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重生星途 25

诗之:

*宁天出没注意
*解释一下,最近时尚圈好像流行拍时尚大片来着,看了凡尔赛宫那个之后脑洞停不下来,所有内容都是瞎掰,莫考据,部分灵感来自全美超模大赛
 
 
 
“好——开工吧?”
 
扎着丸子头的姑娘难得的带了点笑容,看了定妆之后满意的点点头,对从对面走过来的两名青年说:“不错嘛鸣人,果然找你们没错。”
 
那两人就是最近新电影上映大火的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鸣人笑着和她打了招呼:“天天前辈——”
 
“不要叫前辈!”天天笑了,向着一旁的佐助点点头:“第一次拍?”
 
“请多多指教。”
 
天天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佐助全身,以一个专业摄影师的角度,最后得出一个非常不专业的结论:这家伙,真的是上天给饭吃的外貌。
 
她笑了笑,说道:“那么我去做准备工作了。”
 
“我们也是。”鸣人与她合作多次,最开始还是通过宁次的渠道,但经过多次工作上的工作,两人也成了很好的搭档和朋友。若是说鸣人在圈子里混的如鱼得水有一半是因为木叶和他父母的关系,另一半便是他随和亲切的性格了。佐助眼见天天远去,悄声问鸣人:“日向家的......”
 
“准大少奶奶。”鸣人一副八卦兮兮的语气,“年底拿的证,办婚礼还差几个月吧。”
 
二人在布景前站好,听工作人员和天天讲解,两人讨论一番后基本拿定了主意。鸣人身穿一套质感极好的西装,颜色偏深色与冷硬,妆容也将他刻画得成熟,他端正地坐在一张充满现代气息的古怪座椅上,背后的窗透出泛白的光芒,脚下的皮鞋毫不留情地踩在柔软纯白的羊毛地毯上。他整个人的气质变了个样,手中展开的报纸并没有挡住太多,胸口领带夹发出和他蓝色眼瞳如出一辙的幽暗光芒。天天屏住了气息没说话,手指不停地按下快门。
 
接下来佐助出场了,开始之前天天叮嘱他们,她想要拍出的是有故事感的镜头,而不是硬生生不尴不尬的静态照片。他身穿着宽松的米色系休闲服,所有衣物的质感都非常柔软,他的眉间也展开了,平时如同刀尖一般凛冽的气质被软化成了毛绒绒、看不见摸不着、雾气一般的暧昧氛围。他赤着一双脚踩在纯白的地摊上,脚尖的指甲显得愈发粉白可爱;他的动作轻盈悄无声息,长腿几步便走到了鸣人身边,然而鸣人并不看他,只向他伸出一只手,佐助便像一只乖巧的猫儿一样将脸凑上去,在他手心蹭了蹭,此时他的背脊弓起,一条腿压在沙发上,一条腿伸直拉长踩在地上,露出白嫩的脚心。紧接着他在鸣人身旁团成一团,也不靠太近——留出了一寸的距离,如同真正的宠物一样蜷缩着睡着。
 
他这样做并不会显得萎缩,虽说是蜷缩着,他身体的每一部分肌肉都在协调地用力;他睡着的面容安详乖巧,睫毛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然而这时坐在一旁做出并不在意模样的‘主人’鸣人,在看见小宠物睡着之后竟伸出了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头发上。
 
——同时,佐助猛然睁开了眼睛,他脸上乖巧的神情全不见了,剩下的只是满满的杀意、屈辱,与不甘,然而这个眼神只有几秒,然后他便收敛了气息,继续闭上眼睡去,鸣人像是毫无察觉一般,甚至伸出手指挠了挠猫儿的下巴,然而嘴边却挂着一抹洞悉一切的笑容。两人之间萦绕着暗涌的气氛,包裹在一片安详的光线里。冷硬与柔软,黑与白,冷静与疯狂的对比,以及给观众留下想象空间的留白手法让人无法将视线从两人身上脱离下来。
 
“好!卡~”天天欢快地喊了停,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怅然若失地想到结束了?这一幕结束了?
 
天天再次检查了一边拍到的片段与照片,无比赞叹道:“果然这套找你们是对的......化妆师呢?”
 
一个头发染成浅绿掺着蓝的男孩跑了出来:“在......”
 
“让他们准备下一套,今天拍完算了,”天天一挥手,“我今天特别有兴致!”
 
助理惊恐无比地向布景跑去,那两位已经脱离了刚刚氛围的爷正在欢天喜地地讨论接下来去哪里吃午饭,鸣人脸上挂着‘今年收成好’的笑容,活像地主家的傻儿子,一听接下来还要继续工作就哭丧着一张脸喊道:“木叶丸——给我把餐厅预定改到晚上去!”
 
还好佐助比较冷静,点了点头说:“只要你们准备好,我都可以。”
 
意想不到的发怒角色对换,小助理看着毫无形象的大影帝撒娇道“啊佐助我肚子饿我想吃xx餐厅的海鲜烩饭......”,另一边传来木叶丸手忙脚乱的呼喊:“鸣人哥餐厅说晚上满了——”
 
鸣人瞪着一双眼睛对天天抱怨:“都怪你!”被佐助不轻不重地在腿上拧了一把。
 
天天只好亲自来处理这事,简单粗暴地扔给鸣人一张卡:“我们家的中国餐厅金卡,怎么样?”
 
