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鱼

结缘(下)

怀袖倚楼:

佐助中了夜晚变得超级坦率的术


憋了很久的结尾,设定在前篇


鸣人终于告白了


1.


       第二天白天佐助果然又忘记了晚上发生的事并再一次送给了鸣人一对熊猫眼。


       鸣人……鸣人只能哀怨地看着佐助腹诽,明明是小佐助你自己摸过来的啊!


       通过昨天的调查,佐助推断出,这个遗址是个古代的结缘神社,那么佐助中的术法肯定是与神社所供奉的神祇有关,只要知道这个术法的大概效果,应该就能找到解开术法的方法。


       不过结缘神这个神嘛……比较随性,各地崇拜的结缘神都不太一样,仪式的效果也大不相同,何况这还是个不知道多久之前的神社。因此鸣人和佐助还是有很大必要去再探一次遗迹的。


       这次两人做足了准备,并且带着十二分的小心,再次进入了上次那个诡异的大殿。由于火把的光源有限,这次他们准备了——强光手电筒(没错,是木叶新发明!)。果然发现了很多上次没有注意的东西。


       大殿中间的石块堆是已经坍塌的结缘神像,可以看出,是个女神,诡异的宝石竖棒大概是女神的神杖。大殿靠后的位置还有一个房间,房间的墙壁上幸存着不少壁画,还有已经腐烂的一些家具和书籍——大概是神官或者巫女的房间。


       佐助把灯调亮,看向壁画,依旧有很多破损掉色,不过好歹看得清大致的内容了。画上有很多男女,跪在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大概就是女神——的脚下,女神高举一个法杖,法杖发出光芒,射到了面前的男女身上,下一幅图是这对男女在,嗯,佐助辨别了一下,站在花前月下,画师大概是这么个意思,互诉衷肠?然后这对男女——就有小孩了= =


     “佐助,你找到解决办法了吗?”


       佐助沉默了一下,然后迟疑道:“这个术法,大概是属于祝福类的,没什么危害……”


       鸣人问:“那你为什么会失去晚上的记忆?”


       两人在此仔细搜索了这个遗迹,然而除了一些腐烂的书籍,一无所获。


       鸣人有点抓狂:“我们还是出去找个巫女什么的看一下吧!”


       佐助连轮回眼都用上了,然而对于忍术体系之外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办法,也只得无奈的接受了鸣人的提议,毕竟总是失去晚上的记忆,而且每天早晨都是……


       这个遗迹确实没有发现与辉夜有关的痕迹,提到她的名字大概也只是传说过于久远的混淆。让佐助中术法的那个神杖后来也不再发光,大概是用完了最后一点神力。二人检查再三,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便离开了这个遗迹。


2.


       即使鬼之国再小,傍晚才从遗迹出来的二人也不可能在夜晚降临前赶到国都,不过这次没有在路上遇到村庄,佐助的情况也不适合晚上赶路,两人就在一个靠近湖泊得森林里露宿。


       佐助不知自己会在何时失去意识,强撑着没有入睡,鸣人一反常态的没有喋喋不休,也只是沉默地坐在火边。


       月近中天,佐助突然站了起来:“我去一下湖边。”


       佐助去了很久,鸣人怕佐助突然失去意识,找了过去。今晚大概是十五日或十六日,月亮很圆很亮,银辉洒在平静的湖面上,梦幻美丽。


       ……但是不对啊!佐助呢?!


       鸣人冲上湖面,明亮的月光下一切都无所遁形,然而还是没有。鸣人慌了,一声“佐助还未喊完,一双手便猝不及防地将他拉入了水下,冰冷的湖水漫上口鼻,还未挣扎,便有两瓣柔软的嘴唇吻了上来。


       朦胧的月光,深沉的湖水,佐助的脸在水波里若隐若现,鸣人带着惩罚性的力道吻了回去,两人在水下纠缠许久方浮上水面。


     “喂!小佐助,偷袭可不是个好习惯!”


       佐助喘着气道:“你……你还不是中招了!”


     “我可是因为担心你啊!”


       佐助没有回应,水面又安静下来,夜风吹过,鸣人觉得有点冷,“佐助,我们……”回去吧。


     “鸣人,”佐助突然打断他的话,“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有点像终结谷的那个湖?”


       鸣人回想起一年前他们在终结谷上的决战:“那个时候,佐助还不愿意跟我回村呢,还一直想要斩断我们之间的羁绊……说真的,我当时好心痛啊!”


     “你说你做不到,因为你是我的唯一。”


     “啊啊啊!佐助不要突然提起来啊,”鸣人有点脸红,“这种话我也是会害羞的……”


     “我承认了。”佐助微笑道。


     “什……什么?”鸣人愣住了。


     “我说,”佐助重复道,“我承认了,你是我的唯一。”


     “鸣人,我知道你以前总是一个人待着,村子里的人都排斥你,一开始,我觉得你一无是处,是一个只会胡闹的弱者,但是当我看着你不断挨骂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就挪不开眼了,这时我想,是你的弱小传染给我了,此后每次看到你,对你的在意都会添上几分,看着你尽力想跟别人产生联系的样子,我开始想起我的家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为此感到了安心。”


     “后来,我们进了同一个班,和嚷嚷着要当火影的你一起执行任务,切身体会到彼此变得越来越强,不觉间,我也产生了与你一战的想法,在第七班,我看到了家人的影子,所以,每次看到你痛苦的身影,我都会感到心痛。”


       鸣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佐助……”


       佐助只是平静地继续诉说:“实际上,那个时候我很嫉妒你,你拥有我所不具备的坚强,总是走在我的前方,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你,更何况,”佐助不满道,“你这个大白痴,一直说我们是朋友,搞得我的心情好像很奇怪似的,差点都让我动摇了,我可是……我可是……”


       佐助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喜欢你这个大白痴啊……”


       鸣人任佐助靠着自己的肩膀,感受着湖面微凉的夜风和佐助平静的呼吸,心想,明天,告白好了。


3.


