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结缘(中)

怀袖倚楼:

预警:


上一章的设定有改动


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


可能会有OOC


佐助中了夜晚变得超级坦率的术


----------------------------------------------------------------------------


1.


      鸣人是被佐助踹醒的。


    “嗷!佐助!你干什么啊?”鸣人猝不及防被打,莫名其妙的睁开眼睛,发现佐助的脸靠得特别近,然而脸色却冷得快结冰。


    “吊车尾,松手!”


       鸣人这才发现,昨晚和佐助聊得太开心,两人竟是保持着搂抱的姿势睡着了,此时他的双手紧紧的锁住佐助的身体,让他动弹不得。


    “对不起啊佐助……”鸣人有些讪讪地松开了手,有点舍不得呢,小佐助的腰好细啊!


       佐助迅速的站了起来,装作整理衣物的样子,掩饰住微长黑发下透着淡淡红色的小巧耳垂。


       鸣人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跃而起:“佐助你没事吧我说!”


     “……什么事?”佐助一脸茫然。


     “就是昨天晚上啊,你突然亲……扑过来抱住我啊!肯定是昨天那个忍术啊,我们回木叶检查一下吧我说!”


     “……!!!”佐助迅速检查了一遍自己,却依旧没有发现忍术的痕迹,但是……


     “鸣人,我……好像没有昨晚的记忆。”佐助觉得事情有点严重,连轮回眼都不能察觉到的诡秘忍术,世界上还有谁能够解开呢?


     “回木叶没用,我的轮回眼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看来我们只能再去一次那个遗迹了。”


       鸣人有点焦躁:“可是那里好像很危险哪!我们只在外围探索了一下,佐助你就中了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忍术,要是再发生什么事怎么办啊!”


       佐助倒是不以为意:“鸣人,你别忘了,我可是宇智波佐助,你不信任我吗?”


     “但是你现在……”


     “没有但是!”佐助打断他,嘴角勾着一抹自信的微笑,“我们联手,还有什么不可能?”


       鸣人突然觉得放松下来了,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可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人,没有什么是我们做不到的。


     “那是当然的我说!”


2.


       这个无名遗址处在鬼之国的边境,一片沼泽的深处,普通人无法到达,只是有含糊不清的传说留下。鸣人和佐助游历到鬼之国的时候,在这片沼泽附近的村庄借宿,恰好听说了这个故事,因为故事中出现了辉夜的名字,便决定去寻找这个遗址。


       沼泽深处的遗址因为常年不见天日又人迹罕至,各个建筑都还保存的较为完好,看样子存在了起码数百年,风格颇为古朴。遗址面积很大,因为潮湿,建筑上的花纹和壁画都有大面积的剥落,还有一半以上的区域陷在了地下。


       遗址能见的地方最大的建筑尚有小块壁画留存,佐助上前查看,常年的风化和潮湿使得这些精美的壁画模糊不清,只能勉强看清一些片段:两只交握的手、女人的裙摆、闪着光芒的半颗圆形物体……


     “佐助,你这边怎么样?我那里什么都没有啊我说。”鸣人趁着佐助查看壁画的时机,已经把遗址外围大致转了一圈,可惜除了乱七八糟生长的树木和看不懂形制的建筑,什么也没有发现。


     “不行,壁画腐蚀得太严重了。”佐助回视鸣人,“看来只能进入殿内了。”


       两人清理掉主殿入口的杂草,幽深的大殿不见一丝光亮,入口处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尽头,是一间宽广的房间。两人借着火光查看,房间四角堆积着看不出原样的黑色腐蚀物,中间却有一堆奇怪的石头,石头前方是一个古里古怪的竖棒,竖棒上还有类似宝石的装饰品。


       佐助打开轮回眼,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摇头示意鸣人没有发现忍术的残留,接着上前一步,想要仔细查看那堆石头,不料那竖棒突然发出一道光芒,直直射中佐助。


       鸣人:“!!!佐助小心!”


       佐助反应极快,瞬间退后,拉开距离,紧紧盯着那竖棒,竖棒却平静下来,仿佛并没有发出光芒。


       鸣人急忙跑到佐助身边:“佐助你没事吧?”


