点强行附和观众口味的意思。”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发展?”自来也非但不生气,反而饶有趣味地看着他,期待他接下来的回答。
 
“若是在两人大战之前......的某处,”佐助说道,“他深以为沈归鹤众人就是罪魁祸首,但是就在进攻武林之时,他得到了真实的信息,复仇的愿望一下子落空,他不知道该向谁复仇,也不知道现在应该停手,可是怎么停手?他又该何去何从?他有仇,有苦,但没有一个源头,谁能作为他父母之死的仇人呢?”
 
“所以他一下子崩溃了,在战场上疯狂地杀人、破坏武林,在这里可以把掉入绝情谷后走火入魔移到战场上,沈归鹤不愿他杀人,也不愿他有苦无处发泄,便想着自己作为他的朋友,可以一同背负那仇恨死去,抱着这样的决心两人跳下了悬崖。在谷中两人没有死,互相疗伤和谈心,朝夕相处才造成了真正的理解。”
 
佐助停了下来,他看自来也面色不好,有些疑惑,他看向鸣人,鸣人讪讪地笑了一下,对佐助说:“额,问题是......这个有点太基了你不觉得吗?”
 
“什么意思?”佐助很少上网,对于这种用于完全一头雾水。
 
“......”自来也其实重点不在于此,重点在于,他觉得这个版本的结局太好了呀!太完美了!这才应该是无关风月的结局啊!然而作为这么知名的大导演,居然被说的哑口无言,太不应该了呀!
 
他噌的站起来,鸣人紧张道:“好色仙人!”
 
“好......好色仙人?”佐助知道他在说谁。
 
“你们先聊,我回去了!”自来也满心郁闷,准备把这转化为动力,回家修改剧本去!佐助问道:“请问......”
 
“你被录了!”自来也说,佐助疑惑道:“可是我还没有.....”
 
“不用了!”不愧是风一般的男子,佐助话未说完人就不见了。
 
“......视镜。”他说。鸣人笑嘻嘻道:“已经可以啦!佐助,以后就是同一部电影的演员咯~请多关照~”
 
“嗯......”佐助收回心思,这自来也果然是个怪人,但真的不可小觑。
 
 
 
合同被水月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后递给了佐助:“签吧。”
 
“没有问题?”
 
“何止是没有问题......”水月看看四周,见无人就在佐助耳边说:“若不是咖位有限,我看人家恨不得给你和漩涡鸣人一样的片酬!”
 
“......”佐助利落的签了字,“那不是挺好。”
 
不是挺好,是太好了呀!你不觉得有问题吗!水月暗暗吐槽道,但是这位爷估计根本不在意这点小事,应该说,他就不知道他是来玩票的还是真有个明星梦。
 
“那么从今天开始就有的忙了......”水月翻开了日程表,“下周二的开机仪式兼发布会,你这算是第一次正式和记者打交道,该说的说不该说的说我到时候会教你;之后和导演他们吃饭要和演员和工作人员们搞好关系——我上次叫你健身你健了吗?”
 
“嗯。”
 
水月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真的?怎么看不出来。”
 
佐助默默地解扣子。
 
“别!别在这,祖宗。”水月看了看周围人来人往的办公室,擦了下头上的冷汗,“反正你知道就行了,蛋白粉记得喝,体重不能超过那个数字,线条不能太明显,我到时候会叮嘱你的教练......”
 
老妈子。佐助心里想。
 
“我知道你不耐烦......但是这是你第一个这么重要的戏啊。”水月像是能够看出他的所想,停下来喝了口水:“对了,上次那个事故之后,我给你找上头要了个保镖。”
 
“保镖?”佐助皱起了眉,“我不需......”
 
“这个说不要也得要。”水月强硬道,“你就当你自己算是公司的重要财产,现在公司派人来保证财产安全了,今天之内我会叫香磷把人带给你看,你满意的话他明天开始上班。”
 
“......”无声的抗议。
 
“就算你不要也得为香磷考虑,她拿着一个人的工资做了几个人的工作,若不是她也是个漩涡,就当给自己人帮忙......”
 
