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重生星途 28

诗之:

*补上昨天的更新,加上今天的请假条~刚回国实在事情太多,果然日更太难了QAQ 写到是写得出来,就是没时间......




28


 


拍摄完《王终见王》,两人马不停蹄地又赶了不少通告,其中最有意思的还是某次杂志封面,主题仍是这次的电影。《无关风月》已经成了人人口中相传、网络上满是段子同人cp粉的大热电影了。水月拍着佐助的肩膀,意味深长道:“佐助,你真的红了。”


 


红了代表什么?代表更加无孔不入的狗仔队。佐助出门必须更加小心,再也不能什么遮掩都不做地出门了,每次下个楼脸上要和鸣人平时那样,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起来,帽子墨镜口罩。佐助曾抱怨这样更可疑,但不加掩饰还是显眼过口罩墨镜。有一次他和鸣人去吃饭,一时没注意,忘了选个隐蔽的角落,在窗边快被闪光灯亮瞎,餐厅被蜂拥而至的小姑娘阿姨粉丝挤得水泄不通,叽叽喳喳问两人“你们是不是在约会呀”,废了老大劲才脱身。佐助下决心以后绝不做这么高调的事情。


 


更麻烦的是住处。鸣人和他虽然是楼上楼下,可鸣人的电梯是从一楼就直达的,若是被拍到经常出入电梯,那两人同居的事情就暴露了。鸣人突然有一天突然提议道:“要不我们搬出去住吧?”


 


“诶?”佐助没想到这一层,“这样好吗?”


 


鸣人从冰箱里拿了瓶橙子汽水,大影帝最爱的饮料:“怎么不好?我早就能搬出去住了,一开始是嫌麻烦,而且总有片约在身,后来......”


 


“后来怎么了?”佐助被他递过来的葡萄味的汽水瓶冰了一下,捧住了脸。


 


后来是为了泡你啊。鸣人腹诽道,但是这句话不能讲。他岔开话题:“你觉得搬到迪菀怎么样?”


 


“行啊。”佐助想了想,他倒是在考虑公司宿舍的安全问题,上次很丢脸地被人掳走了后就应该考虑这个问题,可惜当时二人的重点在于团藏,还有解决不完的工作。最近刚好两人的进度同步了,全都告一段落,刚好可以搬个家。


 


——两人都没有在考虑这个迪菀的价格问题。作为安全性隐私性最好的小区之一,不少不说达官贵人,但是起码大明星都住在那,而价格也不会太低。不过宇智波家的小少爷和木叶的太子从不考虑这个问题,就是这么天凉王破。


 


鸣人抓起手机发了条消息,不一会“叮叮叮”的回信震得他手发麻,他噼里啪啦打了一会字,半晌对佐助说:“搞定了,木叶丸说明天就能搬。”


 


“明天?”佐助无语道,“明天早上人都来了我还在你家里,东西也......”


 


“没事,”鸣人亲亲他的嘴角,嗯,葡萄味:“我找的人保密性都没问题的。”


 


这样算起来,鸣人算是个不怎么纨绔的二代了,人勤勤恳恳地演戏工作不说,家里的事情也没放下,房子还住在公司的宿舍,比不少普通明星还要朴素。说起来鸣人这么快就弄好了,是不是早有准备......


 


佐助把自己的疑惑问了,鸣人笑着解释道:“没有的事,我平时虽然看着不靠谱(佐助:你也知道啊)......喂!......但是不动产什么的还是准备了的。”


 


他笑嘻嘻痞道,这可是老婆本啊。


 


佐助扫了眼鸣人递过来的详细信息,三楼是泳池和小花园,地下室需要指纹和钥匙,室内装潢和现在的风格差不多。房子比宇智波家大宅小不少,不过他们两个人住足够了。


 


说搬就搬。几天后这件无比麻烦的事被二人完美解决,木叶丸过来转了一圈,点评一下鸣人的餐桌选的丑,赞扬一下佐助的餐桌布选的好,被鸣人一顿蹂躏“你想抢师娘吗!?”。


 


木叶丸不是过来玩的,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鸣人那部打开国外市场的、A国系列间谍片在筹备续集!


