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重生星途 15

诗之:

*甜的不像我了= =


*二垒!!!!!!




 


血色的墙壁上,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被一把利剑钉死在墙上,那老人死不瞑目的眼里全然没了光彩,表情惊恐,两个未见过什么杀戮的少年吓得瑟瑟发抖:“快、快去叫师傅......”


 


是夜,天门山灯光通宵大亮,掌门披衣而起,听闻事件后大怒,下令彻查整个山谷;受害长老的门派怒不可遏,非要找天门山掌门讨个说法。


 


“我派会尽全力搜查——”


 


“只怕这凶手就是你天门山中人——”


 


少年心性见不得对方血口喷人,还对着他的师父,拔剑就要攻过去,被同伴拦住。


 


“沈归鹤!”拦住人的少年声音清清冷冷,仿佛马上就要融化在空气里,“你是想挑战整个万青派吗?”


 


沈归鹤气红了眼,师父在一旁叹了口气,他只好收剑入鞘,放话道:“我以人头保证这不是我师父做的!我会找到杀人凶手!”


 


“归鹤哥!”女主在一旁急的跺脚。


 


“卡——”


 


所有人的一口气提到了喉咙间,几秒后自来也摸着下巴道:“还不错,过了吧。”大家才放下心来。


 


鸣人动作有点急地取下了发套,整个人脑袋上湿淋淋的,闷热的天气在半夜也不例外,眼看着工作人员三三两两散了,卸了妆,鸣人窜到隔壁休息室去打扰别人:“佐助!”


 


佐助抬起一只眼睛看他,无声的问:怎么了?


 


他只写了半边脸,睁开眼睛的那半边还挂着上挑的眼线,那一眼真的是风情无限,鸣人咽了口口水:“准......准备好了么?明天。”


 


“嗯,你和我说的都准备好了,等下凌晨的飞机?”佐助任由化妆师为他卸妆,闭着眼睛嘴唇挪动的幅度很小,虽然含糊不清,但鸣人听懂了。


 


“嗯,我叫木叶丸去把车开来,路上还可以睡一觉。”


 


木叶的周年庆,今年碰上了五整数,也算是要认真参与的活动。两人向剧组请了假,恰好时间掐的没有他俩出场一天也没问题,自来也也就让他们去了。昨天下了雨的地面泥泞不堪,路上非常陡峭,鸣人所设想的睡一觉也是完全不可能了,“洗车费要报销啊,鸣人哥。”木叶丸说。


 


“找纲手婆婆去。”


 


回帝都的飞机就连半夜都有,机上全是疲惫不堪的旅客,飞机上口气不太好,佐助皱着眉将自己扔进座椅里准备一觉睡到目的地,然而鸣人用手指戳戳他:“来一个?”


 


一回头,看见鸣人戴着发夹,将熊猫图案的面膜敷在脸上。


 


佐助:“......”


 


佐助:“你这是......”


 


“要保持在镜头下的美感啊,说真的,你也贴一张吧,你黑眼圈蛮严重的。”鸣人认真道。


 


最后两个人一个顶着熊猫面膜,一个顶着青鬼面膜躺在座椅上,空姐路过时捂着嘴笑。


 


抵达帝都已经是清晨,金色的阳光在深紫的帝都雾霾中艰难地露出了点光辉,却转瞬即逝,香磷向佐助请示去公司提赞助的服装,于是剩下三人准备去找个地方地方休息一下,家里长时间没有人铁定已经脏乱差,佐助想象了满是灰尘味的房间就果断同意。


 


“两间。”


 


“一间。”


 


“......”鸣人顾左右而言他:“经费不够。”


 


“我付。”佐助抢着拿出了卡,前台小姐礼貌又温柔地说:“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如果是总统套房的话,只剩下一间了哦。”


 


“那普通单人间呢?”


 


“三楼正在装修,几天的话......”她优雅地指了指座钟,“还有十分钟就开始了,下午四点结束。”


 


那睡个毛啊!佐助妥协道:“那就总统套房......”


 


鸣人向木叶丸打手势:去、去,别打扰我跟佐助独处!


 


 


 


总统套房好在有里外两个套间,然而外间的小床是午睡小憩用的,又窄又短,是无论不能让他们两个大男人任何一个睡上去的;里间房间不小,床却是king size的,佐助犹豫了一下,坦然道:“还是一起......吧?”实在不能委屈大影帝睡那种床。


 


“好~”鸣人喜滋滋的一时忘了自己姓甚名谁,脱口而出:“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


 


佐助想起那天自己情绪激动外加身体疲惫,最后睡着在鸣人怀里的丢脸事件,脸上飞起一抹红晕,他彭的甩上门,将鸣人关在了外间:“你还是睡外面吧!”


 


鸣人摸摸鼻子,在门外站了一分钟,打开没锁上的房门:“我进来了哦?”佐助翻了个身,表示朕知道了,影帝大人将自己脱得只剩一条小裤裤,无比猥琐的钻上了床。


 


“手、手拿开啊喂!”


 


 


佐助醒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大亮,他把昏昏沉沉的脑袋从枕头上拔起来时听见了水声,顺着没关实的门望去,在雾气萦绕的浴室里,唯有鸣人肌肉紧实的背部和大腿十二分明显。佐助瞬间清醒了,呆了一下就把脑袋埋进了被子里。


 


呜......他是故意的吧!?


 


洗到一半很畅快的鸣人,在听见浴室门被紧紧关上的声音后不解的抬起了头。


 


怎么回事?