       鬼之国的国都有个很出名的结缘神社,凭着鸣人四战英雄的身份,他们顺利地见到了神社里法力最高深的宫司。这位德高望重的结缘巫女检查了一下佐助所中的术法,微笑着无奈道:“只是一个祝福性的咒语,让人在面对喜欢的人时变得坦率,不过,与这位忍者大人本身的力量有一点冲突,所以才会出现不记得夜晚发生的事的情况。”


       佐助率先开口:“可以解除吗?”


       巫女道:“当然可以。只要再一次感谢神明的祝福就能解除这个效果了。”她让一个小巫女带着他们去静室举行了谢灵仪式,再三保证,不会再出现失忆的情况了,之前的记忆也会慢慢想起来的。


       离开神社后,鸣人突然说:“佐助,这里有个很出名的温泉诶!我们很久没有休息了,这次趁机去泡温泉吧!”


       佐助:“……?”


4.


       享受过温泉和大餐,鸣人躺在房间里一本满足:“这个时候就应该再来碗拉面啊我说……”


       佐助非常无语:“……你把我拉过来到底是为什么?”


     “当然是放松一下啊,而且,”鸣人突然坐起来,摆出一个非常正式的跪坐,“我有话和你说。”


       佐助难得见到鸣人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得也正襟危坐。


       鸣人深吸一口气:“佐助!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佐助:“……?……!”


       宇智波佐助,轮回眼的拥有者,世界上最强大的忍者之一,此时此刻,呆成了一座雕像。


       空气里一片寂静,鸣人有点懵,打也好骂也好,亲过来也好,佐助都不应该没有任何反应啊?


     “喂!佐助?小佐助?”


       佐助突然回过神来,狠狠皱起眉头:“你说什么?”


       鸣人灿烂一笑:“我说,佐助,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我……我们是朋友啊!”


       漩涡鸣人,在送出无数张朋友卡之后,终于被回送了一张呢!不过他毫不气馁:“我们当然是朋友啊,不过也可以是爱人,我们可是有着最深的羁绊啊!”


     “我是叛忍……而且我曾经想要杀了你……”


       鸣人打断佐助:“不是!佐助不是已经跟我回来了吗?昨天的事就都作废吧,我只知道,现在佐助就在我的眼前,我想抓住你!我喜欢佐助,我想爱你,佐助愿不愿意给我这样的机会?”


       佐助有点茫然:“我还是个男人,你不是想当火影吗?跟我在一起,你会被所有人指责的……”


     “那就让他们去说吧,就算所有人都认为我是错的,我也想跟佐助在一起!”


     “你现在得到的鲜花和掌声都会被指责嘲笑所代替,你不怕吗?”


       鸣人蔚蓝的双眼紧紧盯着佐助:“我,漩涡鸣人,喜欢宇智波佐助,愿意为此承担任何代价!说到做到,这可是我的忍道!”


       佐助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这条路,会非常的辛苦……”


       鸣人笑了,不知不觉,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瘦的可怜,只能看着佐助的背影的弱小男孩,少年人已经渐渐有了成年人的身形,蔚蓝的双眼透着坚定的信念,“佐助,这么多年,我一直追着你跑,你是我的憧憬和执念。好不容易把你带回来,我本以为可以放下了,但是,当知道你要出村游历的时候,我一下子慌了,我怕你再次一走了之,所以我立刻决定和你一起走。这一路上,我真的很快乐,但是,我总觉得有哪里一直很空虚,这种缺失的心情一直缠绕着我……”


       鸣人的眼睛简直在发光:“现在我知道了,我想要佐助,想要佐助只看着我,想要和佐助更亲密,这种心情,原来是爱呀!”


       佐助的脸色苍白,脸颊却透着红色,这次连身体都在颤抖:“鸣人,你会后悔的……”


       这样脆弱的佐助是鸣人从未见过的,将毫无反抗的佐助拥入怀中,鸣人再次表白:“这样辛苦的路,佐助要不要陪我一起呢?”


       温热的液体浸透了肩膀的衣服,良久,鸣人听见闷闷的一声:“好。”


Fin.


——————————————————————————————


拖了好久终于写完了……佐助的告白是终结谷的心声,我终于让他说出来了!鸣人的告白化用了《偏爱》的歌词,《偏爱》的歌词真的超级适合鸣人对佐助表白的心态啊!我贴一段你们感受一下


————


把昨天都作废 现在你在我眼前


我想爱 请给我机会


如果我错了也承担 认定你就是答案


我不怕谁嘲笑我极端


相信自己的直觉


顽固的人不喊累


爱上你 我不撤退


我说过 我不闪躲 我非要这么做


讲不听也偏要爱 更努力爱 让你明白


没有别条路能走 你决定要不要陪我


讲不听偏爱 靠我感觉爱


等你的依赖 对你偏爱


痛也很愉快


————


是不是?!

评论

热度(58)