 


“他们想要我继续演?”鸣人奇道,“我以为我那个角色的作用已经发挥到极致了。”


 


他说的是实话。《谍王》以俊男美女,眼花缭乱的打斗与快速变换的华丽画面为卖点,是一部非常棒的商业大片,可谓这几年票房与口碑的巅峰,国际上评价都非常不错。鸣人当时去海选,并没有提到任何他在国内的影帝奖项等,佐助看过海选视频,鸣人穿着简单的夹克牛仔裤,像个普通的大学生,直到他坐在椅子上演出了一段令众人惊艳的表演;他更没有提到他是在国外赫赫有名的自来也的徒弟、御用男主,他被选中之后,导演才知道这是那颗自来也培养起来的、冉冉上升的新星。


 


鸣人在电影里演一个戏份不错的配角,人设很讨喜,几次出场几乎可以说是抓住了所有观众的视线;而电影本身偏向于群像,也不存在什么抢戏的情况,这更允许了鸣人尽力的展现这个角色。所以他说的“发挥到极致”也无不道理。


 


木叶丸笑的像只偷腥的猫:“不,你猜他们的打算是什么?”


 


鸣人见不得他那贱兮兮的样子,赶紧鞭打几下,催促道:“说!”


 


“啊!别揍我!佐助哥哥救我!......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木叶丸从他鸣人哥哥的魔爪下挣脱出来,喊道:“他们是想请你演主角!”


 


“啊?”这下轮到鸣人惊讶了,“主演?”


 


原来原定的男主角正在转型,不愿意再拍同类型的片子,大爆的续集也不愿意,更何况这部电影原定的就是一部,再拍续集难免狗尾续貂,毁了经典,男主也不愿意拿自己的事业试水,也情有可原。这下可苦了制片人,思来想去谋个出路找个主角,最后想到了在片中表现不错的鸣人。


 


鸣人皱起眉,仿佛是在考虑这样做的利与弊,木叶丸其实心里是希望他去的,在国外跟剧组也很有意思,当然更有意思的是当地酒吧的金发小美女......不过这事儿还是要看名人他自己。到了这位影帝大人的级别,片子就有的挑了,其实除了这部,他的手头上还有四五部外国制作的邀约和数不清的国内片约,应该是得益于最近《无风》的势头,可是鸣人却是可不是钱或者曝光率,更不是用一次又一次的流量和大量的输出来消耗自己的新鲜度——他需要的是稳定又高质量的表演,每年。


 


“本子放我桌上,看看吧。”最终鸣人说。木叶丸松了口气,将厚厚的剧本放在他们家新买的米白色茶几上;鸣人哥既然这么说,那么还是有一定可能性的,那么他就抱着希望这个电影靠谱点就好。


 


佐助累了几天,一打开关机好久的手机,所有的消息哗啦啦一下就全涌了出来,他嫌弃地看着它震了整整两分钟,才用两根手指把他拎起来,戳开信息那一栏,在铺天盖地的消息里找到水月的消息。


 


“祖宗!!!!我知道你在搬家!!!!但是起码你把鹿丸大大的邀约告诉我成不成!!作为你的经济人我居然是最后知道的!比木叶丸还知道的晚!!我还是不是你的经纪人!!!!!!!”


 


佐助:......好多感叹号。


 


“我忘了。”


 


水月倒回的很快:“祖宗!你开机了!所以说你答应没有!鹿丸这边催我!”


 


佐助心有灵犀地和鸣人一对眼神,低下头又给水月回道:“我先看看剧本。”


 


两人此时是同样的剧本——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不过一个是内在的,一个是外在的。鸣人用新的咖啡机做了两杯端到楼上的小花园里,小花园里光秃秃还没怎么种上花草,不过草坪与阳光也很清新,一旁的泳池昨天被洗的干干净净,就等夏天来临注上水。坐在藤椅上,翻开砖头厚的剧本,二人喝了口鸣人拉花拉出爱心的拿铁,满足地想到:果然搬家是个正确选项。


 


《谍王2:旧王朝》讲的是更类似于寻宝特工类电影,不过这个片子本身就是大乱炖,也没人在意这一点。男主角在上一部结尾功成身退,挥挥手留下一堆没长成的小崽子,里面最突出的便是鸣人的角色,这样一来接手便顺利成章。然而鸣人并不关心这个衔接问题——若是片子是好片,观众自然会去看,然而要怎么做才不会伤及男主角粉丝的心情,这才是要考虑的。


 


很多时候续作换主角,很大程度上让前作粉丝痛骂的就是“用完就丢”的做法,为了不让前作主角喧宾夺主,就故意抹黑或者淡化其在剧情中的作用和存在感,实在是砸自己招牌。然而这一部电影的编剧仍是原来那个,导演也不变,鸣人对这两个人的合作还是比较有信心,看了看他们处理的方式,也比较巧妙——上一步删减的部分仍是可以出现在这部电影里,这个已经和那位演员商量好酬劳,而起作用正是提点与世代交换,传承意志。若是做得好,电影院里还能弄哭一片人。鸣人大致上翻了翻,觉得这次的故事说不定——只是说不定——比上次的还要有趣,这非常难得。他饶有趣味地将本子翻完,心里已经大致有了主意。


 


“决定了?”佐助在一旁说道,鸣人这才抬起头来,见佐助的本子翻了一半,摊在膝上,咖啡已经凉了。


 


“嗯......大概。”鸣人挠挠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他看了看佐助的神色,有些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呢?”


