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重生星途 17

诗之:

*星途字数破6W啦!!!(鼓掌
*隐晦的带卡
 *KTV家(并不(真的不是凑字数!



 

气氛凝重。
 
鸣人悄悄问佐助:“你说他刚刚有看见吗?”
 
佐助脸有点红:“我觉得没有......”带着侥幸心理。
 
他俩跟车在宇智波鼬车后,顺着盘旋的山路往上,灯火通明的宇智波家大宅显露在眼前。
 
今天为了带佐助兜风——鸣人开的他最骚包的那辆红色的跑车,活脱脱一个富二代天王巨星模样,再加上上回在病房里脱线的表现,鸣人觉得自己的形象估计不能好了。
 
“父亲,母亲。”佐助站在玄关就在喊,动作带了点急切和撒娇的意味,估计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穿着白裙子睡衣的夫人披着外套出来,奇道:“怎么没打个电话就回来了?饿了吗?吃宵夜吗?”
 
“不用......”佐助把鸣人扯到身前:“那个,这是鸣人,你们上次见过......”
 
宇智波美琴笑吟吟道:“随时欢迎。”
 
 
 
“你怎么没告诉我你家就在附近!”鸣人压低声音对佐助说,“所以说你哥到底看到没有!”
 
“我不知道......但是就算看到了也没什么,”佐助说,“他们不会管的。”
 
“真的吗——”鸣人想到刚刚鼬那个冰冷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寒颤,说曹操曹操就到,鼬在隔壁房间说:“佐助,你快洗澡去。”
 
“然后鸣人你过来一下,我和父亲有些事和你谈。”
 
呜哇啊——鸣人泪汪汪地看着佐助,却被他拍拍脸颊,说‘他们都很好的’,然后自己哼着小曲洗澡去了,鸣人欲哭无泪,他们估计只是限定了对你好吧!
 
不管怎么样,这关是要过的,鸣人定了定神,推开书房的门。
 
鼬还穿着白天的西装革履,领带都不曾解开半分,他们表情严肃,鼬说:“佐助不在隔壁了吧?”
 
“是......”
 
鼬像是松了口气般,说:“上次根派人弄伤佐助,以及这次抹黑事件......”
 
——诶??!
 
——诶????
 
原来是这回事吗?
 
当晚佐助并不知道,隔壁房间紧锁的三个男人到底谈论了什么东西,达成了什么协议。
 
 
 
第二天总算是在傍晚前赶回了剧组,自来也憋着嘴没说什么话,毕竟要说的已经说过了。两人趁着这个天色要拍完片子上半部的高潮,也就是楚漓被原魔教教主误导,误以为沈归鹤的父母,上一任武林盟主和夫人,是造成自己一家惨死的原因,于是对着竹马的少年发动了招招致命的攻击。
 
鸣人化妆时被惊呼“啊天哪你长了一颗痘痘!”,导演大人过来巡视一番后叹息摇头:“你这只能用特效消除了。”
 
“什么??特效?不能遮瑕吗?”鸣人大惊失色。
 
“对啊不能,”自来也脸上全是揶揄之色,“这特效多花钱啊,你这是给我们制片人和导演多大的负担。”
 
卡卡西连连点头:“所以今天晚上你要请客吃饭。”
 
鸣人从一开始的惊慌到明白到大怒,嚷道:“合着你们这是坑我饭呢是吧——”
 
“佐助你居然笑!你不帮我不说还跟着笑!”
 
 
“楚漓!小漓!停手!”少年头发散乱,一身血污,“听我说!我们现在得去帮师傅!他有危险了!”
 
“那就等我报完仇再说!”楚漓杀红了眼,一身白衣上沾满了血迹,唯有一张脸上干干净净,“父债子偿!没想到我和杀父仇人同吃同住这么多年,把你当朋友,算我瞎了眼!”、
 
“啧啧,”木叶丸在一旁评论道,“谁写的剧本,真的好狗血。”
 
自来也拉长声音道:“我写的——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没有没有......”
 
“倒是可以进行下一步宣传了,”卡卡西插嘴道,“等他们拍完那一幕我跟助理先回帝都,把宣传事情处理好,还有鸣人那件事收尾,”他拿出平板加了几个字,“后面我就不用跟剧组了,真好。”
 
“去吧,”自来也盯着他看了一会,“你家那位哭着闹着要你回去了?”
 
“可不是,”卡卡西说,“几个月了......不过这话你别当着他面说,说不定会气哭出来哦,他。”
 
“是是是......”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脸,自来也挥挥手让他回去了。
 
所谓第二波宣传攻势其实就是跟随剧情走的,沈归鹤没有再恋战于是脱身出战场去救师父然而为时已晚,师父已被魔教教主杀死,而楚漓经过这一战发现自己武功居然拿还赶不上大大咧咧的沈归鹤,于是拜魔教教主为师,叛出天门山,约定十年后再相见。
 
中间还有一段磨磨唧唧的男女主角感情戏,鸣人曾多次表示这段可以没有,但是卡卡西劝他:“观众喜欢这个......再说你们俩不是有绯闻吗?配合着炒一炒,热度就上来了。”
 
“为什么不炒我和佐助的绯闻啊!”鸣人耍赖。
 
老师很无奈:“你们还需要炒吗......总之注意点。”
 
当天拍摄的很顺利,美术指导和自来也耳语两句,说是不确定给楚漓成为‘魔教教主’之后那个妆怎么画,自来也一挑眉:“不是一开始说好的,来个大浓、上红色系紫色系眼影、上挑猫眼线、戴个尖尖的手指套吗?”
 
