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鸣佐】重生星途 33

诗之:

*太子持续掉线,不过下章会回来哒


*复仇线继续XD




鸣人轰轰烈烈地回国,又悄无声息地走了。


 


网络上虽然还有些传言,但既然官方已经给出了合理的解释,再有多少质疑和猜忌额都是钻牛角尖罢了。粉丝们不再撕逼吵架,而是一心一意开始关注起爱豆的活动。佐助最近跑公司跑得很勤,原因是上次说好、又因为绯闻而取消,现在又重新提起的单曲。


 


说到这件事情,又不得不提起最近在拍的电影黑医了。电影已经开拍数周,然而上次出事后,电影原定的演唱主题曲的歌手跑了个干净,这个位置空缺;水月灵机一动,和鹿丸商量,要不让佐助本人来唱主题曲?


 


歌曲本身就是讲述Arno的故事,若是让扮演男主角的演员本人演唱,想必对歌曲和人物的理解会更深一层。问题是,佐助能够唱好吗?


 


不同于在ktv被拍下的视频,不同于在真人秀里的清唱,这次是要进录音室,放在电影里的歌曲。在亲自检验之前,鹿丸都不能确信,于是今天一大早他就来到公司,看看最近佐助跟着老师学的成果。


 


经过一段时间的专业调/教,按理说是没有问题的。主题曲是由圈子里有名的大师一手打造的,为了保证整个电影的配乐和插曲风格保持一致,所有的歌曲全由这位大师操刀。他在看完这个电影的剧本之后,就灵感大发写出了一首电影同名歌曲《黑医》。同名歌曲极其利于后续电影宣传,而他这么早就写出来,也能让电影在第一支预告之时就用上这首歌。


 


到达录音室的时候,佐助已经在里面带好耳机,向他们比手势。鹿丸,手鞠,加上不知怎的就得了消息、过来凑热闹的小樱,凑成吃瓜群众三人组,认真观看佐助试唱主题曲。


 


“怨恨、背叛、以牙还牙,繁华之都吹起来的西洋风,水银灯下虚假的街市。”


 


青年带点鼻音的声音率性坚定,柔软的薄唇一字一顿地吐出一个个令人生厌的词语,厌世又绝望的情绪在录音室里缓缓流淌。


 


“挂着正义标签的高筒礼帽在行进,舔舐着他人不幸、咧着嘴角大笑的鬼。


财富、时尚、奢靡,人世艰难叹徒然;亡灵大笑,响彻回转——”


 


那绝望不单单是简单的软弱,而是带着点破釜沉舟的不顾一切——破开这虚伪、划破那黑暗,即是那复仇之花。


 


“人心中寄居的懦弱,下弦月照射下的黑白大街,


极尽荣华的强者也终会散尽啊,空洞的眼睛在寻找光亮。


涩或甜、胜或败,惶恐,惶恐已是梦之后,


愿望崩塌、人世境迁,真心在等待着救赎”


 


歌曲的副歌部分音调突然拔高,佐助的嗓音却不见任何颤抖。他闭上眼,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他作为“千鸟”的那段刀尖舔血的日子。半夜被噩梦惊醒,从被冷汗浸湿的床铺上坐起,他常常对着月光一坐一夜。只要闭上眼睛,就是他站在那个海浪拍打的观景台上,望着失火的宇智波大宅却被人按住,无能为力的场景。


 


“想要改变 想要逃脱 无法可施,


生锈的喉咙中挤出的喊叫,


无论多少次挣扎想要破开却破开不了。”


 


重来一世,仍是一样的方法,仍是一样的恶毒,可唯一的变量是他自己,他拥有无人可知的——未来。流畅饱含感情的声音缓缓录入闪烁的器械,众人被惊艳了的眼神全都投向站在话筒前的人,而佐助却紧闭着眼,沉浸在自己的过去中。


 


高亢的情绪与重复的歌词强调了歌曲中最重要的一段,一点点加重的语气让这誓言变得更加坚定有力:


 


“怨恨 背叛 以牙还牙!


怨恨背叛以眼还眼!”*


 


——至此,歌曲结束。


 


佐助摘下耳机,将耳机挂在面前,正准备推开门,却看见鹿丸手鞠小樱三人,以及其他的工作人员一脸被雷劈了的神情。佐助心头一凛,犹豫道:“怎......怎么了?”


 


难道真的唱的很差?


 


“神啊——”小樱哭着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我求你进入歌坛好不好!和我合作好不好!!”


 


“没怎么,”鹿丸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情摇了摇头,一指佐助:“这部电影所有的插曲、片头曲片尾曲——”


 


“都交给你了!”