 


佐助的神色有些不明,鸣人只觉得那比剑锋凌厉的无关线条忽然柔和得比山水画更绵软,他看见那人的眉宇间绕上了一丝或许是能叫做忧愁的东西——那是他无法触及,却只听过简单的转述的,佐助的前世。


 


佐助被他的声音打断思路,瞥了眼对面的人,然而就是这一眼,让他陡然惊醒——那本应该万人瞩目的,星光闪耀的男人正仔细的观察他的脸色,用几乎是小意与伏低的姿态询问他的决定,像是他说的每句话都要像王的骑士般彻底执行。他究竟是这样做了有多久?而自己现在才注意到:他无意间将本该是敞开胸怀相对的两人,变成了这样一个如履薄冰的氛围。


 


“鸣人,”他听见自己说,“我准备试试。”




——若是这部电影能改变什么,也值得一试


 


然后补充道:“......你说呢?”


 


他从不询问他人的一件,他从未询问过他人的意见——而刚刚那句话就这样说出口了,这个过程比他想象的要轻松得很多。他看见鸣人的眼神变了,有欣喜,更多的是担忧。


 


“你确定吗?”鸣人坐了过来,长臂一伸把人捞进怀里:“会很为难吗?”


 


这正是佐助想说的:“与其说是不为难,倒不如说我现在走的每一步,都不是我自己喜欢的。”


 


鸣人一怔。


 


“前世我躲掉家族的重任,做个与世无争的小博士,换来的是家破人亡与十年磨一剑的复仇——没人能一辈子只做自己喜欢的事。”佐助将脸贴上鸣人胸前柔软的衣料,静静地听他坚定有力的心跳声:“现在我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进入娱乐圈,和各色人来往......”遇见你。他没说这句话。


 


“这些都好过在大蛇丸手下当杀手的日子。”他说。


 


鸣人心疼极了,将人搂紧,但佐助开了这个头,就说的停不下来:“除了阻止团藏以外,我应该有别的生活,我应该不像以前那样单打独斗,我应该去试着相信别人,我应该慢慢的,而不是孤注一掷却两败俱伤地,将那个混蛋拦在他的计划之前。”


 


我走上星途,站在比阳光炽热耀眼百倍的星光下,受万千人瞩目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怎样都能被发现,也有人无条件的喜欢着我。这样的宇智波佐助,这样的宇智波家还能被轻易抹杀吗?


 


“重来一世,我更能够发现......”佐助伸出双手,捧住眼前这个无比英俊又温柔的男人的脸,低声说道:“我不能让上一世的事情成为我正常生活的阻碍。”


 


那些事不能成为我们之间提都不能提的伤疤,我会撕开它,就算再次变得鲜血淋漓,也总有一天会痊愈。


 


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鸣人现在只要一低头便能看见佐助低垂的眼睑,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阴影,但他却无比自豪又甜蜜地想到,这是佐助为了保护他、维护他们之间的联系而勇敢做出的努力。


 


“谢谢你,佐助,”鸣人将人抱的更紧了,两片火热得烫人的唇贴着爱人的头顶反复亲了又亲,心中满是柔软的怜爱与疼惜——


 


“我也一样喜欢你。”


 


 


 


 


“那就直接做掉吧。”


 


只留了一盏灯的房间里,坐在桌后的老人发出了命令,他的手上未停,仍在一本质地良好的账本上记录着一笔新的支出。


 


宇智波家的人头——200万。


 


“是!”


 


是时候来点大的了,团藏这样说道,这次,要一口气地,一个不剩的全部消灭;要让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宇智波。


 




*接下来进入主线剧情~


*助助的意思大概就是,我要复仇,我也要当大明星,我还要和我英俊的男人谈恋爱,两手抓还要抓得漂亮,这才是重活一世的最好结果~


*然而团藏又要搞事了

评论

热度(203)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