美指无奈道:“您是想说东方不败么......”
 
大家吵来吵去,没有吵出个名堂,鸣人偷偷溜到佐助身边:“走吧?”
 
“干什么?”
 
“我发现山下有个ktv,去唱歌?”
 
“鸣人——”美指姑娘叉着腰喊道:“说好的请吃饭呢?”
 
“好好......”
 
 
一行人高高兴兴地吃了麻辣小龙虾和火锅,痛快地出了一身汗,又跑去吼ktv,结账时前台小姑娘激动地不行:“太、太太太子——”
 
“嘘,”鸣人竖起手指,“别喊,我只给你签个名。”手利落地在一旁的便签上签上名字。
 
“那个!我......”小姑娘怯怯地说,“其实我是倾城的粉来着......”
 
“谁?”鸣人皱起眉。
 
“啊!”不小心说出了网上的称号,小姑娘捂住嘴:“佐助......”
 
“倾城?哈哈哈确实......”鸣人也不恼,长手一伸把佐助揽过来,“来,美人,快给小姑娘签个名。”
 
“唔啊啊啊啊男神——”
 
每个剧组的风格完全不同,比如上次佐助待的《此间山水》,就是暗潮涌动惶恐不安的那种,还出了人为的事故;然而《无光风月》剧组感觉大家都非常好,上到导演自来也,下到工作人员后勤扫地阿姨都无一例外没有二心,没有勾心斗角,大家各司其职,拍的时候心向着一出力也往一处使,这节约下来的钱,用卡卡西说的,可以展开猛烈的宣传攻势了。
 
也许是领头的导演和男主的原因,亦或是他们选择的原因。
 
道具组的最为猛烈,他们一进房间就喊着“死了都要爱死了都要爱来开嗓”,佐助有点无语:“他们用这首歌开嗓难道不会唱哑么......”
 
“他们都是麦霸,不会的......”和他们来过几次ktv的鸣人深有体会。
 
几个小时后能唱的都基本趴下了,只有害羞的雏田、事不关己的佐助,和明显逃避话筒的鸣人主角三人组完全没开过口,所有人都嚷嚷着一定要他们唱歌,被烦的受不了了,鸣人开始讨价还价:“这样!我和佐助唱一首歌,你们放过我们,怎么样?”
 
“行行行!”剧组人开了手机,说是要录像。
 
“唱什么?”佐助凑过去,看鸣人在翻iTunes。
 
“这个怎么样?”
 
“唔听过,不知道能不能唱。”
 
“那就这个。”
 
佐助点了歌,一阵流畅的钢琴伴奏传出来,他收起长腿坐在台上,把麦克风拉的和自己近了些,整个包房的气氛变得安静下来。
 
他垂着眼,灯光从头顶投影下来,将整个人照的像是雕像一般俊美,他的声音干净清澈,带着一点点鼻音:
 
“I've been living with a shadow overhead(阴影笼罩我的生活),
I've been sleeping with a cloud above my bed(乌云萦绕我的睡梦),
I've been lonely for so long(长久的孤单伴随着我)
Trapped in the past, I just can't seem to move on(我被困在回忆,看不到冲破牢笼的道路)。”
 
鸣人接着唱起接下来的歌词,流畅的没有一点缝隙,他的嗓音不同于少时成名的少年音,磁性温柔:
 
“I've been hiding all my hopes and dreams away(我隐藏所有的希望和梦想),
Just in case I ever need them again someday(只为有一天再次需要它们),
I've been setting aside time(我总留些时间),
To clear a little space in the corners of my mind(净化心里的小角落)。”
 
到了副歌部分两人和声唱着,互相看的一眼火花四溅:
 
“All I wanna do is find a way back into love(我只想重新找回爱),
I can't make it through without a way back into love(找不回爱我将无所适从)。”
 
佐助盯着屏幕上的歌词和弹琴对唱的男女,渐渐有点懂了鸣人为什么选这首歌。
“I know that it's out there(我知道它就在那里),
There's gonna be something for my soul somewhere(一定有个为我灵魂而生的东西在某处),
And if I open my heart again(若我再次敞开心扉),
I guess I'm hoping you'll be there for me in the end(我想我期望能在那里陪我到最后的人是你)。”
 
 
And if I open my heart to you
如果我对你敞开心扉
I'm hoping you'll show me what to do
我希望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And if you help me to start again
如果你能帮我重新开始
You know that I'll be there for you in the end
你知道我会在最后那里等你
 
 
真是难为了那个白痴......他想,这么矫情的话也说得出口......
 
“哇......”美指姑娘,就是那个最活泼的,一边拍手一边目瞪口呆道:“你俩可以去组个组合了作为歌手出道了,真的。”
 
“说不定哦,”鸣人笑嘻嘻的说,“我还有张sp呢!”
 








下章湿身play(啥

评论

热度(232)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