“成交!”鸣人超恶心地抛了个媚眼,戳戳佐助:“香磷妹纸不是带了便当嘛?来吃来吃我已经饥渴难耐了!”
 
“原来是坑我的啊?”天天暴怒,“把卡给我!!佐助你也跑不了!知道也不告诉我!”
 
——但是其中的原因她也懂,为什么要不帮自家相方帮外人,天天只能认栽,发了个微信给宁次吐槽。
 
“你兄弟干的好事!!![鸣人拿着卡晃悠.jpg]”
 
鸣人,兄弟妻不可欺(负)啊。
 
下半场在三个小时后开始,两人都换了装束,也来到了类似新洛可可时期的布景,只不过这次好像是一场身份的对调,佐助身穿参加晚宴的晚间准礼服,即带点古典风味质地优良的三件套,只不过被现代改良过了,更加适合佐助的身材;鸣人则穿的是款式简单的、揉的凌乱的西裤与衬衫,明显是更下等的人穿的服装,他赤着脚,裤脚挽起来,脚腕处露出一点暗红的勒伤的印记。
 
佐助仿佛刚刚从一场虚与委蛇的宴会上回来,发间还带着点觥筹交错的疲惫,他随意地拉扯领结,露出白皙细腻的颈间,在他不注意之时,鸣人的眼神紧紧盯着那一小块,在所有严严实实的衣物遮挡下,好不容易落单的皮肤。但每当佐助的眼神扫到他,他便低着头接住他脱下来的衣服,或是忠心耿耿地看着他,眼神如犬类一般可靠又忠诚,只是佐助看不见时,那眼中徐徐跳动的欲望之火如地狱的业火般无法扑灭。
 
观众们若是看到这里该明白了,这个低等的、卑贱的仆人正觊觎着他高贵美丽的主人,而主人毫无察觉,只因为他太会掩饰,也太有野心,令人不禁担心起来。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令人大吃一惊,在脱去在小腿上留下情色的暗红印记的小腿袜与袜带后,主人竟用那光洁的脚尖去挑逗仆人的脸颊,佐助半眯着眼,眸子里闪动着不安分的、煽动人情绪的光,鸣人闭着眼,金色的睫毛颤了颤 ,最终泄气一般任命地握住了那骨骼分明,嶙峋又优美的脚腕,紧接着,一个吻落在了佐助的脚背上。
 
——象征着忠诚、永不背叛的吻脚礼。
 
佐助也闭上了眼睛,脖子微微后仰,露出脆弱的脖颈与喉结,月光从窗外落进来,打在两个人身上。
 
帷幔被大风吹得翻飞,年代久远的雕花木门猛地关上,象征着这趟时光之旅一样的窥探已经结束。天天再次喊了卡,这次的效果不如第一次好,主要是白日模仿月光的效果,让打光师出了些差错,但是两人的表现毫无可挑剔之处,众人趁热打铁,将补拍的画面拍完。
 
“都看着我干什么......哦对了,”拍完后,众人都期待的看着天天,天天像刚想起来似的,恍然大悟道:“啊那个......收工收工~”
 
众人一哄而散,人群外这才有人慢慢走进来,带着温和的笑容:“工作完成了?”
 
“宁次!”天天已经忘了刚刚鸣人骗她卡的事,激动道:“你快来看我刚拍的,超棒啊.....”
 
“呃,”宁次尴尬地和被遗忘的两人打个招呼,“不好意思,这家伙一碰到好片就得意忘形。”
 
“我们还说这话干什么,”鸣人笑笑,“替我谢谢她,我们就先走了。”
 
“好。”
 
两人离开漆黑一片的摄影棚,此时几乎已是半夜,佐助回头看站在一整片黑暗里的宁次天天两人,只有摄影机的屏幕亮着,天天开心的笑声和宁次低声说话的声音远远飘来,鸣人扯了他一把,把墨镜安到他脸上,低声问道:“在看什么呢?”
 
佐助扬扬下巴,鸣人了然的笑道:“他们自从学生时代就是这样......话说现在去哪??”
 
佐助莫名其妙道:“木叶丸和香磷呢?”
 
“我让他们回去了,”鸣人扔出车钥匙又接住,回头耍帅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佐助笑着看着他:“你说。”
 
“今天定的餐厅没了,结果晚饭更是耽误了......这个约会没有是不行的,”鸣人说,“我就想啊,突然灵机一动!”
 
他扒下一点点墨镜的边,从缝隙中露出那双蓝的过分的眼睛,里面满含令人怦然心动的笑意:“我们去吃个夜宵也不错?”
 
“可以啊,”佐助被他逗乐了,神秘了半天居然不就是个夜宵么?“还有什么?光夜宵不能弥补。”佐助的笑颜在夜色里软化了棱角,竟是让鸣人看的心砰砰直跳,他将人拉过去耳语了一番,果不其然佐助脸红到了耳朵:“你!”

“你答不答应!”
 
“不答应!!”
 
 
-tbc-
啊我好喜欢甜甜甜谈恋爱的情节啊(葛优躺

评论

热度(261)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