 


刚刚试唱的部分有一些需要修改重录的地方,因为佐助今天已经比较累了,于是决定下次再来,不过这个粗糙的版本已经被人打包送过去给作曲的大师了,鹿丸说这样可以刺激他老人家的灵感,写出更多更好的歌。


 


明天就是宇智波家的庆功宴了,佐助向鹿丸请了个假,鹿丸也欣然应了,索性全剧组明天放假一天,上下一片欢腾皇上英明。事实上是因为主演比较给力,能一条过的就一条过,带的整个剧组的进度都不错。和佐助搭戏的女主角的是个新人小姑娘,年纪不大却有股灵气,也不知道鹿丸都是哪里挖来的演员,若是这部戏成功了,以后也是那些小花的劲敌。电影的投资不算太大,估计鹿丸是冲着商业和文艺都打擦边的方向去的,若是控制不好会两头不讨好。不过这都不是佐助现在最关注的,他的生活重心全都转到了今天要做的事情上去。


 


“佐助,你、你准备好了吗?”香磷今天明显打扮过了,平时乱糟糟的头发打理好了,框架眼镜取了下来,戴上了隐形,露出她那双漂亮的红色眼睛,和大明星站在一起也算登对。佐助正在纠结领带,却被提议道:“今天又不是去饭店,出去玩,随便点吧。”


 


于是“随便”也就真的非常随便了,佐助挑了块腕表,换了身牛仔裤T恤。Aqva凛冽的冷感与年轻透彻的气质,是异常适合这个男人的香气,他看向香磷,问道:“这样行吗?”


 


夜店这种东西,上一世也只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去潜伏过,这一世又因为诸多曝光无法前去,万一有上了头条就不好了。可是这次也是万不得已。佐助发了一条消息出去,又故意没有带手机。


 


“很好啊。”香磷笑道,这是第一次,或许是最后一次,她能够和佐助君“约会”了吧?虽然任务在身,她也无比开心,若是要她来评价,她也认为漩涡鸣人是最配得上她家佐助君的男人。这样想来的话也不会难过。


 


“走吧。”


 


 


“汇报任务。”


 


“目标正在被灌酒,目标和那个女人聊得好像挺开心的......团藏大人,”躲在店中另一角的暗部有些不能理解,“这个女人看起来很喜欢宇智波佐助啊,她会不会背叛我们?”


 


团藏有些嘲讽地笑了笑,放松了身体躺在躺椅上,浏览着手下递上来的一份报告:“她不会,你知道我为什么找她,不找宇智波佐助的那个经纪人,或者保镖?”


 


“属、属下不知道。”


 


“因为她曾经是大蛇丸手下的人,”团藏缓缓吐出一圈烟雾,轻蔑地调侃道:“宇智波家的小子,以为我不知道他派这个女人在木叶查根的事情......”


 


却没想到这个女人为什么有这个能力,为什么愿意给他办事?


 


“这个女人能活到现在,除了她旋涡的姓以外,还有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冷血。只要给她钱,就没有她不愿做的事。这次,他是死定了。”


 


雪茄被狠狠地摁灭在桌面上,团藏脑海里想到上次佐助一个人只身大摇大摆地进出根的大楼的样子,眼中凶光闪过,直到身旁的手下叫了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喊什么?”


 


“那个女人动手了!”


 


 


 


“佐助君,那个......我有话想跟你说!”在灯光迷乱、音乐嘈杂的舞池之中,香磷结结巴巴说不出话,脸红透了,像个想要向心上人告白的少女,佐助“贴心”地跟着她出了后门,在巷子里停下了。


 


——却迎来一记手刀。


 


香磷的动作凌厉地不像是一个普通女孩,她掏出一管针剂,针头刺破佐助上臂的肌肤,却停在原地,掏出平时不怎么用的那个手机给通讯录里唯一的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怎么停下来了?”


 


团藏的声音从那头传来,香磷将手中的针管往里推了一点:“说好的十倍呢?”


 


“看看你后面。”


 


香磷一惊,回头看去,她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瘦削苍白的男人,她咬咬牙,低声道:“佐井......”


 


佐井向她展示手中的密码箱,里面是满满的现金,催促她道:“动手吧。”


 


“还是说,你下不了手?”


 


香磷听闻,干脆利落地将所有液体全部注入进去。佐助失了倚靠,重重地落在地上。香磷头也不回,向佐井伸手要箱子。佐井缓缓地递给她,却在她接的时候没有松手。


 


“你......”


 


佐井:“香磷小姐真是好演技,当初我害的佐助从半空中掉落的时候你脸都吓白了,最后却是你结果了他,讽刺不讽刺?”


 


香磷脸上血色尽失,手一发力,将箱子夺过来:“我还不需要你一个团藏的走狗来教训我!”


 


巷子是个死胡同,刚刚佐井就是站在里侧没有光的地方,而香磷想要脱身只能背对佐井离开。按常理说是不该用后背对着敌人走的,但香磷别无他法,她越走越觉得佐井没有拦她很奇怪——团藏这种人,应该是会灭口的吧?


 


电光石火间,她想到刚刚昏暗的路灯下,佐井腰侧鼓鼓的一块,她当时以为是眼花了,现在想来......是武器吧?