“香磷,”佐助眸光一闪,“她是漩涡家的?”
 
和鸣人什么关系?
 
“她们不是兄妹啦,”水月解释道,“勉强算是远房亲戚吧?血缘远得很,这两个人也是特别不对头,一见面就吵架......”
 
这倒是真的,佐助想。
 
 
 
“重吾。”那个高大的男子简短介绍道,然后就再也没有了话。香磷有些尴尬地圆场:“他就是话很少......其实人很靠谱啦。”
 
“话少很好。”佐助点了点头,和重吾对视的眼睛里露出了满意,对方也明显没有意见。
 
怎么回事?香磷想到,无口之间的默契吗?
 
话多的有一个就行了......佐助想到那个聒噪的金毛,不着痕迹的走神了。三人从公司离开,果然,有了重吾后,两人照顾一个脚伤的佐助完全不成问题,搬上搬下的工作不再艰难。由于重吾从明天才开始正式上班,今天还是两个人往家开去。
 
“香磷。”佐助突然道,香磷正在开车,眼睛盯着镜子移不开眼睛:“怎么了?”
 
“有个东西,希望你帮我拿到。”他说。
 
香磷熟练地挂挡入库,笑着说:“掉东西在自己家了?我拿到鸣人家去?”
 
“不,”佐助说,“在公司——”
 
在听完佐助的话后,香磷沉默了几秒,后视镜也照不到她的表情,当佐助以为她为难了的时候,香磷反而道:“佐助,我很高兴哦。”
 
“你能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样,就算是你能相信我了的意思吧?”
 
 
 
 
电视剧《此间山水》已经播放过半,男三号南风的死无疑是推动男主成长的最大原因之一。我爱罗显然是用了心,在角色死前那段回顾本就是观众们的泪点,他还贴心的在网络上放了导剪版,比原剧中长了三分之一,配上抒情般的南风专用BGM,瞬间赚足了观众们的眼泪。播放当日的微博“致南风”的tag占据了一天的微博热点,就连完全不看这部剧的网民都知道有个特别重要的角色死了。
 
一时间,弹幕网上的剪刀手们贡献了不少惊奇的脑洞,比如将男主犬冢牙以前的偶像剧和佐助的MV剪了个前世——然后结局还是BE,给无数迷妹又捅了一刀;比如有人彻底讲故事的时间轴重置,先是二人势不两立,在挡刀之后二人变成了至交好友,星空下那段用别的剧的语音吹替成了互诉衷肠的告白,终于有了个HE,感谢天感谢地。
 
然而有个资深佐粉,从出道以来就首先关注佐助的那一批之中的一个,名为“NS罗盘”的妹子,坚定不移道:“鸣佐党打卡,我觉得我爱罗大大剪得最好......官逼同死。”底下无数+1 +2 +3......在出道短短几个月间,佐助成长的确实超越了许多同期甚至早于他的小鲜肉,拿出成果的速度赶不上蹿红的速度,他圈了不少粉但也有非常多的黑,幸好佐助并不在意这些,否则心眼小点的话每天刷微博都要被黑黑们气个半死。
 
不过......佐助的问题在于太不爱上网了,新人还不多多宣传,网上和粉丝互动互动?在同行看来必做的事情,佐助就甩出一句“我不做”,水月恨不得跪下来求他:“你就每天发张自拍也好啊?”
 
......于是佐助每天拉长了脸发一张不修图不选背景的自拍,配字:“今日任务。”
 
一周后,水月被迫把这项活动叫停了。
 
粉丝们觉得可爱新鲜好笑,黑子们可不认账。“不就是个新人吗耍什么大牌。”“这种资源和曝光率还有和男神女神的合作......被包养?”
 
粉丝们群起而攻之:“黑子滚粗,老子的人老子愿意罩着,他愿意耍就耍。”“包养你野爸,你怎么不下海和王八嘴对嘴?”“这是萌点好吗......”
 
“所以我说了,”水月总结道,“你是自带话题性。”

评论

热度(295)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