 


 


 


香磷和木叶丸是一起来的,还带了很久没见的水月,以及三四个造型师;在得到本人和经纪人的认可后,一个看起来软软的男孩子动手开始给佐助修剪刘海,把后端长长的部分打理出了层次,同时前面用着蒸汽香薰对着脸蒸,“为了水嫩嫩啊!!”——他是这么说的。


 


上午十一点半,两个人准备工作几乎做好,比上次上红毯少了不少步骤,一行人直奔一楼——虽然本身活动就在这个酒店——但是还是要去给媒体露露脸。


 


“漩涡鸣人来了!”


 


“还有宇智波佐助!”


 


不知谁喊了句,围在酒店外面的粉丝一拥而上,和各种没收到邀请不能进入的小报记者、八卦网站一起将几人围了个水泄不通。佐助感觉身后一个高大的人伸手帮他挡住了一部分人群,回头一看,竟是好久不见的保镖先生。


 


“重吾。”


 


“佐助。”


 


二人礼貌的打招呼,水月忙着喊:“让一让那个都让一让啊——有什么问题可以等到结束再问好吗——”


 


“请问宇智波佐助!你是否与漩涡影帝有不正当关系!”


 


周围整个都静了静,已经转身要走的佐助脚步一顿,回过身来,虽然他没有开口,但那眼神已经吓人的很。那个记者是个八卦小报的野记,眼看自己吸引了目光,赶紧说道:“你一出道就得到影帝青睐,《此间山水》是鸣人的好友我爱罗的作品吧!他是不是向好友推荐了你?你和春野樱也是通过他认识的吧?否则你怎么拿到的名额?还有这回自来也大人的新作,也是作为弟子的漩涡鸣人......”


 


“闭嘴。”


 


“......向他的师父推荐......”


 


“我说了闭嘴!!”


 


那个娱记被吼得一愣,见鸣人伸出手将佐助挡在后面,脸上怒气未收,更加得意起来:“影帝你这是冲冠一怒为蓝颜吗?是被说中了一切恼羞成怒了吗?请问你是同性恋吗?您与宇智波佐助是什么关系——交往还是包养......”


 


鸣人伸手扯住了这名娱记的领带,将人扯到了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虽然本来这种话不该我说,应该由你们自己去发现,但是我现在发现有的人就是太蠢了——非要我说出来才懂。”


 


“佐助是靠着自己一点一点的努力才能立足在这个所谓娱乐圈的!他是个好演员,也是个非常棒的人,他从来不和别人说自己的艰难和痛苦!你们就以为他走的很容易!”


 


“我欣赏他,也敬佩他,虽然现在看起来我是所谓影帝他是新人,但我的路上若是没有我师父那样的人帮助我发觉我,我也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而已!我发现了佐助这块金子,他要发光有什么不对吗?”


 


鸣人松开被吓傻了的娱记,手在他胸前拍了两下,拍平了自己扯出来的皱纹:“每日八卦......若是我看见你们发布任何关于佐助的谣言,不说他自己,我会起诉你们诽谤!”


 


他转过身走进酒店大门,周围竟再无一人去拦,木叶丸楞了一下,赶紧加紧步伐跟了上去。像是暂停了的人群这才骚动起来,粉丝们小声的交谈着,声音越来越大,最后一个妹子忍不住尖叫的声音:“太子你太帅了————!!!”


 


“我们爱你唔啊啊啊啊啊啊——!!!”


 


“佐助你别伤心,我们支持你——”


 


要说的话已经被说完,佐助看着还对着他的几个镜头,闭眼轻轻颔首,也转身进去了,水月棍子加大棒地恐吓一番记者,也匆匆跟了进去,嘴里嘟囔着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这下惨了......”


 


结果还没进去,就看见自家艺人拉住了影帝大人的胳膊把他拖进了大厅侧面的厕所里。


 


“这都什么事......”无所不能的金牌经济也有点无措了。


 


“你疯了吗!?”佐助把鸣人往墙上一推,怒骂道:“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发火?”


 


“我还不是生气——”鸣人委屈道。


 


“你知道他们明天会怎么说你吗?是打记者?还是当众发怒?耍大牌?阳光形象破灭?”佐助嘴里不停地冒出假想的可能,他眉头紧皱,脑中飞快地搜索,让木叶限制流言?不刚刚有很多粉丝,就算他们支持鸣人也......


 


鸣人看着眼前垂眼自说自话的人,灯光将他的睫毛投影在脸上,又长又翘,他心中哀叹一声‘抱歉’,一手揽住他的腰,一手锁住他的后颈,对着人深深地吻了下去,将他的急躁和呜咽化为温柔一并舔去,啃咬他柔软的唇,半晌离开,唇边牵出一道银丝。


 


“怎么办,我忍不住了,佐助。”他说。


 


佐助被人亲了个措手不及,脸上红潮未散,眼中还有点不明白似的,鸣人笑了声,抵着他的额头道:“张开嘴。”


 


佐助紧紧地抿着唇,鸣人在他腰上掐了一把,佐助‘啊’了一声就被人侵入了口腔,和他纠缠着交换了彼此口中的温度,佐助呼吸急促,鸣人提醒道:“用鼻子呼吸......”


 


他从善如流,之后果然好上许多。


 


好久之后,鸣人才放开他,佐助感觉有些缺氧的眩晕,两人靠在一起,鸣人说:“我忍不住。”


 


“我听到那些人说你,我忍不住.....就算这会引发很多问题,我也必须那么做。”


 


“我也忍不住吻你......抱歉,我本来,想在一个更好的时间好好说出来的,然而我先吻你了,”他牵起他的一只手,放在唇边吻了吻,“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佐助。”


 


对方深黑的瞳孔里淡然无波,唯一映照着一个他。



评论

热度(256)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