 


想道这里,她却不敢动了。


 


“香磷小姐,怎么不走了?”


 


佐井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伴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子弹上膛声。


 


就在这时,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成了香磷唯一听到的东西,一股大力将她向另一侧一推,子弹无声地射入对面的墙面里。香磷在混乱中看见了戴着口罩帽子的重吾,原来是他救了她!


 


“佐助叫我来接你,走吧!”耳语带着喘息低声在香磷耳边响起,她心头一暖。


 


重吾将她拉起来,子弹凶狠地追随着他们的脚步,直到两人消失在了小巷的尽头。佐井二对一没有优势,连射几枪之后果断放弃追杀,转头回去查看佐助的情况。他对着耳机里说:“团藏大人,对方有帮手,应该是佐助那个保镖,没想到......”


 


“要么这两人暗通款曲,要么事成之后一人一半,”团藏接道:“要么都有。不用追了,这种人一次抓不到,就像是一滴水落入了海里,怎么淘也淘不回来了。量他们也不敢说出去。佐井,你去将宇智波家那个小子捡回来,把现场布置好,要是没死再补一针。”


 


“是!”


 


“明天一早......”团藏舒心地往椅背上一靠:“宇智波之名‘响彻云霄’之时,就是他的死讯人尽皆知之时。”


 


 


 


直到来到机场,重吾用毛巾擦掉车上所有的指纹,带着香磷在厕所里染了黑发剪短,又换了身衣服,再拿起伪造的证件,两个人的面貌已经焕然一新。


 


“只要落地过了海关我们就安全了,”重吾见香磷还是忧心忡忡,安慰道:“没事的,团藏志不在此。”


 


香磷却摇摇头道:“不,我在想,当初为什么恰好是我当了佐助的助理,你成了他的保镖,还有水月——难道佐助君一开始就知道?”


 


知道我们三个人都曾经是大蛇丸的手下?


 


她想起第一次佐助找上她的时候,开门见山地“我需要你帮我取一件东西”,好像知道香磷的黑客能力,以及那天水月一定会帮她隐瞒。


 


佐助调查过我们吗?是他让团藏知道了她的过去,好接触她让团藏又可乘之机,又确认她不会背叛,才有了这一整套的脱身之计吗?


 


她知道这是帮忙,还是说,是利用?


 


“香磷,”不同于女孩儿敏感的心思,重吾的脑海中从未想过那么多,也无往而不利地正确:“佐助只能相信我们。”


 


——上一世短暂合作过的“鹰”小队,这一世精妙地与前世吻合了。


 


“你说得对,”香磷笑了笑:“对此,我很开心。”


 


 


后巷里,佐井扛起佐助的尸体,将他安放在一个房间,里面满是酒瓶,烟头和白色的粉末。佐助的脸色在灯光下有些青白,佐井摸了摸他的脉搏,又回复团藏道:“目标确认死亡。”


 


“嗡”。手机震了震,上面写着:“通知媒体明天十一点过十分发布消息。”


 


“是。”


 


佐井盯着那屏幕看了许久,久到他的脚都有些酸了,眼睛在黑暗里盯得有些想要流泪了,他都不曾移开一秒。在心头澎湃叫嚣着要跳出来的一个念头在疯狂地捶打他的心脏,他控制自己不去想,却无法,只得眼睁睁放任自己的脑海生出这么一个疑问,束手无策:


 


真的要结束了吗?


 


我要自由了吗?


 


他的后方,一个本应死了的人静静地坐了起来,黑暗中,那双如鹰般的眼神紧紧地盯住了佐井!佐井感受到那股杀气,惊诧地回头。


 


“你......”


 


 


 


市中心今天有些拥堵,原因是不少宇智波家的人从各地赶来参加这次的庆功宴。电视台紧张地转播,他们等待的是那位不久前宣布了自己身份的宇智波家小儿子。然而人员进进出出,他们却没有见到佐助的人影。


 


难不成他今天不来了?


 


记者百思不得其解,她可准备了一箩筐的问题要去问呀?关于他为什么隐瞒身份?他和鸣人的关系?他两部正在拍摄的电影?鸣人转型的意向?


 


.....然而这些问题都问不出了。时间到了十点五十分,团藏饶有兴趣地看着电视上忙碌的宇智波家人,残忍又满足地想道,以后不管是根,还是木叶,都不会有宇智波的存在了。


 


多么令人感到快乐的一件事啊!


 


十点五十八。


 


佐井的消息送进来:“媒体已经准备好。”


 


其他手下的确认陆续传来,全员撤退,宇智波家人全都集合到了同一层,安保系统被黑入,大楼被封锁——


 


宇智波家主猛地掀开遮在会场中心的雕像上的红绸,露出每个人身上都佩戴的、红白两色的宇智波家徽——


 


众人向家徽举杯——


 


“三!二!一——”


 


 


 


*黑木渚《原点怪奇》



评论

热度(187)

  1. 沉默的鱼诗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