佐助已经用轮回眼检查过自己,却依然没有发现什么,身体也没有任何不适,“没事,好像没什么影响……继续向前吧。”


     “不行!”鸣人坚决反对,“刚刚那道光还不知道是什么呢!要是出事了怎么办?!我们先回去,真的没有问题的话再来!”


       佐助不耐烦道:“说了没事了,吊车尾,我还没那么脆弱……”


       鸣人直接打断他:“但是我很担心佐助啊!”


     “……”


       佐助偏过头,不去看鸣人那双因为担心自己而显得格外深邃的蓝眼睛,“……知道了。”


3.


       因为出现了不可预料结果的术,两人又回到了之前那个借宿的村子,准备再仔细打听一下有关那个遗迹的事。可惜村子里的大多数人只知道那个模糊的传说,没有任何参考价值,倒是在一个独居的老人那里又知道了一点线索。


     “遗迹,戴粉色饰品……这是什么线索啊我说!佐助助助助助!我根本想不通啊!”鸣人念着那一点点的线索,想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抓狂不已。


     “闭嘴,吊车尾,不要这么大声的喊我的名字啊!”


     “佐助,”鸣人可怜兮兮地抓住佐助的一只手,“你有没有想到什么?”


       佐助沉吟道:“和遗迹有关的粉色饰品……应该与那道粉色光芒有关;饰品大多是年轻人佩戴,而且形成了传统……祈求感情顺利的传统……”


     “啊?”


       佐助道:“这里是神道文化昌盛的鬼之国,沼泽深处的遗址可能是古代废弃的神社,并且这个神社还与‘结缘’有关!”


     “所以说,这是个神社?但是……”鸣人苦恼道,“我们都不懂神道的东西啊!”


     “不过是个破败的神社罢了,就算有残余的力量也差不多消耗光了,我们休息一晚,明天出发。”


     “哦!知だってばよ!”


4.


        啊!又来了!鸣人绝望的想,这到底是个什么术啊!明明睡在不同的房间,半夜醒来却发现佐助趴在他身上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


     “佐……佐助,你为什么要盯着我看啊?”


     “因为我喜欢你啊!”毫不犹豫的口气。


       鸣人:……!!!


       鸣人的大脑一片空白,佐助……佐助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他……他是说喜欢我吗?我们不是朋友吗我说?一定是朋友的喜欢吧?!是吧!我要大声地回应他,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我也喜欢你啊佐助!”鸣人迅速回道:“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啊!”


       佐助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恶狠狠道:“你是笨蛋吗?!吊车尾,我喜欢你,是爱情的喜欢,是小樱喜欢我一样的喜欢!”


       什……什么?鸣人有一瞬间的晕眩,两个男生之间……也能有爱情吗?


     “当年是你这个吊车尾一直追在我后面,说什么打断手脚也要把我带回去,还说我是你的憧憬,是你好不容易找到的羁绊,不是吗?”


       鸣人迷茫了,这确实是自己说过的话,当时的心情,到现在也能清晰地记得,看着出走的佐助的背影,那种因无力阻止而产生的绝望,紧紧攫住了心脏,逼迫他不断地变强,即使被好色仙人说要断绝关系,宁愿当个傻瓜,也要把佐助追回来!


       憧憬,羡慕,不服输……许许多多的感情混合起来,变成了对佐助的执着,擅自地将它定义为友情,偶尔也会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心情在对自己抗议,那么,是爱情吗?


       发现鸣人在发呆,佐助不满道:“喂!吊车尾,你在无视我吗?!”


       鸣人回过神来,突然一把抱住佐助,埋在佐助的肩膀上,喃喃:“我不知道,佐助,让我……让我抱抱你。”


       佐助不做声了。屋内没有点灯,皎洁的月光从小小的窗外透进来,柔和地洒在相拥的二人身上,夏虫也沉默不语,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今晚的月色很美呢!


TBC


----------------------------------------------------------------------------


不知道为什么写了剧情(并不想写),只想写小甜饼(大概不怎么甜),不出意外,下章完结。


鸣人开窍了~然而白天的佐助还没攻略



评论

热度(44)

  1. 沉默的鱼怀袖倚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